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岳母

作者:静渊 更新:2022-11-07 10:32:07

第四章 岳母

李玉莲很慈祥,近五十岁的人了,面颊照样白哲,眼睛依旧像白雪般明亮,给人一种平静和慈祥的感觉。走路一步是一步,很稳重。

屈哲感到李玉莲有点娇气,跟吕英开玩笑说:“妈走路三回头,出门要在镜子里看一下头发乱不乱?看一看后边的衣服展不展?经常修指甲,真是背景不一样,身份不一样,人的习惯也不一样。”

有一天,李玉莲给病人做肿瘤手术,站了三、四个小时,手术结束后,她走出了手术室,腰酸背疼,十分疲惫,想坐一会儿,不料趴在走道桌子上睡着了。

一个小伙子带他爸来看病,他爸面部浮肿,头上冒汗。他们进来以后,李玉莲正在给病人开处方,小伙子叫这个病人起来,给他爸让座。说:“看你啰嗦的,赶紧起来!医生都没有吭声,叫我爸坐下。”李玉莲说:“我没有说话,是因为我正在写处方呢!我不能写着处方说着话。你别急,看病有个先来后到。这个病人我还没有看完,你前边还有十几个病人呢!你不能插队进来。”小伙子说:“我爸不行啦!我不能等。”李玉莲说:“病重看急诊,我这里是门诊,我建议你到急诊科看。”

过了一会儿,李玉莲看见小伙子和他病爸没有走,就用商量的口吻说:“你们谁能让一让?让这位病人先看?”第三位病人愿意让,看完前面的两位病人就给小伙子的病爸看,小伙子挺感动,连声叫道:“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李玉莲喜欢拐着弯儿说话让人感受。她对屈哲说:“她爸和我结婚到现在,没高声说过一句话,没红过一次脸,你们能做到这一点就不错了。”有天晚上,屈哲走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李玉莲对张平说:“你们谁多跑两步路?把屈哲送一下。” 又有一天,李玉莲在房子睡了,听见客厅有翻东西的响声,她说:“你在闺女房子看一下,可能在哪里。”听见妻子发声了,将军走进闺女房子就拿到了,笑了笑走了。

有一天, 吕英和屈哲来到妈办公室里,病人多得很,她顾不得看他们一眼。等了一会儿,吕英说:“妈,我找你有事呢!” 李玉莲抬起头来,瞧着女儿说:“什么事啊,跑到我这里大吵大闹的。” 吕英说:“明天我要下乡演出,钱不够了,给我筹备一点钱。” 李玉莲说:“回家再说,出去!” 吕英听了,吐了吐舌头,拉着屈哲赶紧走了。

她心地善良,与她的职业有关系。多少次屈哲走进军区大门,正巧李玉莲往外走呢。说:“快回去,肚子饿了,叫徐妈给你做点吃的。” 屈哲说:“好好,你赶紧走,你可能有急事儿。” 说话之间,她就匆匆忙忙地走了。有一天晚上,屈哲在将军家里坐着。医院打来电话说动手术的大夫拿不下来,叫她赶紧去。西州各大医院的专家互相都有电话联系。有一天,市四院一位大夫给李玉莲打电话说:“李老师。我在阑尾的位置找不见阑尾,而开刀的位置并没有错。”李玉莲说:“到后背找一找,世界上有一例手术,阑尾就在后背上。”果不其然,那医生在后背上找到了阑尾。

有一天,屈哲陪吕英去军区医院,李玉莲办公室墙上锦旗挂满了。适逢外院一个医生把一个病人送来,医生说这个年轻人是个住院病人,得了一个奇怪的病,左心脏血管不通。李玉莲叫病人在床上躺下,小伙子一下子就跳上了病床。李玉莲没用听诊器,手压在这小伙子的心脏上,隔着衣服。屈哲很惊奇,检查病居然不用听诊器。她说:“没事!这种病包括这个人,世界上只有两例。左心脏血管不通,但是,他的其他血管通着哩。这种病很少见,属于一种生理现象,是胎里带来的,没有事,叫他出院。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活蹦乱跳的。” 屈哲吃惊地说:“你居然用手当听诊器?” 李玉莲说:“经验积累多了,手就是最好的听诊器。”

她一走进办公室,病人就把她包围起来,有些病人拿着处方走了又回来了,问她在哪里交费,她不厌其烦的告诉他在哪里交费。有些人把病历放在前面,她除了再放到后边也不说什么。

