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02 偶遇

作者:假面奥特曼 更新:2022-11-08 10:25:59

到达度假村后,海镇仔细地确认起了各个地方,游泳池和其他配套设施必须干净。为了确定设施有没有不足的地方,管理者也问了游客和工作人员,确认后记下了笔记。如果想要报告书事无巨细,每一项都要仔细检查,不能有纰漏。

海镇向职员获得许可后,开始拿着手机到处拍照。这是为了防止合作公司只有在出差的那一天将设施整理干净。

工作结束后,海镇向负责人出示文件。

“请在这里签名。万一出现变动事项,请立即告诉我。详细协议事项请在月末前与我方联系。”

“那就拜托您了。”负责人签署完文件递给了他,弯腰表示了感谢。

乘电梯上来后,入目的宿舍是金碧辉煌的套房。海镇心里对公司表示了感谢。如果不是出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在这么豪华的地方呆着。

在外奔波了一天,他已经很累了。率先放下包,拿出药筒,经常吃的7种营养剂及治病的药整齐地放在排列在药筒里。吃完药后,他软绵绵地坐在床凳上。对面光滑的柜门映出了他的样子,小小的身材,不起眼的正装,没有裁剪所有长到能盖住手背的夹克袖子。

尽管真的累的走不动了,但是海镇仍然记得自己的职责。

“要检查客房设施!”

浴室和礼服室的状态、地毯和窗户的清洁、床单和床垫的弹性都做了笔记后,海镇才轻轻地躺在床上。

既然到了这里,他有点想玩点什么,却不知道该玩什么,怎么玩。从小时候开始,就是医院和家不停往返,海镇显然都不知道怎么玩。他倒是不感到委屈或悲伤,只是有点心疼自己而已。

海镇的嘴唇缓缓地张大,吐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我好累……”

他没有车,只能坐公交车先坐到一半,再打车来的,一来就忙于工作。纠结半天,海镇决定暂时睡一觉,而不是度过狂乱的夜晚。他很喜欢这里的床单的触感,这倒是给了他这一天不少安慰。

晚上起的有点晚了,海镇在靠近一楼的餐厅吃了自助餐。吃饭的时候也没有忘记仔细地记笔记。

干掉了三盘,揉着凸起的肚子,慢悠悠地回到客房里,洗了两个小时的泡泡浴。泡到最后头晕目眩的,但身上的香气环绕,心情倒是很好。接着他除掉浴缸的水,迅速冲洗了身体。

擦头发的时候,海镇突然意识到放在浴缸角落里的隐形眼镜消失了。现在一看,隐形眼镜盒子在浴缸水池附近翻转,里面的镜片不翼而飞。好像在放水的时候被卷走了。

“我连多余的都没带!”

海镇视力不好,没有眼镜连人的脸都很难辨认。不过好在今天重要的检查都结束了,反正回首尔有班车接送,明天一到首尔就买新镜片,应该不会出现别的问题了。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第二天早上,他会见了度假村方面的负责人,了解需要进一步确认的部分,还与民组长通话。民组长很担心海镇,就像第一次送孩子出去露营的家长。

正要退房出去的海镇看到大厅里的骚乱停下了,有人站在大堂服务台前说着什么,职员显得一脸惊慌失措。海镇带上行李箱,朝骚乱的方向走去。

“虽然正式完成了入职培训,但还是这样吗?是没背培训说明,还是知道了也不好好处理。”

“我,那个……”

“今天这身制服还想好好穿在身上吗?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男人好像是在说着一些教育的话,职员是年轻女性,没什么经验,完全被吓得不知道怎么回答。海镇发现男人块头大得惊人,他的身高几乎和那个男人差了一个脑袋。

尽管如此,海镇还是靠近了,啪地打开了托架手柄,吸引起了男人的注意。

男人的视线转向了海镇,海镇没戴眼镜,看不清那人的脸。但是可以感觉得到,男人的眼神明显变得尖锐。但海镇没有后退,更近了一步。

“如果是需要索赔的话,就要告诉我在哪些部分受到了怎样的损失。受到损失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想要什么样的赔偿。如果在别人的地方上幸灾乐祸地解雇别人的职员,这应该是恐吓吧,这位先生。”

男人挑眉,颇有意味。

“别人的职员?”

男人的声音很低沉,语气不是很友善,即使没戴眼镜,他也感受到了男人凌厉的目光。那一瞬间他感觉到巨大的压迫感,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来,海镇忍住不让身体颤抖,紧紧握紧了拳头。

“不论真相就胡说一通,这是严重的营业妨碍。”

“真相?”

男人看起来很生气。海镇有点被吓到,但是又想到自己没有并做错什么,是面前这个不明真相的家伙错了。为了表现得自己一点也不紧张,还故意上下打量着男人的脸,虽然很模糊,挑衅道。

“长得挺好看的,人怎么这样。”

下一秒,海镇用手指着职员,说道。

“请道歉。”

“我,顾客,不是那个……”

职员显得很害怕,海镇把手伸向害怕的职员,试图让他平静下来。

“没关系。别担心。\"

“不,真的,不是那个,顾客……”

在旁边和其他顾客打交道的职员刚准备要站出来,海镇没有把视线从站在面前的男人身上移开,虽然这个人看起来很害怕,但可能是因为被他堂堂正正的样子而吓到了,并没有什么。好吧,也许他本就没什么可说的。

“这位先生,下次请不要这样了……”

还想教育一番的海镇看着外面突然闭上了嘴。只见公共汽车刚到宾馆大楼外面。

“不!公交车!”

海镇拖着行李箱跑,开始狂奔。他身上不断有东西掉下来,撞到地板的声音叮叮咣咣,但没有吸引到他。毕竟错过的话要等几个小时,如果为了教训这样一个人错过了车,真是白白浪费了时间。

上了公共汽车的海镇出发后过了很久才意识到把其中一件随身物品忘了。

手镜……

“是妈妈的。”

因为还在车上,所以只能先回公司给度假村打电话。口袋不知怎么地空了。

相反,酒店大厅的职员在海镇离开后仍然惊慌失措。站在前台的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海镇离开的门边,过了很久才再次面对职员。

一接触到他的视线,职员们就退缩了。刚才那个男人不知道他是谁才敢这样,但是他们可是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

“等经理一回来,请重新培训对应手册。”

“是的,专务。”

职员们惊恐的低下了头,男人转身走在大厅里,发现海镇的夹克掉在了心上。像捡垃圾一样嫌弃的捡了起来,随手将夹克一伸,后面跑来的一个男子接过了夹克。

“专务,车在等着呢。”男子折起夹克说着。

男人点头,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下了,回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职员们被吓坏了,但男人的视线并不在哪位职员的身上,而是朝着刚刚海镇站的地方。

“……什么味道?”

男人皱眉,神色不悦。又深吸了一口气,但再也闻不到微弱的香气。

他凝视着海镇站的地方,只见地板上掉了一面旧手镜。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