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长久关系

作者:林森垚 更新:2022-11-04 11:04:48

下午送完甜品,我去幼儿园接大宝,回来的路上手机一直震动,我打开一看,是微信里的业主群。

里面是小区里几个给我买蛋糕的业主艾特我,发的反馈图和信息。

C栋1202刘女士:欣欣妈妈的手艺真好,儿子放学回来看到奥特曼蛋糕一定会开心!

B栋2405张先生:昨天跟欣欣妈妈定的芒果千层给老婆过生日,老婆说芒果很新鲜,比外面买的分量大还便宜,棒!

我看着业主群的反馈,嘴角忍不住上扬。

作为财务管理毕业的本科学生,虽然一毕业就结婚生子,没能踏上事业之路,但现在能在家里带孩子,还能在自己喜欢的烘焙领域里赚点外快,我感到非常满足。

我做的是小区左邻右里的生意,小区还算大,常驻人口多,只要把握住这一个区域,就不怕没钱赚。

所以我做甜品一直用的是新鲜,品质好的食材,款式五花八门,价格优惠,这样一年口碑积累下来,回头客还挺多,新客也源源不断,都不用自己花心思宣传了。

我在群里说了句话:感谢各位业主的捧场。

不多时,微信通讯录有个红点,我点开来,显示有人从业主群里加我。

我一看,头像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名字叫做在逃Pink宝贝。

她说:你好,我是来下单8寸生日蛋糕的。

又有生意了,我赶紧添加她。

我牵着大宝,不方便打字,就用了语音:“亲亲想定什么款式的蛋糕,都可以说下要求哦!”

那边也是用语音回复,声音很甜美,带着南方姑娘的温柔软绵:“我老公后天生日,他虽然比我大8岁,但他内心像个小孩,我想搞个创意手绘蛋糕!”

后天生日?周五?

这么巧,我老公也是!

我从相册里翻出几张创意手绘的蛋糕图片发过去:“那亲亲可以挑一下款式,祝福语可以依据您的要求更改,这类8寸的采用双层水果夹心慕斯,会比较贵,要208元,如果确定下单,需要先交50元定金哦。”

那边二话不说直接转账了208元,又发了文字信息:要第一张款,字就写“不管几岁,快乐万岁!”下面小字写“爱你,老婆唐晓”。

看得出这姑娘很爱很爱她老公了,美好的爱情让人变得像小孩。

我收了款,要了对方的住址,她就住在小区Y栋第39层,看来嫁的还是个有钱人。

我们这个小区一共26栋楼,其中XYZ三栋楼,都是300平以上的大平层,越高层房子越大,按一平三万四的房价算,也要一千万才买得下来。

而我老公只是个财务部门主管,年薪也才二十几万,想要住这样的房子,怕不是要奋斗到退休。

我摸了摸大宝的脑袋,没事,知足常乐!

我带着大宝去了趟菜鸟驿站,拿了快递就回家了。

我妈在我出去这段时间把90平的房子都拖了一遍地,她累得气喘吁吁,手握着拖把直不起腰,我心疼得把她扶到沙发上坐着。

我妈摆摆手:“不用理我,你进去看小宝睡醒了没。”

“她醒了肯定会哭,不用看。”我给我妈揉了揉腰,“跟您说过多少次了,这地不用天天拖,您都一把年纪了,万一拖坏了腰,我可赔不起。”

我妈边逗大宝边瞪我:“说的什么话,这俩孩子都是能跑能爬的年纪,这地要是不拖干净,大宝小宝在地上滚来滚去,多脏啊!”

我是独生女,当初怀孕胎儿不稳,我妈就撇下家里的一切,专心过来照顾我。

这些年她为我这个小家付出了很多心血,我都看在眼里。

我总想着她这个年纪应该颐养天年,但她闲不住,我也说不过她,就由着她去了。

“对了,妈,我刚又接到一笔生意!”我给我妈炫耀业绩,“对方的老公后天生日,说来也巧,竟然跟徐灏同一天生日。”

我妈笑着说,“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儿?她老公长啥样啊?”

