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五章 阴人归家,生人回避

作者:九万 更新:2022-11-03 10:26:39

眼前的老人好像是根本没听见我的话,依旧在那站着,盯着我。

我背后的冷汗涔涔而落,两条腿软的像是面条。

老爹说我看不见爷爷的啊,走个流程带爷爷回家就行了。

现在什么情况?

我老爹是阴阳先生,老妈做纸扎匠,这阴阳眼的故事也听过。

所谓眼开阴阳,有先天和后天之说。

先天阴阳眼要求极其苛刻,这类人天生八字极弱,阳气少而阴气多,接近亡者的世界自然能看到鬼了。

这就像是那些临死之人往往能看见鬼是一个道理。

其他人则是后天的,比如擦拭牛眼泪,用柳叶遮眼,无非降低眼睛的灵气,让自己也能看见鬼魂。

可是我不同啊,就算是天生的天煞孤星,那只是能证明我命硬,阴阳眼不沾边。

蓦的,我脑海中出现了刚才在小河里见到的那条蛇。

那白蛇身上的鳞片被拔下来,身上像是有黄纸沾着,怎么想怎么像是白箐箐那个女人。

难道……

白箐箐往我嘴里喷的那些。

“呕~”

居然能让我打开阴阳眼。

我低着头忍不住的干呕,只是想想就恶心。

不过我眼前的老人,是我爷爷还是周围的孤魂野鬼。

我不确定,只能走到爷爷的坟前,恭敬的祭拜。

之前烧的纸钱已经全都成了灰烬,烧包的余烬中阴火还有几点的火星。

我站在坟前,想着老爹的那些吩咐。

上坟告诉爷爷我要结婚了,这些年有什么想说的也可以和爷爷倾诉。

然后等天亮打着招魂幡,喊着爷爷的名字带回家。

我站在坟前就当看不见眼前的那个身影,按照老爹的吩咐说道。

“爷爷,我要结婚了,今天带你回家,老爹说只有再我十八岁生日这一天才能结婚,才能和和美美一辈子。"

“不过爷爷,我已经把老爹给我找来的老婆给放走了,他好像不是人。”

“我爹娘最近好像也不太正常,老妈和老爸总是晚上神神叨叨的去我未来老婆的房间,好像再拿钳子拔什么东西。”

“老妈拿黄纸粘在我未来老婆的伤口上。”

“这事儿太邪门了。”

“爷爷,你说我这个婚还能结么?以后我该怎么办啊。”

我在坟头将这些天的疑惑全都说了出来。

那个老鬼身影飘荡到我的身边,嘴巴长着好像再说着什么。

我忍住心中的恐惧,一个劲的劝解自己。

“他是我爷爷,他不会害我的。”

我小声的自我劝解,看着眼前的老鬼想要试探性的说点什么。

忽然,就听见腰间似乎有个和我一样的声音在说话。

我就看见对面的老人张开了那张嘴。

满口的黄牙后面藏着的喉咙深不见底,张嘴的声音好像是恶鬼的呢喃。

我吓得都快哭了,这要是什么都看不见还好,可是我明明能看见啊。

“噗通~”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老人是真的吓麻了。

“哎呦!”

忽然,兜里传来叫声。

我一愣。

这是什么声音?

我一摸屁股下面。

那是一个压扁的香囊。

这是老妈昨天给我的,说是能保护我。

可是现在这香囊居然自己说话了。

用我的声音,继续和对面的老鬼说话。

“爷爷,我在学校学习很好啊,前几天还拿了全班第一名呢。”

“听说大城市的车多,人也多,到时候能去上大学就好了。”

“爷爷,白天跟我回家,我带你去看看新媳妇。”

如果说刚才只是对于鬼的恐惧,现在我心里的害怕已经快要炸开了。

头发都已经竖起来了。

这是我老妈给的香囊,她说能保护我的,她可是我妈。

可是香囊里不知道什么东西说话了。

我上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凉飕飕的觉得从心底里发冷。

如果不是白箐箐那一泡屎甩我嘴里,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可是,如果一切都是白箐箐坑我呢。

这一切都是幻觉。

那个香囊依旧再保护我,白箐箐就是想要让我扔了香囊,然后弄死我呢。

毕竟我死了她就不用嫁给我了。

一时之间,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做才能确定,真相到底是什么。

眼前的老人面色祥和的和香囊说话。

如果我放任不管是什么结果?

