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别以为跟我睡了一次,我就会对你予取予求的

作者:寒山不冷 更新:2022-11-08 10:25:00

他大力拉起许望星,开了间房将他扔在床上。

许望星整个人晕晕沉沉,酒精让他无法清醒的思考,但他仍然记得自己为什么要喝下一整瓶酒。

从来不是因为什么庄艺,而是因为红发男生说得那句话。

“陆琛,”他被人推倒在床上,依稀还记得要同陆琛说,“你要好好念书,以后做一个有用的人,千万别跟我一样……”

你可知道,你弃之如敝履的,却是我当初怎么也得不到的……

可或许是他的声音太小太轻,陆琛什么也没有听清楚。

他剥开许望星的衣服,看到那酒保衣服下的肌肤时,陆琛微微一愣,随即是越发疯狂的占有。

许望星感觉传来一阵撕裂感,恍惚间他明白了发生了什么,然而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只是酒精作祟下的兵荒马乱,陆琛动作激烈,许望星被迫承受。

动情之处,许望星哭了。

等到陆琛结束,许望星的酒也醒了几分,他安安静静的侧躺在一边,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人。

“陆琛,答应我,回了学校就好好读书行么?”

陆琛英俊的面庞上带着细汗,性感的喉结滚动,他笑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许望星?”他抚摸着许望星的脸,做着情人间的动作,却说着冰冷的话,“别以为跟我睡了一次,我就会对你予取予求的。”

许望星也笑了,他擦了擦眼睛坐起来。

“抱歉,是我想多了,我现在就走。”

他佝偻着背从另一侧下床,拘谨的去捡自己的衣服,狼狈得无地自容。原本就是他配不上,年少时的美好幻想,走到这里也该结束了。

“许望星,”陆琛阴沉着脸,“你什么意思?我没说话就想走?”

许望星抱着衣服愣住,他抬起头疑惑地看着陆琛,他天生愚钝,不能理解陆琛话里的意思,难道他在走之前还能奢求什么?

“过来。”

许望星不敢违背他,抱着衣服走了过去。

陆琛一把抓住他的手,衣服尽数落在地上,许望星顿时变得惊慌。

“从今天开始,我说往东,你不能往西。”

陆琛强硬地将许望星压在床上,拥在怀里,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你的一切,必须听我的。”

那庄艺呢?

许望星没问,只是回抱住他,仿佛回到了读书的时候陆琛勾着他的脖子说:“给老子记好了,许望星是我的人。”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许望星忍不住抿唇笑了,可随后,却有泪从眼角流下来。

“那你能不能答应我,明天开始回学校去。”

陆琛“啧”了一声,在他的耳边嘟囔:“别吵,睡觉。”

次日,许望星发了高烧。

陆琛眼眸深深地看着他,抬手摸在他的额头上,却被烫得骤然收了手,他皱紧了眉头,有些烦躁。

“你第一次?”

许望星迷迷糊糊的,压根听不见他的话。

“等着。”

放下这句话,陆琛就走了。

而等许望星昏昏沉沉醒来,迎接他的是一个空空荡荡的房间。

他自嘲笑笑,在浴室里冲了个冷水澡,冰冷让他清醒了许多,换上衣服他又成了那个卑微的小酒保,必须跟房间里的一切告别。

没多久陆琛带着医生进来,却只看见整理得的十分干净的床铺,床上的人和地上的衣服全都不见了。

看着眼眸冰冷脸色阴沉的陆琛,医生鼓起胆子问道:“陆、陆少,病人在哪?”

陆琛冷然朝医生瞪了过去,医生顿时噤声,缩得跟只鹌鹑似的。

“许望星,你真是好样的。”他勾唇一笑,眼眸深邃不知想起了什么,“同样的招数,你居然能骗到我第二次。”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