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除煞,出山

作者:鲨鱼座 更新:2022-11-03 16:02:46

我欣喜的喊了一声,三爷呵呵一笑没有转过身,只是缓缓地说,“蒙子啊,三爷我教给你的那些‘祖训’你都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三爷说的有关憋宝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恩,那三爷我就考考你,咱们憋宝相灵除了不盗活人财不取死人物之外,还有什么特别重要必须要遵守的规矩?”

我站定之后笑着回答,“不害活人不辱死人,逢事需避三分险,遇劫便克六分难,三爷今天怎么突然想到要考我了?”

“蒙子,你这一劫可不是只克六分难就能渡过的啊,悠闲的日子你过太久喽!”

三爷从躺椅上站起来,随后背对着我一边摆手一边朝着院门外走去。

“三爷,三爷!!”

我猛然从梦中惊醒,手往额头一摸全是冷汗!

我已经有好些年没有梦到三爷了,今日突然发梦,且是如此的内容让我心中有些不安。

“三爷…你是想告诉我,我有劫难了吗?”我自言自语。

占卜吉凶,我有这个习惯,凡遇到不同寻常的事情甚至是突然异样的情绪我都会为自己占上一卦。

拿出了罗盘,写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随后又取出了十二支签,用的是大六壬的神煞之占。

“岁煞,太岁前后二辰,前为丧门,后为吊客。干支上逢丧吊,主年内有丧事…丧吊逢年命之上,为人披麻带孝也,类神并丧吊,占病必死。

季煞,丧车克日主病死…月煞,生气所冲之辰也,主死丧之事,病讼孕产最忌。

死气加临日干年命之上,必有死亡之惊,死气再并飞魂、天鬼、病符、丧吊诸凶煞者,尤为凶象…”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请的这卦是占卜自己岁、季、月、旬神煞运势,而现在的结果是岁、季、月均是大煞之卦!就算旬这一卦象是天官附体也无济于事。

“不过我的命格又不是什么天煞孤星,怎么突然之间卦象就如此凶恶了?”

我迅速的冷静了下来思考这个原因,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有人要谋害我!

我跟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到底是什么人下了这种黑手?

我脑子里没有头绪,正想着会不会是跟三爷有关系,突然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锣声给打算了思路。

心中正纳闷发生了什么情况,就听到外面有人惊呼,“徐老汉死了!!”

死了?白天还活蹦乱跳的人怎么就死了?

我眉头一皱,该不会真是去找什么金蟾的途中,发生了什么意外吧?

我匆匆穿好衣服跑出了屋外,十几个人举着火把手电组成了一列长龙,其中几个人用木板抬着一个人,虽然盖着白布,但是我一看过去立马就笃定了白布下面盖着的就是徐老汉的尸体!

“等一下。”

我叫住了众人,跑过去之后这些村民都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虽然是外来人,但是在他们眼中是个走南闯北很有阅历的人,所以村子里的人对我都有几分尊敬并没有直接忽略我。

村长刘福低声问我,“林先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村长怎么会这么问?”我好奇对方的这个问题,刘福叹了口气,“徐老汉好像是撞邪死的,王二发现他竟然在一颗矮脖树下跪着吊死。”

我听得心头一惊,随后掀开借着光亮检查了一下尸体上的痕迹,确实是上吊留下的痕迹。

更让我觉得诡异莫名的是,尸体的双眼怒目圆瞪,无法合上,像是在死前看到了什么骇人的东西,又或者心中含着冤怒与不甘。

这副景象多多少少是有些渗人,所以周围的人都是别过了脸不敢去看这具徐老汉的尸体。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手臂一阵钻心的疼痛,我轻轻拉开了袖子低头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的手臂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扭曲的,黑色的脉络散发着不祥之气,我的心立刻立刻就凉了下来。

“想不到竟然是用这种方法让我中招,劫难在这儿!”

如果有一面镜子,我一定能够清楚的看到我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或许到了狰狞的地步,因为刘福看着我的表情有些惊恐。

“林先生?你还好吗?”

“恩,没事。”

我摆了摆手,随后眼睛继续在徐老汉的尸体上打量。

光是扫一眼就能知道徐老汉死不瞑目,再认真去看就能发现这具尸体周身缠绕着一些耐人寻味的气息。

既有徐老汉死前的怨念,也有这片山林之中潜藏的一些邪念。

以我的阅历,马上就断定,徐老汉的死一定是与后山埋藏起来的一件重宝所形成的器灵有关系。

凡事皆有因果,徐老汉的死,起因是在与那些孩子的赌注身上,他在死的时候遭到了邪念的侵蚀,使得那些怨念离体成了邪祟。

我的双眼用力的看着缠过尸体的这些怨气,如果不及时消除,这座村子的人恐怕都会遭殃,更要命的是有人借徐老汉的死来给我下招,如果不妥善解决这件事,我活不过三个月。

“村长,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我看着刘福,对方点了点头,让众人先将尸体抬到徐老汉家去,他则是跟我进了屋。

“林先生有什么想法?”刘福看着我问。

我想了好一会这才开口道,“村长,徐老汉死的蹊跷冤枉,我建议先不要入土。”

人死入土为安,哪儿都是这个道理,而我提议先不入土,这让刘福一脸疑惑,他问,“蹊跷冤枉是指什么?要是不入土的话又会发生什么?”

我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决定把徐老汉死的真相告诉他,不过我也中招的事情没说,反正处理好这件事我就会离开这儿,青龙村呆不了了。

刘福听得叹了口气,“老徐争强好胜一辈子,最后果然在这个性格上吃了大亏,既然林先生是懂行的人,那依你的意思,现在该怎么办?”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是不是为了徐老汉,我都必须要出山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