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黑暗里的伪装

作者:林森垚 更新:2022-11-04 14:23:11

视频引起不小热议。

韩利和公婆被全网痛骂,各种机构也纷纷来调查情况。

于是韩利当众下跪求我原谅,公婆也对我和善了。

但这只是表面。

就当我准备好素材,起诉离婚的时候,韩利彻底撕开了面具,变本加厉。

夜里,韩利将熟睡的女儿半个身子,伸出了阳台。

他阴则则地看着我。

“宋枝,你要敢和我离婚,我现在就将她丢下去。”

浓黑的夜里,韩利像一个恶鬼。

我知道他做得出来,因为他已经疯了,根本不像个人。

“好,我不离婚。”我求他 ,“我什么都听你的。”

韩利将孩子丢在床上,然后掐着我的脖子,恶狠狠地说,“从你跟着我的这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

“生是我的人,死也得做我的鬼!”

我绝望地看着他,浑身发抖。

脑子里不停回响着四个字:同归于尽!

我和韩利是在大学文艺社认识的,我们是同学,我知道虽然他的家庭条件很一般,但是品学兼优,还是学生会的主席。

因为他出席于各种场合,谈吐和礼仪从来都做的相当不错,关键是身上有一种儒雅的大气,所以很多人都以为他的家庭条件不错,至少比他真正的家庭条件要好。

他说话总是轻柔温和,跟他相处有一种轻松自由的感觉。

我和他认识了没有多久,就跟其他女孩子一样,对他倾心不已。

不过我并没有表白,因为情敌太多了,我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最特殊的那个,我害怕他拒绝了我,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就这样暗恋了一年的时间,我迎来了大学最“开心”的一天——我没有想到,大二的时候韩利竟然主动跟我表白了。

“宋枝,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追求你?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樱花树下,男孩小心翼翼不失炙热的眼睛里全都是坚定和深情。

我站在阳光中,感受着浑身的温暖,哪怕那天已经过去了十年,我对那一刻的幸福感记忆仍旧深刻。

我喜欢的男生,竟然也喜欢我,还跟我表白了。

我几乎是没有思索,生怕这只是一场梦境,我点点头,急匆匆答应了。

我家的条件还算不错,至少比韩利家庭情况要好得多,所以他说我是大小姐,一定会好好照顾我。

事实也的确如此。

每天早上,我都会准时收到他给我的早餐;下雨的时候,头顶一定有他支撑的雨伞……总之,任何我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会在我身边,从来不曾缺席。

那时候我听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别人羡慕地对我说:“宋枝,你真的好幸运,找到了韩利这么优秀又暖心的男朋友!”

那时候我的确也那么认为,毕竟他当时把我宠成了公主,没有目的没有条件地对我好。

过后我们的感情生活一路风顺,即便是吵架的时间都不常有。

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们到了见家长的年纪。

他先是来到了我家里,我妈妈见过他之后,就对他的能力和人品都赞不绝口。

“不错,不愧是我的女儿,眼光就是好!这样进退有度脾气好的孩子不少见了,尤其是这么优秀!”

我松了一口气,得到了家长的祝福,我和韩利的感情也越来越好。

虽然在大学毕业后,我们顺理成章开始谈婚论嫁,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去过他家。

他宠溺地看着我,柔声道:“宝贝,我家那个山沟沟里头什么也没有,你一定会很无聊的,不去就不去了,我怕你受委屈了!”

当时我虽然觉得有些奇怪,毕竟见父母这种大事比我受委屈要重要多了,可也没有在意,只觉得他太过在意我的感受。

也是后来我才知道,他之所以不愿意带我去,是因为他是他家的独苗苗,在他上头还有两个姐姐。

在那个计划生育的年代,家里条件也不好,但坚持要生三胎,为啥?

唯一的原因是——他的父母想要一个儿子。

是的,他家里重男轻女,他在大城市里过着如鱼得水的高学历生活,是牺牲了他两个姐姐受教育的权利。

他的父母对他溺爱有加,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早就在他们全家人的心中根深蒂固。

不过当时我并没有仔细思索,还傻傻地觉得他温柔、对我极好。

后来给他爸妈打了一通电话,我们就举办了婚礼。

在A市最豪华的酒楼里,我们办了婚宴。

婚礼上,他深情地望着我的眼睛,将手里的戒指套在我的无名指上,低着头深吻在我的手背。

我看着他眼角滴落的热泪,鼻子酸酸的。

那时候我就在想,我这辈子可太幸运了,嫁给爱情的模样,一定就是我当时的样子吧!