我麻利的点开唐晓的朋友圈,嘴上边说:“对方可有钱了,住在Y栋的39层!她长得那么好,老公肯定是个高富帅!”

然而唐晓的朋友圈什么都晒,就是不晒她老公的模样。

我想起唐晓说她老公比她大8岁,她的照片看起来最多刚毕业,这样算起来是老夫少妻。

老公还那么有钱,却不给晒模样,难不成是矮胖秃?

不过矮胖秃的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定了,因为唐晓晒她生日,老公送给她的大钻戒照片,男的托着唐晓的手。

那是一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小尾指边上还有一颗小小的黑痣。

我心里异样突生,黑痣……

这世上会有人这么巧合,连黑痣都长在同个地方吗?

没错,我老公也有一颗这样的黑痣,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但下一秒,我又否定了心里的异样,能住得起300平的大房子,那年薪至少百万,得是公司高管之类的了。

而我们家徐灏啥也不是。

再说了,从唐晓的朋友圈看得出,她老公不仅有钱,还很爱她,隔三差五她就晒老公送她的礼物,都是一些我高攀不起的大牌子高端系列护肤品、奢侈品包包,最让人羡慕的是,她老公总是制造浪漫的惊喜。

不像徐灏,逢年过节像做任务一般发红包买鲜花,一点情趣都没有。

我又安慰自己,人家唐晓一看就是刚结婚还没生孩子,才浓情蜜意。

而我跟徐灏谈恋爱4年,结婚5年,都老夫老妻了,爱情早已化成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这一次我并没有把这两次巧合放在心上,可我没想到很快还有第三次第四次巧合。

周五下午,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徐灏的电话。

“老婆,今晚部门聚餐,我就不回家吃饭了。”

徐灏自从当上了部门主管,工作忙了很多,经常要加班,我已经习惯了。

但今天是他的生日啊,我早就默默准备好了一切惊喜。

我看着刚新鲜出炉的暴富生日蛋糕,还有满厨房的备菜,心里很失落。

我朝正在处理海鲜的我妈说:“妈,今晚徐灏不回来吃饭,咱们不做了。”

我妈转过头:“不是他生日吗?”

我淡淡的嗯了一声,“他可能忘记了。”

没关系,都老夫老妻了,生日仪式感也不重要了。

很快我就收拾好心情,将唐晓订的生日蛋糕打包好,按着约定好的时间和地址去送货。

这是我第一次去Y栋,到底是给有钱人住的,里头的公共区域装潢金碧辉煌。

Y栋安保设施很好,陌生人想上去,需要先过门禁。

我按了3901的门铃。

很快,有个低沉的男声通过门铃通话机传了出来:“谁啊?”

我一愣,这声音怎么像徐灏的声音?

我跟他同床共枕了多少年,打过多少电话,下午也才通过话,这声音是绝对错不了的。

心中的不安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按捺住心神,稳声道:“唐小姐在我这里下单了生日蛋糕,我是来送货的。”

那人立马没了声音。

紧接着换了个甜美的声音,是唐晓:“我开了门禁,你上来吧。”

从1层到39层的电梯,我满脑子都是唐晓老公的声音,真的很诡异。

难道这世上真有一个人跟我老公一样的生日,一样的小尾指长痣,一样的声音?

我实在太好奇了,心里突生一个想法:既然唐晓老公在家,那我只要进了唐晓的家,不就能见到?

到了3901,我又按了门铃,唐晓过来开门。

果然是个年轻小女孩,五官精致,眼睛

ling

ling的很是勾人,最重要的是,她浑身散发出青春气息,这跟我一身妈味截然不同。

不知为何,在她面前,我竟然生出了几许自卑。

我们互相打量着,唐晓突然问:“欣欣妈妈,要不要进来坐?”

这么落落大方,对比之下,一瞬间我觉得我不是人。

我竟然还想着要看人家的老公,是不是徐灏。

我也太不信任徐灏,太不信任我和他之间的感情了!

