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该不该杀?

作者:疯狂星期四 更新:2022-11-07 10:32:20

赵寒心中一沉,他明白,这是父皇对自己的考验!

这也怪不得皇帝不信任他,主要是原主的表现着实是不怎么样,以至于大江皇帝已经病痛缠身,也不敢将皇位交到他手上。

事到如今皇帝特意考验他,赵寒的回答,可以说决定了他未来的命运!

是更进一步,执掌皇权!

还是跌落悬崖,粉身碎骨!

“父皇,如今我大江之危,在外患!但更在于内忧!”

赵寒眼眸微垂,回想原主的记忆,更结合自己前世看的各王朝历史知识讲解与电视剧,缓缓说道:“父皇,如今我大江之外患!北起蛮夷,西有胡人,东北匈奴,西南百鬼!”

“这些势力再加上逃往北方的前朝乌朝余孽,他们都恨不得将我大江王朝吞吃入腹!”

外患已如此严重,内患更不用说,赵寒深吸一口气,想起外面那些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诸位大臣,目光森冷。

“内患主要问题在于诸侯王割据!他们早已割据一方,在其封地早已是名副其实的皇帝,如今他们已经不满足只是王侯的身份,只待时机便会起兵自立,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更在于地方官匪勾结!贪官污吏狂敛钱财,百姓怨声载道!朝堂之上亦有党争!官官勾结!争权夺利!冤狱错案数不胜数!官员党派连接,阻塞圣听!该杀!”

“如今更有江南水患严重,饿殍千里,疫病频发!百姓易子而食争吃人肉!各地粮商趁机哄抬粮价!逼的百姓不得不落草为寇!邪教趁机兴起,收揽民心,妄图勾结某些势力谋划我大江社稷!”

这一声声一句句,将大江王朝如今最真实的危机血淋淋的摊在皇帝面前!

如今寝宫内只有皇帝和冷公公在!

冷公公自幼伴读,早就认为自己的胆子够大了!

可如今听到了赵寒这番话,却仍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太子竟敢在皇上面前说这番话,这不是摆明了说造成如此危局的皇帝昏庸无能?

可皇帝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在冷公公的搀扶下勉强坐起来,咳嗽着笑出声来。

“好!寒儿!你的回答没有让我失望!”

原本虚弱的皇帝手一推,竟将冷公公推开,他指向一旁被供奉的宝剑。

“冷公公,取朕的宝剑来!”

冷公公连忙取了镶珠嵌玉的宝剑交于赵寒,赵寒手一沉。

“寒儿!”

皇帝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日后我大江王朝的未来就交给你啦!成龙还是成虫,全靠你自己了!”

“冷公公!”

冷公公早已做好准备!只见他手脚麻利的拿出一张早已盖好玉玺朱印的圣旨,推开殿门,当着满朝神色各异的文武大臣与后宫嫔妃的面,声音尖细道:“圣旨到!!”

所有人盯着那张圣旨,恨不得将圣旨盯出个窟窿,可也不得不悉数跪下。

冷公公展开圣旨,高声喊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自继位,定年号嘉元以来二十八载,为守大江江山,朕日夜皆不敢有所懈怠!

然朕如今年岁已高,每况愈下,如今内忧外患,朕已无昔年之精力。

朕幸得三子赵寒立为太子,太子性情淑均,矫矫不群,皇嗣无人可出其右!朕今命太子替朕监国!凡国之军、政、民之大事,太子皆可决断!见太子如见朕亲临!

“钦此!”

皇帝一张圣旨,一柄宝剑,就将大江朝最高的权力送到了赵寒的手中!

赵寒万万没想到自己刚才的夙愿实现的这么快,如今他已然达到了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皇帝放权,那他就是实际上真正的第一人!

赵寒没有犹豫,当即捧起圣旨与尚方宝剑,叩首谢恩!

“儿臣接旨!儿臣定不会让父皇失望!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满堂后宫嫔妃与文武大臣反应不一,一些站队太子党的官员就差笑出朵花来了!至于其他官员虽然面上没显,眼中却满是阴郁!

可即使他们再不情愿,也只能下跪接旨!

“臣等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眼见赵寒独自挑起大梁,皇帝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皇位可不是帮着就能坐上去的,赵寒现在只能靠自己!

想到这他挥挥手,赵寒便一手圣旨,一手尚方宝剑缓缓退出了龙栖宫。

龙栖宫的大门缓缓关上,所有人都在想如今朝堂势力究竟会如何变化,却有一人不敢置信的叫喊起来!

“不可能!皇上一定是病的神志不清,他怎么可能会让太子监国!”

众人闻声看去,那人竟是先前被拿下的刘震山!

刘震山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圣旨是真的!他原本还指望皇帝将赵寒臭骂一顿,为自己撑腰!

可如今由太子监国!那岂不是坐实了先前太子认定的谋反罪?

谋反什么后果?

那可是要掉脑袋株连九族的重罪!

想到这刘震山竟奋力挣脱了压制,当着所有人的面指着太子破口大骂。

“一定是你蒙蔽了皇上!皇上才会命你监国!”

他怒吼着,希望殿内的皇帝能突然清醒过来收回成命!

台下的诸位大臣与皇亲国戚见此情形,眼睛皆都滴溜溜一转,露出玩味的笑容。

他们都想看看太子如何处理,是像以前一样窝窝囊囊的忍受,还是……

却只见赵寒缓缓抽出尚方宝剑,忽然冷冷一笑,锋利的剑身倒映出他一双满是杀意的眼睛!

刘震山吓得跌坐在地,缓缓安慰着自己,没关系,这个孬种肯定不敢动自己,自己守卫皇宫多年,劳苦功高……

就在他拼命给自己洗脑时,赵寒笑了,只是勾起的嘴角没有丝毫温度。

“父皇命本宫监国!并赐本宫这把尚方宝剑!见本宫如见父皇亲临!”

“刘老狗!你辱骂本宫,你可知这代表着什么?”

刘震山浑身一抖,瞳孔一缩刚想求饶,赵寒却忽然挥剑!

众人只见一道寒光闪过!鲜血飞溅!

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顺着台阶,从诸位大臣身边咕噜咕噜滚了下去!

在场所有人望着身边斑驳的血迹,身体下意识一颤,不敢相信的望着那面带鲜血,犹如修罗的赵寒!

赵寒却像是毫无感觉一般,望着诸位大臣冷冷一笑。

“你们觉得他该不该杀?”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