尽管当时办宴会的钱都是我爸妈出的,婚房都是我家交的首付,但我也没有任何怨言。

我只是想和眼前这个爱我的男人步入婚姻的殿堂,经营我们的余生。

所以,在婚后,韩利说看好了一个项目需要一百万的时候,我直接给我爸打了电话。

我爸也很豪爽,直接给了他。

他拿着卡,特别感激又高兴地拥抱着我,“老婆,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咱爸失望的!”

我感受着他的心跳,铿锵有力。

我想,那时候的他应该还是爱我的吧?

韩利也没有让我和我爸失望。

他靠着这笔钱,没日没夜地努力工作,不管是设计图纸还是到实地施工,他利用所有的时间亲力亲为。

就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他的公司风生水起,一举成为了A市新生儿中最闪亮的星星。

当时他请我爸吃了顿饭,饭桌上,他举着酒杯给我爸说得眼眶都红了。

“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永远对小枝好的!你们二老,我一定会好好孝顺,我知道,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妈拍着我的手背,擦着眼泪,满脸感动地望着我,“小枝,看到你有个好归宿,妈妈放心了!”

我们的幸福生活又持续了一年,我终于见到了他的父母和两个姐姐。

当时在他的精心照顾下,我怀胎十月并且平安地生下了我们的女儿糖糖。

他很体恤我,坐月子我在娘家坐的,他说只要我开心就好。

休养了一段时间,我带着女儿回了家里。

因为韩利说他的爸妈今天要来,说他爸妈有点传统,希望我表现的贤惠一些。于是,我一早就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

不多时,门响了。

我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穿着亮片上衣的胖乎乎的中年女人提着一大篮子的土鸡蛋,放在桌上,擤了擤鼻子,随意地在阔腿的花哨裤子上一擦,眼神在房里四处寻找。

“孩子呢?给我看下,可惜只是个丫头片子。”

另一旁抽着烟的中老年男人正张着满嘴的黄牙齿,夹着一根香烟,皱起眉头,满脸不悦。

“就是啊,可惜了是个丫头片子,养大了多费钱,早晚都是泼出去的水!”

我们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公婆难道不该先关心一下刚刚生育了孩子的儿媳妇么?

当然,我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关键是,这悉数的话语如同晴天霹雳,将我的脑子炸成一片空白。

这都什么年代了?

怎么还会有人是这种思想?

好,就算是韩利老家贫穷落后,许多人还保留着重男轻女的毒瘤思想也就算了。

他们怎么能这么自然地说出口?

好像根本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哪里不对。

就连他们身后韩利两个穿着更加朴素的姐姐,也满脸自然,身为女性的他们,仿佛也没觉得有错。

在我疑惑又震惊中,韩利皱着眉头递给我一个眼神。

好吧,毕竟是第一次见公婆,我不想闹得不愉快。

所以我忍下了,换上礼貌亲切的笑容,“爸妈,你们来了?先进来吧,孩子还在睡觉呢,暂时别吵醒她,等下午醒了,我就给你们抱过来,对了,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这时,两人似乎才看到我这个“儿媳妇”。

初次见面,两人并没显得有多热情,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婆婆就在沙发上一屁股坐下,“随便吧,我爱吃肉,你多做点,我这么久没见儿子,都瘦了好多,是不是平时舍不得给他吃肉?”

公公也在旁边附和,“是啊,男人哪能不吃肉?女人少吃点没关系,可不能苦了男人。”

公婆的到来,他们的每一句话,都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我的三观。

我皱起眉头看着韩利,他已经坐在他的父母中间,享受着他父母的夸赞。

“要说我儿子就是厉害,多少原本就住在城里的孩子,都没你现在混得好,挣大钱了!”

“儿子啊,我第一次过来,没想到我们家这么大啊!我们可得多待几天享享儿子的福气!”

一家人其乐融融,我显得特别多余。

我只能转身去厨房,给他们准备午餐。

在我打开抽油烟机的那一瞬间,我听到外头一声“咳”,一回头,正好看到将一口浓痰吐在新买的羊毛地毯上。

我心里泛起一阵恶心,想着忍一忍就过去了,毕竟他们也待不了几天了。

我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当我打开厨房的门,准备把烧好的饭菜端出去的时候,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冲我的头顶。

客厅一阵烟雾缭绕,劣质呛喉的烟味让我忍不住咳嗽。

我的天!

