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遭变故

作者:临渊羡予 更新:2022-11-04 11:04:32

4、

楚沅沅到底没做得了皇妃。

我因父母亲的十年祭日回家一月,再回来时,楚家和祁家不复存在。

楚家想要成为人上人,不仅贿赂临渊城的高官。

为了把楚沅沅送进宫。

更是买通了宫里不少人,这犯了皇上的大忌,结党营私。

楚家被抄家,祁家被连坐。

我到的时候,祁家已然是一个空宅。

我跌跌撞撞的跑回家,家里值钱的东西已经被下人分干净了。

就连这宅子,也留不下来了。

祁老爷被施以极刑,祁夫人也被打得鲜血淋漓。

祁遇躺在床上不知死活的。

祁夫人握着我的手,将最后的银子塞给我:“泱泱,你是个好孩子,走吧,别管我们了。”

我哪忍心?是祁夫人收留我,给我一口饭吃,还让陈嬷嬷教我刺绣膳食甚至是识字。

我读过书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祁家于我可不止是滴水之恩。

不过三日,祁老爷和祁夫人一个接一个的离世。

好在我攒了不少银子,再加上祁夫人给的,是一笔客观的数目。

埋了祁老爷和祁夫人后,我拿出银子给祁遇治伤。

我赶到祁遇的屋里,忍不住直掉泪。

他被打时,腿没保住,就算治好,也是个瘸子。

宅子要被封了,我找来板车。

将一滩死水一般的祁遇拖上了车,租了个破落的小院子。

祁遇一点求生意念都没有了。

不过三五天,后背和身上很快就起了褥疮,连带着一双断腿也发了臭。

我又气又无奈,只能上前将他的衣衫剥除。

祁遇一把将我推开:“你别管我,让我死!让我死!”

我咬着牙不敢哭出声来,祁夫人对我那么好,我不能让祁家唯一的独苗出了事。

加上我常年劳作,生病的祁遇哪是我的对手。

我找来绳子三两下的就将祁遇给绑在了床上,剥得连条里裤都没有给他剩下。

用温水,小刀,酒,一点一点的将他身上已经腐烂的肉给剔除。

难闻的味道让我几欲作呕。

祁遇痛得骂娘,但被绑着,又没有任何的办法。

只能骂我,什么难听骂什么,还说我觊觎他的身子,说我对他另有所图。

我干脆塞着棉花不听他说话。

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祁遇又需要药,我白日里到码头去抗包袱,得了点钱银就给祁遇换药。

就这么堪堪治了大半个月,祁遇身上的褥疮和烂肉才慢慢好了起来。

余下只剩断腿了,祁遇那么风朗霁月的公子哥,怎允许自己是个瘸子。

5、

善安堂的大夫曾得祁夫人的恩,给了我张方子。

他告诉我可以去山上找的草药,还贴心的告诉我敷的方式和样子。

祁遇还是那么半死不活的样子。

我早上起来就将馍馍和稀饭熬好放在桌边。

然后背着背篓上山给祁遇找草药,大夫说想要彻底不跛是没有办法的。

但好歹能够留下腿和一条命。

我深以为然,采草药的时候就越发的卖力。

眼看着祁遇的腿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只是还是站不稳。

祁遇每每看着我上蹿下跳的做事,眼里逐渐多了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那日我采了一背篓的草药,想着怕是再敷个几日,祁遇的腿就可以不用再敷了。

下山时遇上大雨,连个躲雨的地儿都没有。

我一面护着草药,一面往山下冲,却一脚踩空,就这么直愣愣的滚了下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暗了,浑身被树枝割破了不少,一站起来就感觉到脚腕疼得撕心裂肺的。

想来是崴了脚。

只能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往回赶。

刚到家门口,就见到大门敞开,我忙跌跌撞撞的往里冲。

就看到祁遇瘫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的撑着想要站起来,看到我祁遇怒吼着:“你还来干什么?”

“你不是不要我了么?你不是也要抛弃我了么?你还回来干什么?”

我放下背篓将祁遇拖进屋子里。

年久失修,屋顶漏雨,我叹了口气,想着等天气好了,得补补屋顶才是。

祁遇一面推搡我,混着雨水我还是看清了他脸上的眼泪。

“你走啊,我不要你管,你不是不要我了么?就让我去陪我父亲母亲,不用你管我。”

脚腕钻心的疼,身上混着泥水和血水。

我气不打一处来。

又想起祁夫人对我的好,没法对他置之不理。

我很想踹祁遇一脚,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他是祁夫人的孩子,是祁家唯一的独苗了。

我照旧不发一言的捣药,敷药。

祁遇不再如往常一般配合,一脚将我辛苦弄的药踹翻:“你走啊,我不要你管,你既不要我,那我也不要你了!”

我来了气,一巴掌打在祁遇的脸上。

打完,祁遇懵了,我也懵了。

我打了祁遇,这个认知让我事后回想起来还是经不住后怕。

两个人相对无言,片刻后,我缓缓回神。

默不作声的将被打翻的碗捡起来,重新捣药敷药。

祁遇看着我还在发懵,我不好意思的扯扯衣角,毕竟我打了他一巴掌,总觉得不说点什么好像不对。

但我历来就杵他,这两月和他相处,我都是尽快做事,然后连话都不敢和他说的。

嗫嚅了两声,缓缓的说了一些。

“死很容易,但老爷和夫人让你读那么多书,你就这么让祁家沉落下去,甘心么?”

“夫人年年做那么多的善事,最后连个善了都没得,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不懂。”

“但老爷那样清正廉明的人,纵然做生意使了些手段,但不会贿赂官员。若是贿赂了,祁家又何至于这么些年,连临渊城都挤不进去?”

“你不想为他们平反么?你难道要看着祁家就这么消失在世上么?”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