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他逃,他追,他插翅难飞

作者:寒山不冷 更新:2022-11-08 10:25:00

许望星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在这种时刻,遇到那个本以为一辈子也不会再见的人。

陆琛似乎同样愣住,用那双深邃的眸子凝视着穿了酒保衣服的许望星。

酒吧里的音乐狂躁激烈,宛如许望星不安跳动的心脏,震破耳膜的狂响跳动,仿佛下一刻就要爆裂。

许望星做了个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动作,他转身跑了。

而陆琛,京城最最出名的陆少,却做出了更令众人吃惊的举动,他追了上去。

十分钟前。

“飞哥,我想找你借点钱。”

这不是他第一次借钱,自从母亲生病住院以来,许望星低头求过人无数次。可是这次,是母亲做手术的救命钱。

邹飞倚在门边上点烟,朝他扬了扬下颌:“借多少?”

“二、二十万……”

邹飞皱眉点燃烟,深深吸了一口,半天没说话。

许望星感觉到十分无地自容,借钱这种事,哪怕做了许多次他依旧不熟练。话说出口的瞬间就仿佛已撕开了他所有的尊严,告诉别人他内里有多么凄惨。

“小许啊,”邹飞看着许望星,他年轻时跟人打架,左眼角留下一道半指长的疤,看人的时候眼神格外锐利,“那天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许望星一愣,他还没有换服务生的制服,只穿了件简单的白色衬衫,罩在他略显瘦弱的身上,虽然空荡背脊却挺得笔直。他也没有像别人一样染头发,面庞清秀黑发温柔,唯独澄澈的眼神中带了一丝窘迫。

真她妈是个干净的小子。

邹飞继续道:“你要是跟了刘老板讨了他的喜欢,别说是二十万,就是给你买车买房,给你妈养老送终都够了。”

许望星低着头,邹飞也不催他,这种事都是刚开始难。

他不自觉的攥紧拳头,脸色有些苍白,窒息感像潮水一般涌上来,或许就这样了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他的生活就是比别人凄惨一点,谁让他就是没学历没文化,不如别人会赚钱,其实做这种事应该也不会太难的吧……可偏偏这一刻,他想起了陆琛。

“飞哥,我……我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邹飞摇了摇头,从钱包里抽了五百块钱给他:“傻小子,好好想清楚了。”

许望星低头接过来,感觉脸像火一样在烧,但是现实却不容许他推辞。他小声的道谢,然而邹飞却已经走远了,根本没将这点钱放在心上。

他就是在这时,遇上陆琛的。

红发的公子哥儿让撞了他的许望星赔礼道歉,可他的眼里却除了陆琛,什么都没有。

许望星将钱一股脑儿塞进口袋,穿过人群往逃生通道跑去,可还没跑出多远,他就被陆琛大力抓住按在了墙上。

两个人近在咫尺,许望星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喘息。

陆琛的表情吓人得很,黑色的眼睛仿佛燃烧着的深渊般,目光灼灼逼人,那黑色的漩涡像是要将他深深吸进去,跌落下去再也爬不出来,一如从前那般。

许望星忍不住用力挣扎,然而陆琛的手臂却纹丝不动。

他忽然笑了。

“许望星,居然真的是你。”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