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岳父将军

作者:静渊 更新:2022-11-07 10:32:07

第三章 岳父将军

走进戒备森严的西北军区大门,大约有100多米的广场,从广场向西有一条两米宽的小道,是专门为吕继勇将军住宅修的路,路两边是花草树木,从广场老远就能看见将军家的大门,大门造型像英国的法师帽,显得十分的稳重,散发出神秘的气息。这是一个外站岗兵内带花园的独院。大门旁边的绿树烘托出一幅田园景象,有一种如沐阳光,神清气爽的感觉。别墅大门上花纹雕刻,显得大气、豪华。古铜色的大门和白色的别墅相互烘托,气派宏伟。大门的周围,种植着许多植物,整个环境生机勃勃。

上了两个台阶,进入大门,走廊有一米五左右,一边有竹林,外面有佣人住的房子。住宅门打开以后,前边是客厅;两边有四个房子,左侧有条走道,通到厨房和饭厅,饭桌是长方形高级大理石,很厚,两个人抬不动。饭桌宽一米二,长两米;客厅大约有八十平方,椅子都是转椅,转椅的围栏雕刻着花草树木和人物及山水。房子与房子中间立着书架,没有多少书,多半放置着一些古玩意儿。客厅茶桌上,摆放着一盘从花园杏树上摘下来的红杏。

吕英的房子,不开门则罢;一开门,香味就漂出来了。她习惯在枕头上、床上和衣服上,都喷上香水,单子很精致,市场很难见到。床在房子中间,有一个书架,插放着大约一、二百本书,放了一些化妆品,床底座没有床头柜,放了几个仿古式的圆凳子,两边两棵盆栽的黑枸杞引起了屈哲的好奇。说:“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还有养黑枸杞的嗜好?”吕英说:“人晚上的呼吸比白天呼吸量大,你别小看黑枸杞,这个野生植物,被称为花青素之王。花青素对人体大有好处,它能改善人的睡眠,使人头脑清醒。”屈哲觉得很新鲜,他用鼻子把黑枸杞闻了一下,说:“你房子香喷喷的味儿,直叫人打喷嚏,我也分辨不出这到底是香水香,是花香,还是你人香?”吕英说:“哎呀,这很简单,你把它端到客厅不就闻出来了吗?”屈哲把花盆端出去,果然闻到黑枸杞花溢出来的阵阵清香;他顿时感到头脑清爽,仔细看那个花,里边儿是红的外边儿是粉红色的。

他看见房子里有一个孔,说:“这个孔是什么东西?”,吕英说:“是抽气孔。” 屈哲说:“我没有见过透气孔,你的房子还有透气孔?” 吕英说:“单面窗空气流动慢,有了抽气孔,空气流动相对能快一点。出去的时候拉开,不想透气了可以关掉。” 她卧室的窗帘是软装窗帘儿,能活动。没有蚊帐,没有蚊子,蚊子闻不惯香味儿。进她的房子,得把鞋换了,不换鞋不行,就是说进她家客厅把鞋换了才能进去。

屈哲说:“我成天在野外工作,身上扑满了灰尘,即使把鞋换了,身上还有灰尘呢!你总不能叫我脱光进去吧,你真是穷讲究。”吕英说:“ 你不想换了,你就直接进去吧!” 他在她的房子里,有点儿拘束,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搁。不知道往哪里坐。

岳父将军的卧室贴着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他的房子布置简单,他回来得少,经常在外头不回来,吕英说谁要找爸爸不好找,爸爸今天跑这,明天跑那。谁也搞不清楚爸爸在哪里住着呢。

有一天早晨,吕英从母亲屋里出来,满面春风。说:“哥,你不要回单位去了,军区也搞建筑呢!你调到军区来吧!”

屈哲说:“军区的建筑,大都是隐蔽工程,施展不了我的才华。我在建筑系统如鱼得水,得心应手。我不想去。”

吕英穿着黄衬衫,绿颜色的裤裙,背部靠着楠木桌子,黑黝黝的长发披在肩上,一只手把着桌沿,另外一只手拿着《红楼梦》,静悄悄地注视着他的眼睛,沉思了一会儿,说:“那好吧!既然你不想去,我们也不勉强你。我们尊重你的意见,你就在那里发挥你的作用吧!”

