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陈家坟茔

作者:九万 更新:2022-11-03 10:26:39

爷爷的坟在后山的半山腰上,村子里大部分人都埋在那儿,据说是附近最好的风水宝地,现在算是陈家的坟场,不过我们陈家的坟场总是让人有几分害怕。

从小我就知道,陈家的坟场晚上不能去,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

没想到今天我还是主动去了,而且还是请爷爷鬼魂回家。

心中忐忑,脚步更快了,脑袋里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自从出门之后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我去请爷爷鬼魂回家,是让他老人家参加婚礼的,可是现在明显不对劲。

白箐箐让我放走了啊。

这婚礼还能办成么?

还是爹娘完全有信心今天就把白箐箐给抓回来。

我把疑惑放在心里,低着头赶路。

昨天刮风下雨的天凉了不少,我在路上就被冻的直哆嗦,地面上不光泥泞,这山路上还挺滑的,走路的时候额外费劲。

进了后山,山林间的雾气更盛,身上穿的衣服没多久就已经湿了,呼吸的空气中都有种粘稠的感觉。

白天上山已经不太好认的路现在就更找不着了。

我停下脚步,爹娘让我上山请爷爷鬼魂回家参加婚礼,现在回家是不行了,只能硬着头皮尽量的顺着山路走,希望能走到熟悉的地方。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山上走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我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地方。

这是我们村后山一条清澈的小河。

我爬山也已经累了,蹲在河边双手捧着水想着喝上几口,然后顺着小河往上游走,很快就能看见我们陈家的坟茔。

谁知道刚喝了几口,忽然看见水里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眼神冷冰冰的在月光的反射下额外的渗人。

我还没来得及避开,就忽然看见水中的那玩意猛的窜出来。

“啵~”的一下,那东西扑腾着水花从水里扑腾出来。

一股辛辣的味道混合着河水扑进我嘴里。

一时之间,腥臭辛辣直冲喉咙。

“呕~”

我干呕起来,眼看着那东西落在水里一出溜就不见了。

似乎是条白蛇,蛇身只有巴掌大小,身上的蛇鳞全都不见了,反而贴着一张张黄纸。

我脑海中有画面一闪而过,还没等多想,就觉得喉咙一阵恶心。

止不住的胃里一阵的翻腾。

“呕~!”

趴在河边,肚子里吃的东西全都吐在了河里。

带着胃酸的大黄米粥全都吐在了河里。

嘴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都已经麻了,半个脸蛋子失去知觉。

脑海中回荡着最后的画面。

那似乎是条蛇,把什么东西喷射在我嘴里的。

“呕~”

水里藏毒,毒里藏屎。

该死的白蛇。

心中吐槽,趴在河边吐了老半天的时间,最后实在是没东西可以吐了,这才在河边难受的坐着。

嘴巴和脸已经彻底失去知觉。

“真倒霉!”

除了自认倒霉,还能怎么办?

肚子吐的空空,全身就像是虚脱似的,我只能拿起来带着的水壶漱漱口,然后勉强喝了点凉白开。

这时候山上的雾气也消了不少,影影绰绰的已经能看见半山腰的坟头了。

我们陈家的坟茔都在那里。

在上游一点的位置,我重新洗了吧脸,照着月光看着我红肿的脸庞,就像是电视里演的狒狒的屁股。

忍着疼,我勉强洗干净了,重新又漱漱口,这才重新往山上走。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我这时候又累又饿的,走了老半天的时间也没说走到坟场。

一天吃的饭全都吐了,这时候饿劲儿上来,就觉得肚子一阵阵的抽搐。

想起来老妈临走时候给我准备的饭菜,我找个地方坐下来,打开了食盒。

大黄米饭。

整整一盒的黄米饭,黏糊糊的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可这几天我黄米饭真的已经吃腻了,连续好几天饭吃的说话都感觉黏嘴。

“算了!”

把盒饭重新放回去,闻着贡品里面烧鸡和卤猪头肉的味道别提多馋了。

忍着肚子里的馋虫,我咬着牙往山上爬。

陈家村的后山山路十八弯,九曲九连环,这山路难以走直线,小路都是盘山走出来的,从山下到半山腰的坟茔足足走了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等到了地方身上的衣衫都已经透了。

站在半山腰的坟场外面,天上月朗星稀,雾气到了这儿已经几乎全都消散的干净,我看着眼前的坟场只觉得浑身发毛。

“各位列祖列宗,晚辈陈难只是来找我爷爷陈半闲回家参加晚辈的婚礼的,等结完婚一定给各位带上礼品,请祖宗亲族笑纳。”

