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送你归西!

作者:苏行歌 更新:2022-11-08 10:16:29

严华寺位于京郊十里处,皇家园林旁。

因皇家祭祀祈福都在此处,故而周围少有人至。

这样得天独厚的环境,既适合在此清修,也适合……杀人。

弯月如勾,秋夜生霜。

佛堂内烛火昏暗,借着惨淡的月光,依稀可见室内布置。

角落放着一个香龛,内中烟雾升腾,袅袅散开,发出幽暗的香气。

床上躺着一个人。

男人和衣而卧,睡得沉静。

萧、景、辰。

赵凰歌眯了眯眼,怒火与恨意叠加,让她的指甲深入肉中。

前世她与他斗了十年,到底没有下过死手。只因她觉得,纵然对方与她政见不合,到底是一心为了北越。

毕竟,他身为国师,想要保皇帝,除了自己这个“干政”的大长公主,原也是在情理之中。

谁知她死后魂魄不散,亲眼见了北越山河是如何的接连沦陷,朝中的忠臣良将是如何一个个成为了北越皇极殿里的牌位,更见了他与那西楚之人互通密信,才知道——

这哪儿是北越的国师,分明就是窃国贼!

赵杞年是个蠢货不假,可若是没有萧景辰里通外敌,卖了北越,北越哪会在短短几年便接连被西楚攻城略地,在她魂魄消亡时,已然没了大半河山?

哪怕只有几个片段,却并不妨碍赵凰歌串联起了整个事实。

怪不得前世里,分明皇兄已然命人封了口,她祸国的传言却依旧甚嚣尘上的散播了出去。皇室堵不住悠悠众口,皇兄死后,她掌权十年依旧因那个预言而被人非议。

他处心积虑的除掉了自己,只剩下赵杞年那个没脑子的蠢货,挑拨之下,自然君臣失和,国家分崩离析。

好一个算无遗策的国师大人。

可惜苍天怜悯,让她重活一世,亲眷下属她要保,白眼狼她也要收拾。

至于眼前这位祸乱朝纲的国师——

今夜,她便头一个送他下地狱!

床上人睡得沉静,丝毫不知危机来临。

赵凰歌袖中匕首出鞘,确认房中人中了迷香不会醒来,方才悄然将门闩挑开。

吧嗒。

有女子豹子一般掠至床边,却骤然后脊一凉。

床上无人。

匕首泛着凌冽的光,映射出她身后的一双眼。

而原本该在床上睡着的男人,此时正站在她的身后,微凉的手擒着她的后颈。

男人声音沉静,声音如珠玉碰撞:“施主深夜前来,意欲何为?”

赵凰歌心下一沉,没想到她调配的迷香竟然失效。

她眯眼错身,避开他的手,回头时匕首袭向了他的要害:“送你归西!”

她匕首袭来之时,萧景辰已然往后撤步,抄起一旁的茶壶抵挡。

茶壶的木柄被匕首削断,茶壶落地时,茶水泼洒开来,赵凰歌不退反进,借着幽暗的月色,再次朝着萧景辰刺去。

可越打,她的心便越往下坠。

前世她试探过十余次,分明确认了萧景辰不会功夫。

可今夜才发现,他非但会武功,且还与自己不相伯仲!

萧景辰……

这人当真阴险狡诈!

赵凰歌知道自己失策了,可眼下她无退路,唯有刀刀致命,强下手杀了他才是正道。

谁知她不过一个晃神儿,便被他拿住了机会。

男人身法诡异,躲开她匕首的同时,已然到了她的身后。

下一刻,她便被扭住了胳膊,而后颈也被死死摁住。

匕首落地,被男人踩在了脚下:“说,谁派你来的?”

