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5.白雪

作者:小风扇呼呼吹 更新:2022-11-08 10:25:23

“你好。天气这么冷,你远道而来,真辛苦。”

一打开大门,哈比比一双笑眼吟唱着准备好的台词,立刻眼前被一片赤红覆盖。哈比比惊呆了,睁大双眼,眼前是一个裹着鲜红绸布的箱子。哈比比眨了几下眼睛,接过那个盒子。他能感觉到沉甸甸的箱子里有东西在动,不停地向着两边倾倒。

“哈比比先生,对吗?送一只母兔。“

一个身材比哈比比还矮小的男人随口说了一句,轻轻地抬起一块鲜红的绸布。似乎是让人确认里面的内容物是否是自己订购的。

这好像是用外卖软件点餐的情况啊?哈比比微微弯曲身体,将脸靠近铁笼内。笼子里,一只雪球般洁白的兔子,像被吓坏了一样,蜷缩着身子。

“天哪……”

那是一只像初雪一样洁白的兔子。虽然被绸缎遮住了,没有光线直接照射,白毛却光溜溜地闪闪发光。简直是自体发光。哈比比直盯着兔子看。

“太漂亮了。”

如果有一部真人电影需要兔子出演,那么这只兔子必须立刻被选为主演。如果迪斯尼制作了一部以兔子为主角的动画片,就不得不以这只兔子为原型。

不,等一下……好像在“白雪公主”中出现过这样的兔子?

哈比比双手中的兔子,正好是世人提起兔子就会想到的,童话里真正的白兔一样。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请你签个名。”

那人又把绸子盖上,让被兔子迷住的哈比比清醒过来,他把一个卷宗递给了她。这是确认收到兔子的证明。哈比比小心翼翼地把箱子放在地上签字。虽然尽可能平稳地移动,但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惊吓,还是听到了笼内兔子的沙沙作响。

“嘘,嘘。没关系,没关系,你现在到家了。”

哈比比语气柔和地安抚着兔子,在文件上签了字。带着兔子来的男子一收拾好文件就离开了,连头也不回。

他好像有急事,加快脚步的神情历历在目。甚至没有说“请多多照顾兔子”的问候,也没有说要注意的事项。没有确认哈比比是否是正经的人类,也没有确认兔子要住的房子是什么样子。

这不是哈比比想象的售货员的样子,也不是哈比比想象中地会面。哈比比知道有些卖家会连屋里都进来,到处查看。一边喝着热茶,一边会侃侃而谈这只兔子的诞生和成长来历。

“这和我在网上看到的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还是很庆幸漂亮的兔子平安抵达。哈比比走进屋里,怀里抱着一只兔子笼。转过身,背对着大门站着,不远处站着哈鲁。哈鲁来到院子里,举着前爪,竖起耳朵站着。虽然戒备状态很明显,但哈比比还是沉醉于兴奋之中。

“哈鲁!你媳妇来了!”

充满喜悦的声音。哈鲁盯着哈比比抱着的笼子摇头。笼子缠绕在土气的鲜红丝绸上,但有一点哈鲁认出了,虽然颜色很俗气,但那还是非常高级的丝绸。

好奇怪啊。谁用那个做兔子饲养场的盖子?

但哈比比没有感觉到任何违和感,只是笑眯眯的。

“可能是怕被吓到,所以用布盖住了吧。我来帮你解开吧。”

哈比比悄悄地举起了绸缎的一边,好让哈鲁看到新来的兔子。随着哈比比的动作,笼内逐渐显露出来,好像被卡住了地慢镜头效果。哈鲁紧张得吧嗒吧嗒地咽了口水。

露出的笼子里,有一只洁白的兔子蜷缩着身子。与那只兔子对视,哈鲁的脊梁和下半身都不由得隐隐地疼了起来,它看起来确实很美。

哈鲁像被迷住了一样向前移动。

“媳妇……”

就是小媳妇,那兔子无论从体型还是长相来看都是小媳妇。这么漂亮的媳妇,真不知道哈比比是怎么弄来这样的兔子的。

然后……

“媳妇,媳妇,我的媳妇是公的?”

原来是这样,我的媳妇是公的啊。

哈比比做梦也不知道。自己微哈鲁的媳妇找来的兔子不是母兔子,而是公兔子。

***

“假装是母的”

听到这句话,凌霄没有回答,而是眉毛一动一动,似乎有怒气在心中涌动。

雌性?假装是母的?那是怎么做的?我该怎么办?!把那个推进去?!还是把它摘下来放在哪里?!

但让他暴躁的脾气最终没能爆发的是,装成雌性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这个房子的主人——人类,根本没想过要确认陌生兔子的性别。只是出售者说是雌性的,所以就认为是雌性的,那性格实在是过于随意了。

“如果有谁想让我打开胯部,我就狠狠地用后腿踢他。”这样的想法毫无意义。

一无所知的哈比比抱住装着凌霄的笼子,爽朗地笑了。

“哎,真漂亮。很高兴见到你,兔子。和我们的哈鲁结为夫妻,然后把孩子生下来。“

哈比比把凌霄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这是她二楼洋房的中心,也是哈鲁的主要根据地。

一进屋就看见了客厅中间摆放的一张坐式桌子,那是哈比比特别心爱的家具。泛黄的亮褐色花纹在夏天散发出清凉的韵味,冬天可以把专用的炉子放在里面,盖上专用的盖子,像被炉一样使用。

也就是说,它是365天四季都守护在这家客厅的家具之一。在这样的桌子上有一只陌生的兔子,这就更引人注目了。

“哈鲁啊,你的媳妇。怎么样?漂亮吧?”

哈比比看着不知何时从前门跳到客厅的哈鲁问道。脸上依然挂着微笑。

“起什么名字呢?”

哈比比抱着膝盖坐着,下巴放在膝盖之间,苦恼不已。

“天?不怎么样啊。下弦?好难啊。哈……可是它真的很白哦。”

哈比比把食指伸进铁笼里,小心翼翼地触碰这只洁白的兔子的鼻梁。兔子好像还没有放松警惕,缩着身子把屁股伸向哈比比的一边。

洁白,白兔的毛真白。

“就像雪一样。雪……白雪……好吧,起名叫白雪?白雪公主的白雪啊!怎么样?是个漂亮的名字吧?“

像征得同意一样,哈比比笑容满面地盯着哈鲁。不知不觉间,哈鲁爬上了桌子,紧贴着铁笼,紧盯着兔子。等待已久的耳朵像随风摇曳的嫩芽一样,心情愉悦地轻轻摇曳。表达感情的兔耳朵透露着一种夹杂着好感的好奇心。

“什么啊,什么啊,我们的哈鲁,对白雪一见钟情了?真是万幸,我还想如果不喜欢怎么办。我们的哈鲁可不是欺世盗名的兔子啊。”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