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蒋崇州

作者:减肥星球人 更新:2022-11-07 10:32:56

“这几年在国外照顾你的就是刚刚电话里那个男人?”叶蓓好奇地问,“他把你养得可真好,你刚回来的时候我差点都没认出你,像变了个人一样。”

我好笑地看着她:“哪有这么夸张。”

叶蓓翻着白眼说我是钢筋直女。

……

婚礼结束后,我提前从度假岛离开,离开前陆生卯单独找到了我。

“林小姐这是准备离开了?”

我礼貌地笑笑:“我刚回国不久,还有些事要处理。”

陆生卯笑笑并未追问,掏出手机递给我:“听说林小姐在国外是知名的媒体人,正好有点事情想请林小姐帮忙,不介意的话,加个好友后面一起吃个饭?”

“您太客气了,能帮到陆先生是我的荣幸。”我接过手机给自己打了个电话,随后将手机递还给他,“陆先生,期待与您的合作。”

陆生卯笑着接过,手指从我的手背上轻轻地划过,转身离开。

我看着远去的背影,掏出纸巾用力的擦拭纸手背,可能是用力过猛,右手都有些疼了。

……

驱车赶到一家私人疗养院时已经半夜,我下车后见到了疗养院的院长——袁叔。

袁叔将我带到办公室,递给我一个档案盒:“林小姐,这是你母亲五年内所记录的一切事宜。”

我接过手翻看起来,看着一切良好的数据松了口气。

“袁叔,谢谢您这么多年对我母亲的精心照顾。”我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袁叔,“袁叔,一点小心意请您务必收下。”

袁叔冲我摆摆手,把档案盒锁进柜中道:“不了,蒋先生已经给足了报酬,再多拿就不合规矩了。”

我明白袁叔的意思,也没多说什么。

来到病房看着母亲熟睡的面孔,想伸手摸摸她已经发白的发丝,可又怕惊扰她。

身后的袁叔安抚地轻拍我的肩膀,我再也忍不住了,捂着嘴无声地哭了起来。

……

从疗养院回到住处,开了灯,我无力地顺着门滑坐在地上。

家里很干净,我不在的日子,袁叔都有安排人来打扫。

想起之前蒋崇州说给我发了些有趣的东西,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茶几处坐下,拿出行李箱里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了邮箱。

邮件内容确实让我兴奋不已,我甚至能想象到陆生卯在看到这些东西后狰狞的面孔。

但我知道,光靠这些东西还是不足以将陆生卯踩在脚底。

我给蒋崇州发了个信息,告诉他还不够,我还需要更多。

蒋崇州回得非常快。

【一次就搞垮他岂不是很无趣,我们有很多的时间慢慢地折磨他。】

我看着信息笑笑,仰面躺在身后的沙发上,轻声道:“是啊,还有很多时间……”

暖黄的灯光照在身上让我不禁有些困倦,我闭起了眼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在一段不美好的梦里醒来,我居然在家里看见了蒋崇州。

我伸手想摸摸他的脸,他却先我一步抓紧我的手。

我的意识瞬间清醒,看着被抓紧的手有些呆住。

“怎么了?做噩梦了?”

是蒋崇州的声音!

我猛地抱住他,一个劲儿哭喊他名字。

他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应着我,还给我拍后背。

哭够了我缩在蒋崇州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腰,问:“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不是说要一周后么?”

蒋崇州搂着我道:“你信息不回电话也打不通,我怕出什么事,就提前回来了。下了飞机,袁叔来信息说你去过了疗养院,我就直接过来家里了。”

我闭上了有些刺痛的眼睛,开口道:“我又梦到以前的事了……崇州,你说我真的能扳倒他吗……”

“当然,我会一直在你身后。”蒋崇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很容易就抚平了我焦躁的心绪。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