地上已经到处都是瓜子皮和水果皮,我过去叫他们吃饭的时候,甚至都无从下脚。

在我最喜欢的水杯里,我竟然还看到两根断截儿香烟和无数烟灰。

我深吸一口气,天知道我是怎么还能笑得出来的。

“爸妈,姐姐,吃饭了。”

“嗯。”

婆婆不悦地扫了我一眼,好像是因为我打扰了他们和儿子的聊天。

他们一家人理所当然地坐在饭桌上,就连筷子都要我递到他们手上。

吃饭的时候,我闻到一股酸酸臭臭的味道,循着臭味,我看到桌底公公正脱了鞋,左脚在右脚上不住地摩挲着。

袜子上破了一个洞,露出的那根大脚趾头上,深藏着泥垢。

我恶心无比,忙站了起来,“那什么,你们先吃吧,我去看看孩子。”

公婆皱起眉头看着我,我忍不住了,跑开了。

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我那恶心的感觉没有任何的改变。

我完全不想回忆,那天我是怎么煎熬到晚上的。

外面夜色已深,我看着就跟战争结束的家里,深吸了一口气。

我回到房间,推了推韩利。

“你能不能去打扫一下客厅的卫生?我今天太累了。”

我不是想逃避。

我才出了月子没几天,今天又是给他们做饭洗碗,又是给他们安排房间整理行礼,我还得照顾孩子,我的腰酸痛得不行。

韩利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最后他的眼神从门口瞥过,为难道:“我爸妈今天都在这里,我要是去打扫卫生,你让他们怎么想我?我两个姐姐怎么想我?”

我脑子里冒出了一连串的问号。

不过是打扫个卫生,这让他觉得很丢脸么?

那是他的父母,他在父母面前要面子,就要牺牲我吗?

面子比我重要吗?

我气得脑袋发晕,手叉着腰,“韩利,你什么意思?你是什么太子王爷么?做个家务很丢脸么?我今天得做饭洗碗,还得给你爸调电视,忍受他抽烟,你知道我最讨厌烟味了!还要给你妈收拾行李,现在客厅全都是他们丢下的垃圾,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有多累?让你打扫一下卫生这么难么?”

韩利愣了一秒,眉锁更重,从床上坐了起来。

“老婆,你知道啊,我爸妈没见过世面,习惯上难免差了些,再说了,我爸抽了一辈子的烟了,在家里都是这样,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他们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没道理我长大了还不让他在我家抽烟吧?”

我承认,这些话说得很有道理。

但我的初衷也不是想要他告诉他爸不准抽烟,不是还有很多解决办法么?

“可以这样,你告诉你爸,抽烟的时候就去厨房,打开抽油烟机就好了。或者去阳台,楼顶,都可以啊!”

韩利想都没想就摇头,“这怎么能行?我爸这辈子都是一家之主,从来都只有别人跟他妥协的份儿,怎么还能委屈他去厨房抽烟?偷偷摸摸的,不是跟做贼一样嘛!”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我不过是想让他爸换个地方抽烟,怎么能跟做贼扯上关系?

再说了,什么一家之主啊?他家是有什么皇位要继承吗,这么高贵!

我声音大了几分,气愤地说道:“那你让我和糖糖怎么办?你爸抽烟不节制,短短一天的时间,家里的沙发、窗帘,甚至是我床上、我衣服上全都是烟味,孩子刚刚出生,免疫力低下,生病了怎么办?!”

韩利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眼里是我不曾见过的阴沉。

一瞬间,我似乎感觉到窗外的冷风从我脖子里浇了进来,让我冻了个彻头彻尾。

在我震惊带着恐惧时,让我更加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他爸爸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发号着他一家之主的“威严”施令。

“儿子,不听话的婆娘就打一顿,谁家婆娘敢这样跟男人说话啊!而且我抽烟咋啦?你妈怀孕的时候我不是一样抽烟?你们从小就是吸我二手烟长大的,也没见有什么问题啊!这婆娘就是事情多!懒!不想做家务!听我的,往死里打一顿,保管以后听话!”

