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假太监变真太监!

作者:疯狂星期四 更新:2022-11-07 10:32:20

为首的首辅大臣叶槐率先跪伏下去,“刘震山目无尊卑藐视皇威,意图谋反!此人该杀!”

“此人该杀!”

其他大臣连忙紧随其后,纷纷赞同赵寒的所作所为。

“很好!”

赵寒满意的笑了,看向一旁低眉顺眼的候在身边的冷公公,出声问道:“冷公公,谋反罪按律当株连九族,就劳烦你带人处理干净,你记得将这狗东西的尸体给我拖下去曝晒三日。”

“你没意见吧!”

杀了人还不够,还要株连九族!

众大臣瞳孔狠狠一缩!这赵寒真狠!

冷公公仿佛没见到刘震山的血已经浸湿了鞋底,他伸手递过锦帕,随后恭敬道:“奴才是皇室的奴才,您让奴才做什么,奴才就做什么!不会说多余的话,也不会做多余的事!”

赵寒抹去脸上血迹,对冷公公的回答很满意。

宦官是把双刃剑!

若是用好了,东厂这群太监将会是他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他们会成为自己在皇宫朝堂乃至整个国土最敏捷的耳目!

若是没本事驾驭,那宦官专政祸乱朝堂,也不过是眨眼之间!

“很好!”

赵寒瞥了一眼冷公公,将手中的宝剑交给他。

“那就去为本宫做第一件事,叛贼刘震山的家人,你知道该怎么办!”

“是!”

冷公公低眉顺眼的应下,捧着宝剑倒退而出,诸大臣见他路过,皆忍不住嗔目瞪视!这个太子走狗!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烧的够旺!这些不安分的臣子应该够记忆深刻了!

赵寒冷冷一笑,对下方的文武大臣们说道:“今日本宫也乏了,诸位也该退下了,以后咱们相处的时间,可还长着呢!”

“臣等,告退!”

诸位大臣拱拱手,纷纷离开龙栖宫。

望着众人离去的身影,赵寒挥手,起驾回东宫!

刚入宫门,赵寒本想先换下这身脏污的衣服,没走几步就想起了先前还在床上fang荡呻吟的赵锦歌,眼神一热。

刚刚才接手了皇权,又杀了一路,他正热血沸腾尚未平息,正好趁此机会好好发泄一番!

想到这,赵寒脚步一转直奔寝宫,结果还没等到寝宫门口,他就听到了一道痛骂。

只见在寝宫门口,站着一个穿着太监服的身影,那男人正一边焦急的拍着殿门,向寝宫内的赵锦歌心疼道:“锦歌!那个废太子是不是欺负你了?你快打开殿门,让我进去看你一眼!”

“你放心!他若真的欺负了你,有朝一日我一定当着你面活剐了他!为你报仇!”

“住口!”

寝宫内赵锦歌怒斥道:“孙兴,锦歌二字岂是你能叫的?我如今已经进了东宫,就是太子的女人!你见我面,应当行礼跪拜,尊称我为太子嫔!”

那男人闻言攥紧了拳头,不敢相信自己昔日的青梅竟然变成这样无情的女人!

“就算我称你一声太子嫔,可你忘了你我昔日在宫外的情分了吗?”

赵锦歌闻言呵斥道:“慎言!我如今贵为太子嫔,哪会和你一个小小书生有什么情分?你既然借了首辅大人的光能在宫中混个一官半职,就别给首辅大人惹麻烦!”

孙兴一番真心被赵锦歌毫不留情的踩在脚下,气的脸色青白,他认定了是赵寒欺辱了赵锦歌,才会让自己昔日的情人变化如此之大!

想到这他攥紧拳头猛捶殿门,怒骂道:“你等着,我早晚会亲自把那窝囊太子的狗头摘下来,给你报仇!”

话音未落,他就发现了眼前出现了一身明晃晃的沾血蟒服!

孙兴浑身一抖,顿时只觉如坠冰窟!他僵着脑袋,一寸寸的抬头看去。

只见赵寒含笑站在他面前,可那勾起的唇角却没有丝毫温度。

这废太子什么时候来的?他刚才说的话被赵寒听到了多少?

“你说本宫是窝囊太子?废太子?还说有朝一日要砍了本宫的头?”

赵寒浑身一抖,结巴道:“殿……殿下,下官……”

“来人!”

赵寒懒得搭理这个跳梁小丑,此时从角落里忽然闪出两道身影,对着他齐齐跪下!

看着那二人身上的白鹤服,孙兴吓的瞪大了眼睛!

那不是东厂的护龙卫?只听皇帝一人调遣的杀人兵器吗?

孙兴在这皇宫中只是一名小小的画官,七品小官,根本不知道此时大江朝的权力结构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动!

他的喉咙一阵抽动,腿脚一软跌坐在了地上,他可知道这些护龙卫手段有多么残忍,若是进了东厂,就算首辅大人能将他活着捞出来,那也要脱层皮!

“他交给你们了!”

赵寒冷冷一笑,居高临下的蔑视着孙兴。

“你既然有胆子穿着太监服混进东宫,那本宫就如了你的愿!让你做个真太监!”

听到这,孙兴满脸惊恐!

若是真当了太监,还想什么和赵锦歌再续前缘!那他可就是一个不阴不阳不男不女的阉人!

孙兴顿时吓得理智全无,大声威胁道:“赵寒!你敢动我?我可是首辅大人的学生!”

“首辅大人?”

赵寒冷冷一笑,双眼微眯渗出寒光。

“那也不过是我大江王朝的狗罢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拖下去!对了,他方才嘴不干净,那就替本宫再好好洗洗他的嘴!让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若是这点小事也办不好,你们下场就和他一样!”

那两个护龙卫闻言,不敢怠慢,拖着孙兴就出了东宫,当众行刑!

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代表着孙兴再也不是个健全的男人!

可赵寒却心情不错的哼着小曲踏进了赵锦歌的寝殿。

赵锦歌见到赵寒,娇媚的小脸吓得煞白。

这殿门虽厚,却仍能清晰的听到门外所发生的一切,她不敢想孙兴的下场,只想先保住自己的命!

赵锦歌不顾身子酸痛,连忙跪下行礼。

“锦歌见过殿下!”

看着娇躯止不住发抖的赵锦歌,赵寒伸手捏着她的下巴,饶有兴趣看着她梨花带雨的面容。

“现在知道怕我了?”

赵寒的双手冰冷,上面还沾着血腥气,吓得赵锦歌下意识身体一缩,本能的想离他远远的!

可她的反应却让赵寒死双眼微微一眯,如今这天下都是他的,一个女人还敢反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