我从篮子里拿出来纸钱,每一个坟头都放一张纸钱,再用石头压住,点燃香火,每个坟头都真诚的拜祭一番。

空气中香火的味道越来越浓重,坟场的风也变得有些邪乎,吹的人浑身发凉。

就好像我说话,真的有人能听见。

直到所有的坟头都祭拜完了,我在最角落里找到了爷爷的坟头。

和其他的坟茔不同,爷爷的坟头比其他的地方都要矮上半分,两颗槐树分列在坟头两侧,显得额外的孤独和凄凉。

墓碑上写着“显考陈半闲。”

后面的立碑人居然写的是我的名字。

我将贡品摆在爷爷的坟前,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

“今天有点邪门啊。”

四周看了一眼,也没见到什么奇怪的景象。

“一定是我想多了。”

就感觉今天好像在坟头说话,这些祖宗乡亲都能听见。

猪头肉、烧鸡、牛尾汤。

美味佳肴放在了爷爷的墓碑前面,这应该是他生前喜欢吃的。

我东西摆好了,这才拿出来准备好的纸钱。

捡了个木棍将烧纸的圈画出来,本来上坟烧纸的时候应该念一段阴文。然而爷爷本身就没去地府,这阴文也就没了作用。

只能先将纸钱、纸包放在圈里。

身上冷飕飕的,我转头看着祖先的坟头。

“列祖列宗在上,我胆小,可别吓我,让我好好上个坟吧。”

也不知道是我的祈求有了作用还是真有祖宗灵魂。

身后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真的消失了。

老爹告诉我,结婚之前一定要请爷爷回家,他老人家会保佑我的,按照他的说法,爷爷是个法术高强的人,就算去世了也如同他的名字一样。

陈半闲。

陈半仙。

爷爷这半个仙能保佑我的平安。

我对着周围再次拱手。

“谢谢,谢谢。”

然后恭恭敬敬的给爷爷烧纸。

成捆的纸钱点燃,在坟头燃烧,火焰灼烤的我脸颊生疼。

我记起来老爹说的流程,看着地上的纸钱烧的差不多了,跪在爷爷坟前磕头。

“贤魂在世,庇佑后人,今孙陈难即将大婚,请爷爷陈半闲归家观礼,完成毕生夙愿。”

“孙儿陈难恭请。”

“孙儿陈难恭请。”

连续说了两次,我就觉得口干舌燥,幸亏让那条蛇折腾一下,肚子里的大黄米饭全都吐出来了,如果还在肚子里,估计撑得说话都不利索。

我跪在坟头,老半天的时间也没看见鬼影子,我也就逐渐的放松下来,在地上躺着希望能睡到天亮。

可人躺着,这坟头的贡品味道就更诱人了。

只觉得这贡品放在眼前,那香味吸引人,让人垂涎。

更不要说我已经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干净了

这翻来覆去的躺在地上,怎么也睡不着。

索性。

我也就睁开眼睛,站起来主动的把衣服脱下来,将眼前爷爷的墓碑慢慢的擦干净。

这坟场几百有名有姓的祖先。

我低着头在一个个的坟头擦墓碑,小声的吐槽日常的生活。

“祖宗,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天生天煞孤星,就连找个老婆和都要固定日子,到时候希望各位保佑我啊。”

周围的环境阴森,我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

在坟场过夜这种事,我可是从来没敢想过的。

按照老爹的安排,现在应该睡觉,等到后半夜四点的时候再请一次爷爷,爷爷就会跟着我了,到时候带回家就行了。

全程是看不到爷爷的鬼魂的。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间越来越靠近晚上十一点,坟场的环境就更冷清了。

我肚子也早就饿了,可是想起来大黄米饭,就真的一点想吃的念头都没有了,眼睛总是下意识的瞥着爷爷坟头的贡品。

猪头肉和烧鸡真香啊。

都是那条白蛇害的,我现在脸蛋子还是肿的,说话都含糊不清,吃那点晚上饭全都吐了,这一宿可怎么熬啊。

捂着肚子,揉搓两下。

“为难你了。”

再一抬头,顿时我就觉得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到天灵盖,两条腿都已经吓的麻了。

就在我身前四五米远,我爷爷的坟头边上,蓦的出现了一个身影,身上穿着很老旧的那种长衫,脑袋上戴着瓜皮小帽,正冷冰冰的看着我。

他的脸上苍白的没有一点点的血色,苍老的面庞上还有一块块的老年斑,身上的衣衫似乎有些宽大风一吹,空空荡荡。

我吓得赶紧闭上眼睛。

老爹不是说看不见鬼的么,这是什么东西。

身体不自觉的颤抖,我小声的安慰自己。

“都是幻觉,都是幻觉,老爹说过,什么都看不见的,到坟头自说自话一番,然后喊着号子把爷爷带回家就好了。”

小声的安慰,自己骗自己。

可是越这样想,越觉得根本就骗不了自己,那明明一个人站在坟前。

我在心中挣扎了半天,最后一咬牙,一跺脚。

猛的睁开眼睛。

那身影还在坟头,看着我的眼神居然透着一股。

慈祥?

莫名的我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爷爷?”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