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捉黄大仙,偶遇走山客

作者:鲨鱼座 更新:2022-11-03 16:02:46

“地有四势,气从八方,今因灵脉邪灵作祟需进山除灵,特拜请东方青龙孟章神君,西方白虎号监兵神君,南方朱雀号陵光神君,北方玄武执明神君降威诛邪。”

这一套祝词是进山必不可少的,我念完之后将香烛插入了四个方向的地面。

仔细的看了看,虽然此时山中偶有微风,但四柱香的香烟直冲云天。

我看到这番情景心里就踏实了一半,这代表我的请愿和这香火都到达了神临坛前。

一开始上山还有足迹踏出来的路,不过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就无路可走了,毕竟这座山是村民的禁忌,就算是采集药草,村里的人也不愿意冒险。

午时刚过,我明显感觉到这山中的阴湿之气加重了不少,按常理来说,阴湿之气应该在下午5点之后,也就是酉时开始才会浓重。

“这山里果然不同寻常啊。”

我站在一颗树下仰望着山坡上的延绵不尽的密林,这里的树冠遮天蔽日,就算是酷暑炎日的阳光恐怕都不能完全到达这山中大地。

地气浓厚,必生重宝。

我拿着八卦盘推算了一下,这条龙脉的走向是自西向东,龙头所在的东方一定是最通灵的地方。

随后我将目光投到了东边,眼睛盯着那个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些东西。

我掏出了晃仙索猫着腰一点点往那方向靠近,只不过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我走了二十多分钟。

躲在一处灌木丛后面,我屏住呼吸将目光小心翼翼的透过去观察者眼中所看到的事物。

那是一只浑身雪白的黄皮子,这东西的身体比一般的黄皮子要大上一倍不止,看起来简直跟狐狸一般大小。

最特别的当属那双滴溜溜转个不停的眼睛了,这黄皮子的眼睛里充满了狡黠的意味,要是寻常人看了,指不定以为这是黄皮子的身体里住了什么人的灵魂。

不管天南地北的什么地方,都有黄大仙的传说,那些人都说这是黄皮子成了精。

这个说法正确,但是不够正确,真正的原因这些黄大仙都是山中埋藏的重宝器灵所化,所以才通人性,知人言。

这东西的血液对阴邪有克制作用,要是弄成秘药敷在手上,对我或许有好处。

我蹲在灌木丛后面一动不动,几乎将呼吸都给停了下来,这东西鬼精鬼精的,如果听到或者感知到人的气息立马就会溜走。

这一蹲不知道蹲了多久,我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待着机会。

这只黄皮子出现在这儿好像是因为地下埋了什么东西,它用爪子刨几下土,随后就会停下来警戒四周的动静,有好几次甚至俯在地面,佯装专注挖土的样子。

“还故意卖个破绽,真是谨慎到极致了。”

我心头冷笑,常年跟这些成了精的东西打交道我已经能够分辨出哪些时候是这些东西精神最松懈最容易被捕捉的时候。

又耐心的等了一会,这黄皮子察觉到附近没有危险之后便开始专心刨土想把泥里的东西刨出来。

我故意放出了一丝呼吸,那黄皮子没反应我就知道我出手的机会到了!

我慢慢直起身,捏紧的晃仙索对着那黄皮子脑袋就将做好的索套丢了过去!

脖子上突然套了一个东西把黄皮子吓了一大跳,它从地上当即跳了起来想要逃走,但是这一来就让晃仙索彻底勒紧了它的脖子。

晃仙索套中之后这黄皮子就像是挨了一闷棍,虽然一直在挣扎,但也只能在原地抽搐着四肢。

我走过去捏住那黄皮子的后脖子将其提了起来,这家伙的眼中除了惊恐之外竟然还满是怨恨。

“遇到我算你倒霉。”

我掏出了寻龙刺对着它脖子上一刺当即就给它放了血。

“啊!!”

突然,一声尖叫声吓得我头皮一炸!

难不成这黄大仙修行到了这步?竟然能口吐人言了?!

我心头一惊认真的打量着不停抽搐的这只黄皮子,还没看出个所以然,突然就听到一个人喊道,“你赔我小白!!!”

身影是从我头顶传来的,我抬头往声音方向看去,一个人影就跟灵猴一样迅速的从树上爬了下来。

那人气呼呼的来到了我的面前。

这是一个背着帆布挎包身着朴实扎着马尾的年轻女人,她的身上有一股草药的味道,除此之外身上还能看到一些地气,这是常年在深山老林钻的证明。

这女人,似乎是一名走山客。

女人赤红着眼睛盯着我手里的黄皮子,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想了一会只得装作是猎户将黄皮子递到她手里给她道歉,“不好意思,我还以为这是野生的。”

女人咬着嘴唇低喝,“胡说!别人不知道你这干憋宝的人还不知道?!我的小白像是一般的黄鼠狼吗!”

我心头一惊,这女人一眼就看出了我是干什么的!

“憋宝是什么?”我装傻。

“哼,还装,猎户会用这种匕首吗?你这匕首专门对付灵物,你以为我不知道?”

女人冷哼了一声,随后从我的穿着打扮,还有身上的家伙一一联系起来将我的身份彻底给揭穿了。

我心中顿生警觉,这人对憋宝人这个职业和使用的工具十分了解,寻常的走山客可不会懂这么多。

“你是什么人?”我皱眉盯着对方,随时准备动手。

“你管我是什么人!你弄死了我的小白,你说怎么办吧!”女人气呼呼的冲我嚷嚷。

“你说这黄皮子是你的就是你的?有什么证据?你能把它喊答应吗?”

我耍起了无赖,要是对方让我赔她一只成了精的黄皮子,我还真不知道哪儿去给她找。

而且我现在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当午之急是解决徐老汉这件事。

“你!”女人气的涨红了脸,“你都把它弄死了!我怎么喊答应它!”

“那就是了,你都不能证明这黄皮子是你的,那让我赔就是讹人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我说着就要走,结果对方一把拉住了我。

“好!别以为死无对证!”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