他爸的声音很大,仿佛偷听是一件多么体面的事情,他生怕我听不见一样。

我从没想过公公的素质如此低下,但凡读过一天书的人,都说不出这样的话。

但是我的教养不允许我直接跟公公对峙。

我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韩利。

韩利冷笑一声,拿起自己的外套,“是啊,有谁家女人会这样跟自己老公说话?宋枝,我平时是不是把你给宠坏了?”

是啊。

他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我和我家人给的,我比起很多真正的大小姐,我从不会无理取闹。

可就因为他爸在我和刚满月的糖糖面前抽烟的事情,他居然说把我给宠坏了?!

到底是谁被宠坏了?

“韩利,这件事情我不会让步的!”

我抱着臂,大口大口吸着气,努力想要忽略腰际的疼痛。

韩利摔门走了,“砰”一声干干脆脆。

留下我和糖糖在屋子里,时不时地还要听着外头公公和婆婆的阴阳怪气。

“我不知道这婆娘竟然还是个厉害人物啊!居然敢把自己男人给气出屋子!在我们那时候,都只有把女人赶出去的份儿!”

“也就是你这婆娘把我们儿子给惯坏了!要是让我教,他会容忍这婆娘这么放肆么!早就一巴掌打死她了!”

冰冷的被子里,孩子是最后的温暖。

我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体贴的老公突然变了一张脸,陌生到像换了一个人。

难道我以前认识的老公,一直都是他伪装出来的吗?

那天夜里,妈妈满脸心疼地安慰了我很久,又是心疼又是伤心。

“小枝,妈妈要是知道韩利父母是这样的,我怎么也不会让你跟他结婚的!”

我爸皱着眉头,坐在旁边,满脸的严肃。

“太不像话了!太野蛮了!女儿,你放心在家里住,有什么事情,爸爸妈妈会给你撑着!”

我的心渐渐暖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的门铃响了,我就听到了韩利的声音。

他的声音里夹杂着愧疚和自责,急切地说道:“爸妈,小枝在家里吗?”

我妈妈声音冷冷的,带着几分刻意的疏远。

“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还来找小枝干什么?”

韩利急忙说道:“爸妈,我知道错了,我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知道的,我家庭情况不是很好,我爸妈养大我不容易,他们好不容易过来一次,我不想他们受委屈。”

我走了出去,正好看到我妈妈呼着气,又是生气又是惊愕。

“你的意思是,是我们家小枝让你爸妈受委屈了?”

韩利眼睛瞪大,匆匆摇头,“不,妈,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小枝她体贴又懂事,从来没有让我爸妈受委屈,是我的问题,我没能想个折中的法子,是我让爸妈受委屈了,也让小枝受委屈了!”

我爸站在旁边,冷着眉眼,打量一眼韩利,“我当初看你这孩子挺不错的,我能理解你出身寒门的不容易,可是我们小枝也不是嫁给你受委屈的!”

“小枝刚生了孩子几天啊?我们家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么?你爸妈重男轻女、不注重生活卫生和健康就算了,你是读过书的人,怎么能不制止他们?还跟着他们一起欺负小枝?”

“你爸的思想有大问题,说什么打人的话,你当时怎么跟小枝说的?现在社会倡导的是男女平等!韩利,我告诉你,我女儿是我们捧着爱着长大的,她受不得半分委屈!你要是不能善待她,我们家还是养得起这个闺女的!”

韩利一直低着头,满脸愧怍。

半晌,他抬起头,一副受教的模样,眼睛一红,落下泪来。

“对不起,爸,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对小枝,全都是我的错,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他的态度很好,至少在那个时候,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不管是谁,都会觉得他一定会痛改前非。

但是我没有跟他回家。

我提出要在他的父母离开后,我再回去。

他当时眼神变了几分,但还是答应了。

等他父母离开后,我回到家里,看着满地狼藉,脏乱差的屋子,真有种需要救心丸的感觉。

但是我明白,这只是一时,只要他的父母和姐姐离开,我们还是可以回到以前的。

我找了保洁阿姨,三个,用了两个小时,才勉强把家里恢复成以前的样子。

过后,我们回归了以前那种平静的生活,可是似乎再也找不到从前的幸福感。

可能是生了孩子的我肚子上有几道刀疤,每每夜里,他都会满脸扫兴地将我的衣裳穿好。

可能是养育孩子一身的奶味,他也从不再靠近我,给我拥抱。

一直到后来,我发现他的变化越来越大——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