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贪心

作者:半老李娘 更新:2022-11-09 10:12:24

侍女小斯已经被打发下去,刘氏寒暄了几句,舔了舔嘴唇终开口:“主事的不在家,独留这一屋子女眷,嫂子我也是疲惫至极。”

戚母察觉到她话中有话,静等她后文。

刘氏见她没反应,拿起帕子装模做样拭了拭眼角:“如今晨邦他在学堂之中,少不了挨人白眼,尤其是那陈侍郎家的儿子,非说我们晨邦害的他父亲被降职,强拉着他去了赌场,白白输了好多银两。”

戚母皱着眉头,脸色苍白的难看,陆父原本贵为宰相,后被人污蔑贬到绥中,但却死在了洗刷冤情的前一年,而刘氏口中的陈侍郎便是当年污蔑陆父的官员之一。

“如今陈侍郎能保住管制已经是皇上恩典,哪里来的脸去埋怨邦哥儿。”戚氏声音冷冷的,但不难听出其中的怨气。

刘氏眼珠转了个圈,又是抽噎一声:“要我说也是这个理儿,晨邦也是这么想的,可那陈家儿子不知道使了什么腌臜手段,竟骗的晨邦在那欠账契约上签了字,白纸黑字的字据,就这么赖到咱们身上。”

“嫂子,晨邦在赌场欠债了?”

“不是——”刘氏连忙否认,“晨邦那样的乖,怎么会自己去赌场,分明是那陈家公子拉着去的,咱们府内的小斯都是人证。”

戚母眨了眨眼,显然已经明白其中缘由。

晨邦向来性子顽劣,只是在大人面前装的多勤奋好学,全家估计也就二房相信他真的是个好孩子,这“被人逼迫”打眼一瞧就是借口,只是难为了这刘氏,居然连归天的陆父都摆出来。

见戚母不说话,刘氏赶忙道:“蕴燕,晨邦可是你的亲侄子,难不成还真将他送牢里面去?”她的声音变成小声呢喃,“而且,他也是为妹夫说话才被坑骗的不是?”

“嫂子•••”

一提到陆父戚母就没了辙,当初陆父被贬戚家满门都跟着吃瓜落,戚祖父百般挽留戚母仍毅然决然跟着去了绥中过苦日子,二房在兵部做事也被连累连降三级。

虽说这是沉冤得雪二房不知官复原职还升了一级,但这六年间受的冷落与连累也是实打实存在的。

戚母心中实在歉疚,拉过刘氏的手轻声道:“嫂子,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

闻言刘氏轻声舒了口气,立刻又换上笑脸:“不多不多,十万白银便可解戚家燃眉之急。”

十万白银?

戚母心上一惊:“竟这么多?嫂子,我们刚回来,确实拿不出这些钱。”

“嫂子知道你有难处,但你还有嫁妆不是?”刘氏目漏贪婪。

她图谋的竟是嫁妆。

可随陆父在绥中任职多年,恰逢天灾,早就将嫁妆中的现银贴给百姓,现下唯一剩的,便是戚祖母亲自贴给戚母的嫁妆,虽价值不菲但其中情意更胜。

刘氏又加了几句:“蕴燕,你也是戚家人,嫁妆也是戚家人出的不是?如今填补的也是戚家子孙,物归原主了不是?”

物归原主,好大的脸!

“呵——”陆月吟没忍住冷笑出声,吸引了二人的目光。

刘氏没好气道:“你这孩子,笑什么!”

“舅母这话说的不对,若是物归原主,岂不是要归了祖母?”陆月吟微微侧眸,装作一副天真模样,“不对不对,应该贵曾祖母才对,祖母的嫁妆还是曾祖母置办的呢。”

“小月儿,不得无礼。”戚母轻声阻止。

刘氏停了一瞬,没好气道:“蕴燕,月姐怎么说也是陆家的子嗣,带回戚家来,不妥罢?”

这是要给她撵走?

陆月吟笑笑,她可不想将这话题转过去。

“舅母,你不觉得邦哥哥这事有蹊跷?咱们府衙的小斯都看到,难道赌场就没人瞧见,就让陈家哥儿明着陷害邦哥哥?”

刘氏眼神一阵慌乱:“那赌场里面都是什么人,自然被收买了!”

“舅舅可是在兵部做事,我父亲在世时也与大理寺卿有些有些交情。”陆月吟挽过戚母的手腕,“此事由母亲去说,自然能查个水落石出。”

“别!”刘氏一下子站了起来,声线猝然拔高。

她手中搅着帕子,生怕真去找了大理寺,直奔着陆月吟道:“这里是戚家,哪轮的上你这陆家的小女娃说话?!”

“嫂子!”戚母面色难看,“月吟是我的女儿,自然能在戚家说的上话。”

戚母起身拉上陆月吟,回首对刘氏道:“嫂子,此事过后再说。”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