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本太子在蹴鞠

作者:疯狂星期四 更新:2022-11-07 10:32:20

“殿下,殿下,奴家屁股上的胎记您还没看呢!”

赵寒猛地睁开双眼,眼前竟有一个凤眼含春,长眉入鬓的姑娘,姑娘粉色丝裙领口开的极低,露出半个丰满。

赵寒微微皱眉:“老子……穿越了?”

“殿下在说什么,什么穿越了?”

那个美到冒泡的女子疑惑的问道。

赵寒一愣,殿下?难道咱是个皇子不成?

就在暗自思索之际,一道道记忆如同泉水般涌来,仿佛瞬间便要将赵寒的脑袋冲垮。

良久,赵寒猛地从床上坐起。

额头之上满是冷汗。

他乃是大江王朝皇太子。

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大江数万里疆域,未来皆是他的囊中之物!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存在,竟然对眼前这个女人唯唯诺诺。

就算这个名叫赵锦歌的女人一直一副任君采颉的模样,他都能说出来“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屁话!

“你方才说什么?”

赵寒呼吸急促的问道,放在前世,这女人恐怕他连远观的份都没有!

“奴家……奴家屁股上有块胎记,您要不要看看?”

“看,自然要看,为何不看?”

赵寒冷笑一声,一把将其按在床上。

赵锦歌似乎没有料到赵寒突然的动作,全身一阵颤抖:“太子……太子殿下,您把奴家弄疼了!”

“疼?”

赵寒冷笑一声,“那毒妇派你来的时候,应该连死都准备好了吧?”

赵寒的话,瞬间令挣扎的赵锦歌身子一僵:“太子……太子在说什么,奴家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

赵寒被气笑了。

他气的不只是赵锦歌,还有原主!

融合了原主记忆,才知道原主有多窝囊。

很多事情,原主都知道。

可惜,他一直抱着感化赵锦歌的想法……

这种女人,怎么可能会被感化?

不过,这样也好,反倒便宜了赵寒!

“还在装糊涂!”

“你以为本宫不知道?镇南王李震山的女儿乃是当朝贵妃,而你则是镇南王养的孤儿?”

“他们派你来无非是打探本宫的一些消息,以便今后可以推翻本宫,谋朝篡位!”

赵寒话音刚落,赵锦歌悄美的脸盘瞬间虚白。

赵寒居然知道这些事情!

他……他全都知道!

“殿下,殿下准是乏了,怎么会这么想奴家,奴家不过一个弱女子……”

“嗤拉——”

赵寒可不听赵锦歌解释,只是微微用力便直接将赵锦歌身上的丝裙扯烂。

映入眼帘的,正是一个心形胎记!

只是,赵寒心可不在此!

这个时候只看胎记?他是脑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赵锦歌一声娇哼,接着一道手掌印清晰的印在了她的翘臀上,正好盖在胎记之上。

“殿下……您,您要做什么?”

“你不知道本宫要做什么?”

赵寒趴在赵锦歌身上,贪婪的嗅着她身上的芳香,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本宫马上告诉你!”

感受到赵寒粗壮的喘息声,赵锦歌只感觉自己羊入虎口,苦苦哀求道:

“殿下,奴家还没准备好,您给奴家时间准备准备吧。”

赵寒轻轻的咬了咬赵锦歌的耳垂,低声道:“从你进入东宫的那一刻起,你就应该准备好的!”

说罢,猛地一用力。

“啊~”

痛苦的惨叫声瞬间在整间屋内荡漾。

赵锦歌不断地挣扎,但在一个年轻力壮的青年跟前,却是根本没有半点用处。

“哈哈,反抗吧,你越是反抗本宫越是喜欢!”

赵锦歌的举动反而给赵寒增添了几分趣味。

“嗤拉~”

又是一声,纱裙彻底被赵寒撕开。

在昏暗的烛光照耀下,那雪白的肌肤增添了几分别样的美感……

整间屋子顿时响起阵阵情糜之音。

……

一个时辰之后。

赵寒满意的将被子甩在赵锦歌身上,起床穿衣。

这波没亏,这女人还是初经人事!

原本赵寒还害怕自己都上不了这女人的战斗排行榜呢!

赵锦歌双手抱着大腿,轻声啜泣。

在她的眼前,还有一滩嫣红。

“甭哭了,本宫保证,未来登基,定会给你一个名分!”

赵寒随口说道。

名分自然要给的,但肯定不会太高。

赵锦歌听到这话,又气又怒,死死瞪着赵寒,仿佛要将赵寒活活吞下一般。

“你说你长的那么清秀,眼神为什么要有这么重的杀气?”

赵寒将赵锦歌身前的秀发挑开,揉了揉赵锦歌的脸蛋,笑眯眯道,“不过……本宫喜欢!”

说罢,随手从一旁柱子上拿起挂着的宝剑,出了寝宫。

“太子殿下。”

刚刚出门,两个宫女便一脸惶恐的跪在赵寒跟前。

赵寒微微俯视,抽出手中宝剑。

下一刻,两颗头颅滚落在地。

赵寒一脚将其踹开,脸上满是轻蔑。

这两个宫女,是李贵妃派来监视赵寒的。

但原主考虑到宫女与赵锦歌关系亲密,所以并未铲除!

但现在不同了!

“贵妃娘娘驾到!”

就在此时,一旁突然传来一道威严之声。

赵寒猛地抬头,眼神中划过一丝玩味。

很快,一座凤撵停在了东宫大院之中。

门帘挑开,一个人间尤物在宫女的搀扶下走下凤撵,脸上写满了母仪天下。

只是很快,女人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

只见两颗人头咕噜噜的滚到了她的脚下,那身华贵的风袍瞬间便溅上了不少血渍。

“大胆,竟敢对贵妃娘娘无礼!”

那宫女双眼一眯,面露不善。

赵寒望着这宫女:“本宫在东宫之中练蹴鞠,是她自己上赶着来的,碰了本宫的蹴鞠,怎的还是我无礼了?”

蹴鞠?

宫女与李贵妃同时看向脚下!

那分明就是血淋淋的人头!

“你……”

“你什么你?”

“你身为太子,残忍无道,还敢如此对待贵妃娘娘,难道不怕贵妃娘娘去陛下那里参一本吗?”

听到这话,赵寒顿时笑了:

“本宫记得,这里……似乎是本宫的地盘吧?”

说着,赵寒提着手中宝剑,一步步走向宫女。

那宫女一愣:“你……你想干什么?”

“唰~”

一剑封喉!

紧接着,那宫女的脑袋骤然滚落。

低头看时,那颗头颅上两颗招子瞪得滚大,似乎到死也没想到赵寒居然敢在她主子面前,杀了她!

“只会得狺狺狂吠的疯狗,那里晓得,会咬人的狗向来不会乱叫?”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