吕将军在家里虽然喜欢穿便衣,但是风纪老扣着。给人一种齐整的感觉。他好像把屈哲当成了他的兵一样。有一天,吕将军对张平说:“你是我的大女婿,屈哲是我的二女婿。但是,你没有资格和他比,从学识到能力,你没有一点能赶上他。我同他谈过话,见识非同一般,你能赶上吗?你赶不上,你的责任就是一天八小时的工作,思维单纯,简单,这是你的优点。但是,屈哲想的问题,你十天,一个月甚至一年都不能理解。你理解不了,我跟屈哲谈哲学,他能理解,能知道。我跟你谈半天,你啥都不知道!我喜欢屈哲,你妈也喜欢。”

吕将军回来了,还没有进门呢,吕英就飞跑过去,把父亲的一只胳膊抱在怀里,一块儿走进屋里,吕将军走着笑着说:“想爸啦!你这调皮鬼,最近又忙什么呢?排什么节目呢?” 爸爸对她老是面带笑容,对大女儿笑容就不多见。

屈哲与岳父将军谈了一点儿巴黎公社和唯物论的研究者,岳父将军都知道。本来谈哲学,屈哲还想卖弄和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华,但是,一开口他才感到他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岳父将军说:“马克思曾经是黑格尔的学生,把黑格尔叫老师呢。马克思的大量著作,都是从黑格尔那里吸收精华写出来的。如果黑格尔的学说一直发展下去,就不会有马克思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因为观点不一样,在一个有地毯的屋子里争论,来回走动着辩论着,俩人把两边的地毯都踏了一个槽子,但是争论并没有影响俩人的感情。马克思写的东西,不受国家当局的欢迎,在好多国家都呆不下去,生活很困难,恩格斯给了他无私的帮助。中国没有经过资本主义社会,直接从殖民地社会过渡到了社会主义社会。但是,我在杂志上撰文说:‘五十年后,或者六十年后,或者100年后,中国还有再次被列强瓜分的危险。’”

有一天,吕将军说:“屈哲,来来来,咱们说说话。”屈哲有点儿紧张,一言不发,看他说啥呀。吕将军说:“你天天来,对我们家有什么感受啊?” 屈哲说:“好!”吕将军说:“你是不是感到这个家庭有些严肃?” 屈哲说:“我没有这个感觉。” 吕将军说:“告诉你吧,我们家没有条条框框,没有家法,都是凭自己的感觉,遵守道德,凭自己智慧去理解对方的心情。” 屈哲说:“哦,怪不得徐妈从来不说话,做的事无可挑剔。” 吕将军说:“你没有感觉吗?” 屈哲说:“我没有感觉,我只是看大家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不想破坏你们家庭这种和谐的气氛。” 吕将军说:“做人呐,关键是要心冷静,有几种人长寿,没心没肺的人长寿,稀里糊涂的人长寿,心静的人长寿。你来的次数不少,但是,你一直当做串门子; 你并没有把这里当作你的家, 你缺乏主人翁感。这种主人翁感不是我们家里不给你,而是你自己不愿意做。”那天,屈哲第一次把岳父叫爸爸,说:“爸爸,你别这样说。我的个性,就是胆小怕事。” 吕将军说:“你不胆小,你胆小了能指挥千儿八百人吗?你在那里讲话,地上掉个针都能听见。” 屈哲说:“爸爸,你听谁说的?” 吕将军说:“我听姑娘说的,你在这里有点儿拘束。你是不是感觉地位悬殊,相差甚远?” 屈哲说:“是的,说起来我就是一个大学生,一个工程师,我进入你家,确实有些拘束。进门, 岗兵把守着门,我来报了名字,岗兵问了你们以后才准进去。后来,人家慢慢认识我了,不挡了。我到你们这里确实有点儿拘束。” 吕将军说: “我们家没有对任何人提出严厉的批评,但是没有任何人犯过错误。徐妈在这里呆了十多年了,我们习惯了,徐妈也习惯了,希望你跟徐妈一样,我们习惯了,你也习惯了。”

吕将军说这些话,就等于给屈哲教方法呢!对他女儿的事,说得再简单不过了:“你要珍惜她。” 这话简单,却包含着就千言万语。尽管将军说话和颜悦色,但是,屈哲觉得他有些居高临下的气势。岳父将军特别叮咛屈哲:“在单位,你要千万记住,领导就是领导,领导与群众不是工作上的分工,而是层次上的分工。你要尊重领导,任何时候都不要浮躁,浮躁是惹祸的根源,人不浮躁,就是金子,人浮躁了,工作干不好祸就来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