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灵兽金蟾

作者:鲨鱼座 更新:2022-11-03 16:02:46

女人用手指着黄皮子刨的那个土坑,“我带着小白来这儿是来挖灵珑根的,它已经找到了位置,我就让它去挖自己在树上打盹,要是这坑下面有灵珑根,那就能证明小白是我养的。”

“我明白了,要是这下面真有灵珑根,我便赔你一只黄大仙。”我说。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我相信有人饲养黄大仙,但是我不相信能有人可以利用黄大仙去搜寻灵珑根这种地宝。

一是灵珑根对野兽和动物来说有剧毒,就算是埋在地下三尺,也不会有野兽靠近。

二来是这种东西十分罕见,生长在地下而且能穿地而行,人的铲子才刚落到土上,那玩意儿就在土下面溜走了,有些走山客一辈子都不见得能见到一次。

见我答应,女人露出了得意的神色,随后掏出了折叠铲迅速的在那坑洞中翻飞铲子挖了起来。

我靠在一旁的树上看着对方的动作,刚才这个女人脸上看到的自信让我有些紧张,难不成这下面当真有灵珑根?

疑惑了十几分钟,女人丢掉了手中的折叠铲,她没有俯身弯腰采摘什么的动作,我就知道她一无所获。

“算了,这黄皮子给你吧,虽然死了比不上活的,但是你拿去也能换个好价钱了。”

我不想跟对方过多纠缠,随后便将黄皮子的尸体丢到了地上。

“不行!你赔我小白!”

女人眼中噙着泪花看着我,我根本就不吃这套,转身就往山顶继续走去。

打了只黄皮子惹出了这个麻烦,难怪老一辈的人常说没事别别去打黄大仙的主意,确实是晦气。

我在前面走,对方始终在后面三四米不远不近的位置跟着我,这让我心里很不痛快。

走南闯北从来都是一个人,相灵憋宝更是如此,除了林三爷之外,我从没跟人在山上结伴而行而行过。

“你还要跟着我多久?”我沉声问,身后传来女人幽怨的声音,“等你赔我小白,我自然就不跟着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成了精的黄大仙哪儿是那么容易捉到的,要说一般的黄皮子,今天就能给她十个八个。

而且我刚才杀的那一只恐怕得有十几年的道行了,堪称是黄皮子之王了。

“那成精的黄皮子没个一二十年怎么可能长得出来?你在为难我。”

“你是憋宝人,肯定有办法在这山里给我抓一个黄大仙。”

我叹了口气,“看来不答应你,你是要一直缠着我了,算了,那等我把正事办完,给你抓一只黄皮子,但是我把丑话说在前面,抓到的黄皮子品质不一定就能比得上这只。

而且事成之后你得马上离开这里,不能继续跟着我,不必然到时候我不会跟你客气。”

“你以为你是刘德华还是黎明啊?没事我跟着你?我巴不得远离你这灾星。”

女人哼了一声,“行,你憋宝我走山,也算是外八门的同门了,看在同门份上我就等你把事情办完。”

我松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发现对方还是跟着我,我不由恼火道,“怎么还跟着?不是刚才已经说好了?”

“你办你的事,我不会影响你,不跟着你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行,别怪我没提醒你,既然你不怕死,到时候你跟过来要是有性命危险,我可不会出手救你。”

我咬牙说完便不再理会这女人了。

“姑奶奶可不是被吓大的,我柳三思走南闯北什么险山没涉足过?”

这女人语气之中满是傲然。

通过她的自言自语,我知道了她来自山西柳家,在走山客这一门中柳家绝对算是名门世家,是柳宗元的后代。

见我无话,柳三思自己说了一会觉得无趣就闭上嘴了,我耳根清净下来之后思绪也清晰了许多,拿着八卦盘找到了徐老汉死的位置。

山风突然在林间穿堂而过,由西向北的风让我心中升起一丝警觉。

就在我往风吹来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耳朵里突然听到一阵古怪的‘咕咕咕’的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蛤蟆之类的蛙类发出的。

徐老汉出事就是去寻找金蟾,不过这里离发现徐老汉尸体的地方还很远。

虽然我这辈子见过不少奇物器灵,但是没见过金蟾,所以我不确定这声音到底是不是金蟾发出的。

徐老汉死的因果之中金蟾是关键,所以我当下循声而去如果是找到的是金蟾,那将这东西带回青龙村用来祭奠徐老汉的尸体,就有可能减少缠绕他身上的怨念能让他死得瞑目。

“这是什么声音?”

柳三思走到了我的身侧轻声问,我扭头看着她,“你是常年在山林里的走山客,你难道听不出来这是某种蛙类发出的声音?”

“我当然知道这是蛙类的声音,但是…但是这又跟一般的青蛙或者蛤蟆发出的声音不一样。”

柳三思咬着唇想了一会,随后认真的看着我,“这会不会是传说中的三足蟾的声音?”

三足蟾,这种生物虽然少见但是并不稀罕,其实说白了就是变异的癞蛤蟆,与正常的蟾蜍声音并不会有什么区别。

但是金蟾的声音与一般的蛤蟆会有些不一样,林三爷曾经见过一次金蟾。

他告诉我,那玩意儿的叫声好像有某种神奇的魔力,多听几次,脑子里就会根据那声音自动脑补出金蟾所在位置的画面,就像是这金蟾在召唤听到的人一样。

想到这儿我听着那声音闭上了眼睛尽量放空大脑,很快,一只金蟾在躲在树叶之中的画面就出现在了我的脑子里。

“果然是金蟾。”

我心头叹了口气,徐老汉所说果然是真的,要是我当初信了他的话告诉那些孩子憋宝是真的,又或者在他要去捉金蟾的时候跟着一起去,那他就不会死了。

我心里升起愧疚之意,徐老汉的死,跟我也有关联,为了斩断这份因果,我必须把金蟾带回去。

“你在想什么?”

柳三思看到我睁开了眼睛,突然开口问我。

“找到了一只金蟾。”我脱口而出,柳三思瞪大了眼珠子,“那东西当真存在?我还以为只是传说…”

我眉头一皱,突然对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持怀疑态度。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