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欲海

作者:阔乐不加冰 更新:2022-11-10 10:34:13

房门刚敞开一条缝隙,一股渗骨的寒气立马迫不及待地从0548的总统套房钻了出来,刘丰不禁打了个寒战。

鲜血的腥味弥漫在走廊里。冷热交杂的空气扑面,颜文博的目光穿过门缝,顺手摸出眼镜戴上。

眼镜一戴,他整个人忽然变得精干专业起来,厚实的刘海下,那双眼睛写满了奇异的严肃与敏锐。

套上鞋套、戴好手套,又全身检查了一遍后,颜文博回头,朝王舸看了一眼。

随后两人先后进入套房。

尸体还没被白布掩盖,面朝下倒在床上,被尼龙绳反手捆绑,猩红的血液染湿了洁白的床单。

王舸在房间里拍照和检查,现场除了床上的尸体和血迹,没有留下任何血迹和手印,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打扫。

“死者唐仕龙,男,41岁,仕龙商贸的董事长……”

“刘队长,”王舸笑着打断了刘丰的话:“我们来之前调查过死者的社会背景和人际关系。”

简洁而嚣张,刘丰面子有些挂不住,掩嘴咳嗽两声,闭上了嘴。他倒要看看,这两个黄毛小子到底有些什么能耐。

颜文博推了推眼镜,半蹲在床前,低沉的嗓音响起:“记。”

刘丰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边的王舸轻快地回应:“好嘞~”

紧接着刘丰深刻地体会了人不可貌相五个字的含义,以及两个年轻小辈痕迹侦查的默契与效率。

王舸和颜文博虽然都只是二十岁出头的大四学生,在刑事侦查方面的天赋却远超很多经验丰富的老刑捕,两人一番分析下来,连刘丰这个前辈都自觉汗颜。

这间套房仿佛凶手展示自己杀人手段的恐怖舞台,充斥着鲜红,饱含着罪恶。

唐仕龙冰冷的尸体被颜文博熟练地翻了个身。

面容扭曲变形,刘丰感同深受着死者生前的恐惧和绝望。

床头柜上有个五升左右的透明玻璃罐,里面装满了酒,以及一副被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色长条带状物。

是凶手得逞后的战利品,留在房间里,嚣张地暴露在所有刑捕的视野当中。

“凶手的作案手法,和十年前发生的一宗恶性凶杀案相似。”刘丰说。

“沧沂县女子连环遇害案。”王舸补充说。

2011年沧沂的夏天,是注定让人铭心刻骨的一个夏天。这座普通平静的北方小县城,在短短两个月内连续发现了六具遭受侵害的女尸。

被害人从十八岁到三十岁不等,彼此生前毫无关联,却都被凶手反手用尼龙绳捆绑,拿掉X宫。

凶手手法熟练,反侦察意识极强。

会将战利品装在透明玻璃罐里,留在凶案现场。

每次的凶案现场都像今天这样,所有的犯罪痕迹被抹除得一干二净,刑捕司根本无处排查。

这起案件在当时引起了全国性轰动,正在刑捕司全面准备迎接第七个死者的时候,凶手忽然偃旗息鼓,人间蒸发,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当时的刑捕调查审问过几名嫌疑人,却因为证据不足,按疑罪从无处理了。

此后十年,杀人凶手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踪迹和罪行,消失在如沙似海的茫茫人潮当中。

十年后,相同的作案手法再现于距沧沂百里不到的京都城内。

只是,这次的受害者不再是女性。

“这么说……当年那个变态杀人魔又出现了?”刘丰诧异。

“不,是模仿犯罪。”颜文博的眼镜上笼罩着一层阴郁的蓝光。

“你怎么确定这次案件的凶手不是十年前的那一个?”刘丰问。

“十年前沧沂县连环凶杀案的凶手不就在这间屋子里嘛。”王舸漫无目的地在房间里扫视着。

刘丰更诧异了,准确地说是紧张,指了指脚下:“你是说,此时此刻,这间套房?”

王舸咧嘴,点了点头。

刘丰的第一反应是凶手杀害唐仕龙后,还没有离开屋子。这间总统套房说小不小,客厅、茶室、卧室、厨房、歌吧应有尽有,凶手如果正藏匿在这偌大的空间里也不无可能。

但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个猜想,目光警惕地扫视完所能及的每个角落后,最终定格在床上那具冷冰冰的尸体上。

“唐仕龙,沧沂人,2011年夏天,他三十一岁。沧沂连环活摘*宫案的第六个死者被发现后,他成为了一系列案件最大的嫌疑人之一,然而最终凭借完美无缺的供词、以及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王舸低着头颅,仿佛自言自语。

“那你们凭什么判定唐仕龙就是十年前的连环杀人魔。”刘丰问。

“明眼人都看得出吧?”王舸的话音里带着一丝轻狂:“疑罪从无,让唐仕龙逍遥至今。”

“如果我是那六名死者,”颜文博沉凝地说,“一定把他拽下十八层地狱,生吞活剐。”

其实刘丰也察觉到了两次案件的真凶不是同一个人。十五年前的连环凶杀案,是典型的激情犯罪,以残忍暴虐的方式杀害被困绑者,最后理智地打扫案发现场。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