男人声音清冷,如昆山玉碎,赵凰歌听到耳中,却只觉憎恶异常。

她咬牙试图挣脱萧景辰,却发现对方力道极大,她被牢牢禁锢不得动弹,一颗心也越发的沉了下去。

今夜她失了策,原以为萧景辰手无缚鸡之力,谁知对方竟是与她不相上下的高手。

如今暗杀不成,反落到他的手中,若不能及时脱身,可就糟糕了。

赵凰歌心念微动,挣扎不脱,便也不再做无谓的抵抗,只是偏头勾了一抹诡异的笑,反问道:“我是谁派来的,国师难道不清楚么?”

她处于下风,却并非全然没有机会,赵凰歌垂眸,掐算着从他嘴里套话的概率。

如今她唯一庆幸的,便是自己当时为了以防万一,特意戴了精巧的人皮面具,现下这张脸,只要萧景辰不贴到她的耳后去摸,必然看不出端倪。

否则,她才是半点机会都没了。

萧景辰却并不上当,听得她这话,神情未变,淡漠道:“不想与贫僧说,有的是人盘问你。来人——”

门外并无人应声。

赵凰歌轻笑一声,道:“国师该知道,我们既然敢出手,便会留后手,门外可没人。”

她这话半真半假,御林军守卫时间是固定的,她今夜配的药不少,为了杀一个萧景辰,她将这一轮当值的御林军都暂且送去见了周公。

待他们醒来时,她这边原该了结一切的。

谁知事情出了纰漏,如今成了待宰羔羊的是自己。

不过,未到最后,焉知羔羊能不能绝地反击呢?

萧景辰的神情终于变了变,他手上力道加重,将她双手反剪在身后,牢牢地摁在墙上,沉声道:“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赵凰歌瞧不见他的神情,却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气息不稳来。

与他共事多年,赵凰歌自认对于萧景辰也算了解几分。所以……

她这是赌对了。

萧景辰果然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不过阴魂不散这词儿,听着可不像是形容他的利益共同体的。赵凰歌笑容加深几分,道:“那国师便该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您可考虑好了?”

“贫僧素来不喜杀生,可施主若执意要入黄泉,贫僧便只有送你一程了。”他话中带着杀意,让赵凰歌心头一沉,心中的谜团也越发多了几分。

但眼下她来不及思考这些,只努力的偏头,声音里也带出几分妩媚来:“黄泉可无国师这样的绝色,妾身怎舍得弃你独入地狱?”

纵然前世里她对他的了解并非全然为真,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厌恶女色。

室内昏暗,唯她眸中笑意可见,带着点点的媚色与剧毒,像是午夜出没的美人蛇。

萧景辰下意识偏头躲过她的靠近,可赵凰歌等的就是这一刻。

下一瞬,女子尖锐的指甲深入他的肉中,借转身的动作膝盖提起,直直的朝着他的要害袭去!

萧景辰不妨,疼的弓起身,却并未松开她,而是在弯腰的同时,再次将她摁到了墙边:“满口胡言,奸诈至极!”

他疼的声音都变了调,赵凰歌不想他到了这地步都没松开自己,心中又气又警惕,声音里却越发添了几分媚色:“妾身是奸诈——可国师靠我这么近做什么?您身为一个出家人,该知色乃大忌讳。与我一个女流之辈如此亲近,莫不是身在佛门,心在红尘?”

说这话的时候,赵凰歌的胳膊肘用力往后抵了抵,可她力道不大,这一肘不但没能打疼人,反而添了些撩拨的意味。

她向后贴的极近,萧景辰甚至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她的后背贴着自己心口的佛珠。

还有她身上的香气。

如夜间芙蕖绽放,倒不似她声音里那般粘腻。

见萧景辰不上当,赵凰歌咬了咬牙,索性偏头看他,目光如钩子一般:“还是说,国师的修的佛,原就是欢、喜?”

她屡次三番在老虎头上动土,引得定力如萧景辰,也生了几分薄怒:“佛门清净,岂容你污蔑?!”

他说这话时,因着厌恶,辖制她的力道也不自觉的松了些许。

他原是想换个不那么暧昧的姿势钳制对方,然而——

赵凰歌等的便是现在!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