我到底拉不下脸进去唐晓的家,送完货我就去幼儿园接大宝。

大宝知道今晚徐灏不回来一起过生日,圆圆的小脸耷拉了下来。

我为了让他开心,就说买串他最喜欢吃的烤肠给他。

果然大宝高兴得一蹦三跳。

我带着大宝往小区的后门而去。

这后门离我们住的那一栋楼贼远,要不是出了后门就是美食街,平常我都不会来。

给大宝买了他最喜欢的烤肠,经过糖炒栗子摊子时,味道实在是太香了,我便停了下来。

在等糖炒栗子的时候,我听到在我腿边的大宝脆生生的喊:“爸爸!”

我低头一看,大宝迈着两条小短腿屁颠屁颠朝着小区方向跑过去。

这美食街人多复杂,万一有人贩子就不好了!

我赶紧冲上去,把大宝拦住,“大宝,跑什么呀!”

4岁的大宝睁着童真的大眼睛,指着小区的方向:“我看到爸爸了!”

我扭头去看,哪里有徐灏的身影?

再说了,现在才5点半,徐灏还没下班,怎么可能出现在小区呢!

我揉了揉大宝的脑袋:“大宝认错人了,那不是爸爸,爸爸要很晚才回来。”

大宝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奶声奶气:“我看到爸爸的车车,里面就是爸爸,爸爸还载着个漂亮姐姐!”

我们家的车是比亚迪汉系列白色车,这种车满小区都是,加上天又黑了,小孩子认错在所难免。

“我没有认错,车车有我贴的叮当猫!”大宝着急的用手比划着叮当猫的模样。

我心里一沉,有叮当猫贴纸的车,车里还有个漂亮姐姐……

“妈妈你相信大宝,大宝不会看错的!”大宝仰着头,认真的看着我。

都说小孩子不会撒谎,眼睛干净纯真,看到什么就说什么。

忽然这几天的巧合全部涌进我脑海里,一幕幕像放电影般在我眼前飘过。

如果说一次是巧合,那两次、三次、四次,还会是巧合吗?

我慌了,抓住大宝的手止不住的抖了起来。

我不敢相信徐灏会背叛我,他不可能……他怎么会……

我跟徐灏是同学校同专业的师兄妹,那年我大一,他大三,他来了我们班当助教,我身为班长,跟他打交道多,这一来二去,我们俩就在一起了。

跟其他大学情侣一样,我们过着甜蜜又快乐的校园生活。

就算他毕业,他父母要他回老家考公进体制内工作,他都推辞了,义无反顾的要留在这座城市工作,只为跟我不分离。

徐灏很上进,工作两年,他就从小小的财务助理升到了财务专员,薪资翻了两倍。

而那时我毕业不到两个月就发现怀孕了,他毅然决绝拍板子——结婚生子。

徐灏的父母一直不同意徐灏为了我留在天津,所以我们结婚是裸婚,没房没车。

那时候我怀孕初期孕反严重,胎儿还不稳,医生建议卧床保胎。

我不舍我那一份只有3500薪水的会计助理工作,徐灏却说不用担心,他会负起养家责任,给我和孩子一个安稳的家。

我考虑了很多,决定辞职在家保胎,打算等孩子2岁上幼儿园早托班了,我再出来工作。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大宝2岁的时候,我又怀上了小宝,彻底成为了一名全职宝妈。

好在小宝一出生,徐灏的事业运就来了,他成了财务部门主管,底下管着出纳和会计两个板块。

我看着他依旧那么的积极上进,内心也开始焦虑,生怕自己跟不上他的步伐,也生怕每个月去要生活费,他会渐渐的看轻我。

于是在当全职宝妈的几年里,为了给孩子做甜品特地去学的烘焙手艺派上用场了。

我跟徐灏说了我的副业想法,他还有点生气的说,老婆,你是怕我不养你吗?你是我的老婆,是我的女人,这辈子,我只会养四个女人,你,小宝,还有咱们的妈。

我一直坚信,徐灏是专一的。

可是下午唐晓老公的声音,大宝天真的笃定,在我心里深深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唐晓的老公,真的是徐灏吗?

我决定自己去验证一下。

目录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