带着爷爷回家结婚,可是老爹是什么想法,老妈又是为了什么?

莫名的,我想起来白箐箐的那句话了。

你确定他们是你爹娘么?

你确定他们是人么?

只是想想,就不寒而栗。

可这也可能是白箐箐的骗局啊,想要让我扔了香囊,然后咬死我。

我本能的觉得这件事根本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

我心中慌了神,根本没办法好好思考。

犹豫了一秒钟,我猛然抓起来那个香囊,任由香囊里面的声音继续说话。

我双手将香囊举着放在老人的面前。

闭上眼睛,听天由命。

心跳直奔二百,我觉得全身都发麻,嘴里一股股的腥臭味,恶心的我想要吧这几天吃的大黄米饭都吐出去。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

“啪!”

我就觉得挨了一个大嘴巴,整张脸瞬间就麻了。

我被打了个大嘴巴。

还是被鬼打的!

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老人,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干什么!”

疼痛让我忘记了恐惧。

可是话说出口,这声音就像是嘴里糊了泥一样。

对面的老人好像和刚才不同了。

我双手举着香囊被老人一把抓住握紧了重新塞到我的兜里。

可那香囊安静的再没了任何的动静。

老人鬼魂仔细的看着我,从上到下,在从下到上。

“不错,长成大人样了,有我当年三分的俊朗。”

我当场就愣住了,他说的还我居然能听懂,看着眼前的老人,我讷讷的道。

“你……是我爷爷?”

老人声音依旧冰冷。

“活着的时候是你爷爷,现在嘛,咱们两个没什么关系了,我只是想要最后看看你,然后投胎去。”

居然真的,爷爷的灵魂一直在坟场等着我。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问什么。

从来都知道爷爷死了,却没想到有机会重新说话。

就在我想要问什么的时候,爷爷说话了:“小难,时间宝贵,不要浪费,我只能和你交流几分钟的时间,过一会儿你就又听不懂我说话了。”

我只能闭嘴。

爷爷走过来,在我的后脑勺摸了一把。

“没错,是我陈半闲的孙子。”

“现在我说的话,你一定要听着,记住了。”

我赶紧点头。

“你家里的父母,不是你的父母,只是我生前留下来的一对纸人,没想到居然有了灵性。”

“十七年前我寿元将尽,只能捏一对纸人赋灵,让他们照顾你,现在看来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想要害你了。”

“今天的事儿你就装作不知道,把我按照他们教你的办法带回家,等你结婚那天我会帮你解决的。”

我默默的点头

爷爷说话的声音已经渐渐的变得飘忽了,似乎随时都能变回之前我听不清的状态。

“另外你一定要记住,我给你留下来的那本书应该已经被那两个纸人拿去学习了,不过不要紧,那本书只有一小部分是用笔墨写的,重要的部分我生前都用锅底灰写的,灵物鬼怪是看不见的。”

“你去把那本书找到,将里面的东西背下来,以后如果需要赚钱吃饭,可以保你。”

话说到这里,爷爷的身影已经渐渐的模糊。

我想要问上几句,可是张嘴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对面的爷爷似乎也知道,我渐渐的听不清他说什么了,说话的动作戛然而止。

接着,我看见他指着我口袋的地方。

那里是刚才我放香囊的地方。

我把香囊拿出来。

这香囊又开始发出和我一样的说话声音了。

啰里啰嗦的,像个话唠的孩子。

对面的爷爷鬼魂却看着我,是那么慈祥。

我也藏了个心眼,这一切我都没完全相信,谁都可能是骗我的。

反正爷爷就在眼前,祭拜的也差不多了。

在山上呆一宿这种事就算了把。

我去坟头把猪头肉和烧鸡牛尾汤全都吃干净了,最后满嘴流油没管其他,直接下山回家。

呆到明天?

算了吧。

“阴人归家。”

“生人回避。”

我打着黑色油纸伞,喊着号子,下山回家。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