李玉莲经常说:“喝温水好,喉咙的肌肉特别嫩,长期喝煎水就把那个地方的肌肉烫死了,容易得喉癌。我们家喝温水的习惯,是她爸带头的。”屈哲到将军家里去,打个电话,人未到,水就准备好了。饭太烫了,李玉莲不吃,她总是最后一个入席,她不来,没人敢动筷子,大家在哪儿说闲话,等着她,她来了才能吃。她来的时候,饭菜的温度刚好。有一天吃鱼,她喊道:“徐妈,你把那个鱼鳞按我说的方法做了没有?”徐妈说:“那个汤就是。”鱼鳞能烧汤, 屈哲还是第一次听说的,他问李玉莲:“你给徐妈怎么教的?我看汤里没有鱼鳞。” 李玉莲说:“人吃鱼把鱼鳞都扔掉了。其实,鱼鳞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脂肪和多种维生素,还有铁、锌、钙和多种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以及胶质。鱼鳞中还含有多种不饱和脂肪酸。经过处理鱼鳞就化了。”鱼鳞能化,屈哲不知道她给徐妈是怎么交代的,问吕英:“那怎么做?”吕英说:“你尽管吃就行了,问那些干啥呀?” 屈哲说:“那东西好喝,爽口。”

李玉莲对张平说:“你和屈哲各有所长,但是比较起来,你比他差一点。”饭桌是个长方形的,另一头的菜,屈哲够不着,李玉莲对吕英说:“你把两边的菜换一下。”屈哲走的时候,说:“妈,我走啦!” 她无论弄啥都要把啥放下,把他送出门外。说:“天黑了,小心点,别着急!”有时候没有公交车了,李玉莲给车队打个电话,说:“我要用车!”母女俩坐在车上,把他送回去。 吕莹和女婿走时,她从来没有送过。吕莹或者张平说:“妈,我走了!” 李玉莲说:“你走吧!”

“屈哲呀,你那个衫子变味了吧?”李玉莲嗅觉灵敏。穿衣服过不了五天就要换,不换, 俏皮话就出来了:“徐妈,你把屈哲的衣服脱下来,叫他睡在床上,把他的衣服赶快洗,赶快晒,晒干了叫他再穿上。”徐妈对屈哲说:“你再来的时候,用包袱把该洗的衣服提上,我给你洗干净再带回去。穿衣服不要超过五天,超过五天,老婆子就要挖苦你喽!” 屈哲向吕英告状,说:“妈妈糟蹋我呢!” 吕英说:“糟蹋你活该,谁叫你这样邋遢,妈妈这是文明地说你,还没有到批评你的时候。你什么时候过门儿了,看妈妈怎样收拾你。现在,妈妈没有办法,说这话是损你呢!”

李玉莲下班回来,吕英说:“妈,你坐在这里,我给你按摩按摩!”母亲往沙发上一坐,女儿就站在沙发后面给母亲按摩。李玉莲说:“你这叫什么按摩?这叫受罪,毫无章法的按摩,你手劲太大了,把我夹疼了。我给你说怎么按摩?你从脊梁骨两侧往下按摩,这样我还能凑合着点儿。” 吕英说:“妈呀,我把你按摩得舒舒服服的,谁知道什么叫脊椎骨呀,你坐好啊!” 李玉莲说:“你再按摩啊,就把妈按摩得没气了,把你的长指甲绞一下,掐进肉里妈受不了。”吕英说:“好好好,我慢一点。” 吕英手上有劲,指头细长细长的。母亲批评她了,她就说:“你就那两句话,我都背下来了。姑娘呀,要守点儿规矩,别太张扬了。”

屈哲对张扬的理解就是她太活泼了。是一个开心果,见了她就不会发愁了,吕英和屈哲走着耍个怪,眼睛一闭,或者把他的脊背拍一下,屈哲说:“你为什么拍我脊背呢?” 吕英说:“人上了年纪,脊背就驼了,我拍你脊背,就是要你把胸挺起来,不要驼背,永远都不要驼背。” 屈哲从工地上出来,走着,她要给他拍八遍,说:“你把腰挺起来!” 屈哲说:“不嫌麻烦了,你就尽管拍!或者你看不上了,你就不要了。” 吕英说:“你坐上轮椅,我也要!认定的事情怎么能不算数呢?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屈哲说:“我驼背了,你就算了,不要了。我配不上你!” 吕英说:“结婚以后,我把你收拾得漂漂亮亮的,不叫你穿脏衣服,我给你买的衣服,一定够你换着穿,把你收拾漂亮了,我脸上也光彩。”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