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山洞救人

作者:不渡 更新:2022-11-03 16:02:59

那一夜,楚云熙被捆在门外,听着门内三个渣滓的污言秽语,和柳氏撕心裂肺的哭喊,几乎把眼泪哭干。

第二日,就被楚家一顶软轿接了回去,为了堵人口舌,直接将那三个渣滓杀了,随后更是千叮咛万嘱咐,不准将这些年的事情告诉那个素未谋面的舅舅。

楚云熙本来以为,终于脱离开那个噩梦一般的地方,谁知道又落入了更深的地狱。

直到死后,她才知道这么多年来的真相!

楚云熙闭了闭眼睛,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将那些愤懑和蚀骨怨恨悉数压下。

还来得及,如今她才十五岁,一切都还来得及。

雪水泡发的馒头冰凉刺骨,楚云熙却咬牙吞下。

“娘,你就呆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我出去一趟,最多过两个时辰就回来。”

“好……好,我等云熙回来!”

柳氏怔怔的点头,缩在角落里,眼睛巴巴的看着楚云熙。

楚云熙叮嘱完,就抄起柴房里唯一一把柴刀,打开门走了出去。

初冬的风凛冽,一个劲的往她单薄的衣裳里面钻,大晌午的足太阳晒着也不管用,冻得人几乎凉透。

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奔着后山而去。

楚云熙拎着柴刀上山,不为别的,只为了找两味药材。

明天陈二虽然回来,却是半死不活的回来。

上辈子,陈二就差点死在了这时候,后来闹了个半死不活,瘫在床上,是陈二家的当了家,她和她娘更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雪路泥泞,楚云熙脚上的单鞋早就已经湿透了,冻得发麻发疼,她却不敢停下来一步。

她趴在地上,顺着枯黄的草叶一寸寸的扒开积雪,用柴刀从地底挖出两株药材来。

然后小心翼翼揣进布兜里,下山的时候正巧碰到只肥硕的灰毛兔子被树枝卡住。

腹部已经被树枝扎了进去,鲜红温热的血液洇出来,化了一小片的雪。

楚云熙目光一泠,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手起刀落,干脆利落的从喉咙切开,没过一会,那兔子就不再挣扎了。

重生回来,她不再是不懂事的单纯少女,这世间一切对她来说都没有怜悯的必要,更何况是一只注定活不下去的兔子。

楚云熙拎着兔子,找了个山洞,不敢走深了,只窝在洞口避风的地方,用柴刀三下五除二的将兔子皮扒了,用雪擦干净血液,裹在脚上保暖。

不然她这双脚走到山下,估计就要冻废了。

刚想要处理一下兔子肉,烤熟带回去给柳氏吃,就听到山洞深处发出了一些闷闷的声响,听着像是人声。

楚云熙大着胆子朝里走,柴刀被她拿在身前,以防不测。

拐过一个弯,黝黑的洞里只有一个人影躺在那里,不远处还有一条花色斑斓的毒蛇,那蛇有儿臂粗细,不过已经被分了尸砍成两半,死的不能再死。

楚云熙没敢直接走过去,而是找了块石头扔过去,地上那人没有一点声响。

她这才凑了过去,洞中昏暗,只隐约看到那人面上带着半边脸的银色面具,露出来的唇色发紫,显然中了蛇毒,正昏迷当中。

于是楚云熙也不犹豫,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毒蛇那边,将蛇胆挤出来,小心翼翼包好放到布兜里。

这东西,是名贵药材,卖出去能换些钱,有钱,她和柳氏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低头的瞬间,正好看到不远处长着一株重楼,因为洞里不透风,比较暖和,叶片还绿着。

楚云熙又回头看了地上那男人一眼,想了好久才自言自语道:“遇到我,算你命不该绝。”

她将重楼拔出,根叶分开碾碎,根塞进男人嘴里,碾碎的叶片便敷到伤口上。

然后毫不客气的将他身上唯一一个荷包拽下来,翻了翻里面竟然有二十两散碎银子,不由得心中一喜。

“两清!”

甩下这两个字,楚云熙头也不回的离开山洞。

地上的男人迷迷蒙蒙睁开眼睛,只模糊看到一个拎着自己荷包离去的背影,随后撑不住又晕了过去。

楚云熙出了山洞,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兔子也来不及处理,只能赶紧下了山。

等她踩着积雪回了庄子上,天已经全黑了。

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柳氏的声音。

“云熙不是……云熙没有……”

这一声声否认维护里还夹杂着被打的痛呼声。

楚云熙咚的一声踹开门,就看到大雪地里,柳氏穿着单薄,陈二家的下了狠手的一下下拧着她。

“叫你狡辩!你个贱人!不是那个小贱人偷了柴刀跑了还能是什么!天杀的陈二,养了你们一大一小两个贱人婊子!”

楚云熙看的目眦欲裂,手一扬,柴刀甩出去正好砸在陈二家的脚面上,疼的她哎呦一声摔倒在地,立刻破口大骂。

“哪个狗娘养的不想活了!竟然敢砸你姑奶奶的脚!”

“你不是要柴刀吗?给你了你没接住怨得谁!”

楚云熙跑过去将柳氏扶起来,入手就是一片冰凉。

寒冬腊月,被陈二家的摁在雪地里打着滚的掐,大小伙子也受不了,更何况柳氏一个女人。

“好你个小贱人!有娘生没爹教的臭婊子!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楚云熙将柳氏护在身后,扯着嗓子就开始叫:“杀人了杀人了!陈二家的要杀人了!快来人啊!”

楚家这庄子就在村子里,旁边不远处就住着不少乡邻,在加上这庄子里也不只有他们这几个人,还有十多个别的伙计。

楚云熙这么嚎下去,一准能把人喊过来,要是平时,陈二家的还不会怕,可是明天陈二就回来了,真要闹大了,她也不好过。

“别嚎了,小贱人!今天算你走运,再有下次,我肯定弄死你!”

陈二家的话音刚落,就看到楚云熙脚上裹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皮毛,手里还拎着一只扒了皮的动物,没有脑袋,不知道是个什么。

“小贱人,你脚上裹的是什么?还有包里的肉哪来的,是不是偷了我的银子买的!”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