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那是你爹娘么

作者:九万 更新:2022-11-03 10:26:39

我在门口看着未婚妻身上的伤口,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感。

昨天晚上的梦,难道是真的?

这一刻,我不寒而栗。

白箐箐的声音冷漠无情。

“你还想看多久?”

“要不要我脱光了给你看。”

她居然真的将衣服更往下褪去几分。

我赶紧解释。

“我不是故意的。”

“你身上的伤……”

白箐箐看着我,眼睛都是冰冷寒芒,冷漠的说道。

“不用你假惺惺的装什么好人。”

“要是想看,我脱光了给你看,不想看就给我滚出去。”

砰~

大门被白箐箐使劲的关上,门板正蹭在我的鼻尖上。

一碗米饭倒在我小腹,小米粥又黏又淌。

“嘶~”

就觉得这滚烫的小米粥顺着裤裆就要进去。

我转身就直奔水缸,一水舀子凉水浇在身上。

小米粥粘稠,再遇到凉水彻底沾皮上了,火辣辣的疼。

我拿旁边的麻布擦掉身上的米粥。

肚子上的皮汤的通红通红的一会儿功夫就肿了。

我赶紧去老爹屋里找到药箱,从里面找到伤药,涂抹在伤口上。

老爹调配的草药研磨成粉,添加在伤口上效果奇佳,就感觉冰凉凉的一会儿就好了。。

我看着红肿的皮肤,难免想到白箐箐身上仿佛鱼鳞一样的伤口,她应该比我可疼多了。

满身鱼鳞一样的伤口,鲜血淋漓一看就是才刚刚受伤的。

为了让她嫁给我,爹娘到底做了什么。

毕竟是我的父母,不是我能指责的,红肿的地方冰冰凉凉,已经没了疼痛的是感觉。

我把药瓶放在药箱里。

可是脑海中怎么也抹不掉白箐箐的遍体鳞伤,犹豫一下,我把药瓶又拿了回来。

然后去厨房重新盛了碗小米粥,又拿了个咸鸭蛋,这才再次到了白箐箐的房间门口。

“咚咚咚~!”

我敲了三下门。

“我给你送饭的,不管你想怎么样,你总不能饿肚子吧?”

过了好半天,我也没了耐心。

正当我转身要走的时候。

吱呀~

大门打开,白箐箐穿回了那套大红旗袍,眼神狠厉的盯着我老半天。

我把小米粥端在眼前。

“这黄米粥是我娘熬的,还有个咸鸭蛋,你就凑合吃吧。”

白箐箐没说话,我看着她的眼睛,一把将手里的小米粥塞到她的手中。

手指冰凉,没有温度,触碰那一瞬间我觉得全身发麻。

低着头我把从老爹那拿的伤药拿出来。

“这是伤药,你应该能用得上的。”

说着,我将伤药也塞到她的手中。

白箐箐拿着伤药和黄米粥皱着眉看着我,老半天之后才回到屋里将东西放好。

我看着她的背影叮嘱。

“那个……你吃完了把碗筷放在么口就好,我帮你收拾。”

“谢谢!”

砰!

大门再次彻底关死。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捂着刚刚被摧残过的鼻尖悻悻的走了,昨天晚上的梦却是一直挥之不去。

中午的时候,老妈去给别人送纸扎,家里就得我做中午饭了。

打开碗柜,早上装着小米粥的碗筷都已经洗干净放好了。

再回头看白箐箐的大门口,地上的小米粥污渍清理的干干净净,还擦拭了好多遍的样子。

没来由的一笑,她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

一份溜豆腐,一份芹菜肉丝,再弄了份蛋花汤,煮了一盆米饭。

白箐箐身上那么多伤,辛辣的东西是不能做了。

我都做好之后,给白箐箐送去一份。

这一次还没等我到大门口,门就已经推开了。

她面无表情的让开一步,让我把午饭放在桌子上。

我这才看到了她的闺房,本来杂乱的房间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屋子里一股好闻的好像是薄荷的味道。

也不管村里的规矩了,反正我从小也没怎么遵守过。

没逗留太久,我放下饭菜直接就走了。

等到晚上,老爹拎了两只三年以上的大公鸡回来。

那公鸡“喔喔”叫着,一个劲的扑腾。

老爹让我给关在笼子里,这才老实。

一天的时间,老爹老妈和白箐箐一句话都没讲,就连和我说话的次数都少了。

他们两个好像忽然之间忙碌起来。

也许是给我准备婚礼吧。

有一点很奇怪,结婚筹备的东西到现在都没到家里。

我甚至都有点怀疑,白箐箐是我爹买回来的。

晚上,我又做了那个恐怖的梦,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梦里的时候我一直问白箐箐,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嫁给我这种问题少年。

可惜,她只会阴森森的跟我说那一句。

“把我的皮给我。”

见鬼了!

我上哪给你弄一张皮啊,还是一张人皮。

第二天我醒来,已经习惯了晚上做噩梦。

起身直接去外面洗个凉水澡。

刚出了卧室就听见白箐箐的那个房间中传来熟悉的痛苦哀嚎。

“撕啦。”

“撕啦。”

“撕啦。”

屋里传来恐怖的声音,像是活生生的把人的皮从身上撕下来。

我虽然看不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脑海中却是出现了一个画面。

一个人将吧白箐箐身上的皮肤一点点的撕扯下来。

诡异。

恐怖。

老妈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忍忍,再忍忍你就能嫁给陈难了。”

每一次“撕啦”的声音都伴随着白箐箐的痛呼。

我不寒而栗,长这么大老妈虽然很严厉,可那都是因为女同学来家里做作业,平时对我都相当温柔。

听着白箐箐的惨叫,我有些不忍心,悄悄的的去老爹的房间把他珍藏的伤药拿了出来,中午的时候送给了她。

我知道老妈都是为了我好,为了让我十八岁生日这天能找个媳妇结婚。

可这也太残忍了。

我甚至怀疑这姑娘是老爹去城里抓回来的。

一想想就不寒而栗。

可那是自己的老爹和老妈。

我咬咬牙,决定新婚夜问问白箐箐怎么想的,如果她想走,等结婚之后就放她离开吧。

全当自己这辈子就没结婚的福气。

我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炕头上只剩下沉思。

爹娘最近比较忙,没一会儿的时间就走了。

我靠近白箐箐的房间,她的房间门没关,我就在外面看着她坐在那凳子上,拿着镜子偷偷的揉着衣领内的伤口。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天,每天晚上我都做那个噩梦,每天早上都能听见白箐箐每天被老妈折磨的痛苦哀嚎。

有的时候晚上大半夜都要到白箐箐的房间中。

每次老妈都要拖出来一个编织口袋,我也不知道口袋里都是什么。

第三天的时候,我照例给送去了中午饭,白箐箐也不像是一开始那么防备我,反而这几天大门都没关,都是我自己进来的。

就在我要走的时候。

“等等!”

白箐箐叫住了我。

“你帮我把后背的伤口也涂上药。”

我惊得两眼都瞪直了。

在后背涂药,岂不是要把衣服解开。

我毕竟是个雏儿,就算看过再多的片子,也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白箐箐将我给她的药膏放在床头,自己趴在床沿上。

“帮我把衣服解开。”

左手拿着药膏,右手掀开她的衣服。

白皙的皮肤出现在眼前,身上一个个指甲盖大小的伤口,像是被刮了鳞的鲤鱼。

“想看一会儿我给你随便看,赶紧抹药。”

这话说得我双腿都不自然的夹紧,赶紧打开药瓶用纱布沾着药膏抹在白箐箐的身上。

白箐箐的身上伤口层层叠叠,旧的伤口压在新的伤口底下,伤口堆叠着伤口。

皮肤那鳞片的地方已经发黑。

我把药膏涂在她的背上。

白箐箐立刻疼的皱眉。

“轻点。”

“欸。”

我涂抹药膏的手法又轻了很多,如果不是因为我,她可能就不用受到这么多的苦难了。

直到我将药膏都擦在她的背上,白箐箐才终于大声喘了口气。

疼痛让她浑身颤抖。

我实在是不忍心。

“箐箐,等拜了堂,我爹娘心愿满足了,你就走吧。”

白箐箐只剩下痛苦的笑容。

她盯着我看了好久,就像是看傻子一样,有几分的怜悯,又有几分的叹息。

穿好了衣服走到我面前,她抬头轻轻的吻在我的额头上。

“你倒是个好人,只可惜天生就活不过十八岁。”

她趴在我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你确定那是你的爹娘么?”

“又或者说。”

“他们真的是人么?”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