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不欢而散

作者:红色的独角怪 更新:2022-11-03 10:13:26

到底还是让别人送了回去。

江亦欢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将身上的酒气洗掉。

窝在沙发里,实话实说,心情不是特别美好。

今天特意去的酒吧就是想再碰到聂让,结果,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江亦欢不是一个喜欢倒着贴的人,但是,如果真的很喜欢,也不介意或许可以试着倒追一把。

深吸一口气,她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倒了水却没有急着喝,她将水杯高高举起,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幕,她还记忆犹新。

将水放下,终究没喝,她走到窗边打算关窗户,却发现楼下好像有个身影在走动。

江亦欢的心脏跳了跳,隔着还挺远的距离,她却一眼看出是聂让。

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江亦欢赶紧冲下楼,害怕晚一秒,他就走了。

江亦欢冲到楼下的时候,聂让还在,单手插兜,另一边手夹着烟。

看见匆忙而来的江亦欢时,抬眼看她,神情却异常淡漠,跟昨天在车上时一样,冷漠感十足。

这样的冷漠感自然也让江亦欢赶紧收起了自己的喜悦。

她抚平心跳,放慢脚步,一步一步走到聂让面前。

“你是不是找我?”聂让先开的口,很平静。

“你在我楼下,问我是不是找你?”江亦欢失笑看他。

“你都到这了,怎么不上去?”江亦欢试探性的开口。

“你一个女孩子住,不方便”,聂让回答得很礼貌。

江亦欢笑,却垂下了眼眸,内心有些悲哀无奈,睡都睡过了,这会说不方便了。

“我朋友说你问起我了,你去酒吧是找我吗?”聂让又重复了一遍,但脸上的神情始终淡漠。

江亦欢的心沉了沉,轻叹口气,笑了笑,“没有,跟朋友在那玩,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你走了而已。”

“哦,那我走了”,聂让点头,好像来这里真的就只是问这一句,而且,他还真的转身要走。

“你……送完人了?”江亦欢看着他的身影,忍不住又开了口。

聂让停住脚步,转头看了江亦欢一眼,点了点头。

这回直接一个字都不说了。

“那,你要不要上去坐坐?”江亦欢这话一说出来就直接在心里鄙视自己了,怎么这么不争气。

聂让蹙眉,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开口,“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这回轮到江亦欢不知道说什么了。

四目相对,聂让倒是又将脚步退了回去,他站到江亦欢面前,侧头看她,“以后不需要去酒吧找我,我在酒吧的时间并不多,昨天也是大家都在忙,我闲着就送了你一趟。”

“你今天不还送别人了?”江亦欢失笑,却有点难堪。

聂让的谎言有点拙劣了。

“那是VIP老客户了,不能不送”,聂让声音还是很冷清,不知道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还是算一种解释。

“那这么快就回了,没送到床上?还是说,一个小时之后要去?”江亦欢说这话的时候嘲讽的哼笑,她也知道这话可能不适合,但是情绪上头控制不住,刚才聂让的神情,回答,情绪,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感觉不舒服。

聂让没说话,脸色沉了两分,他直接转身就走了。

江亦欢看着聂让的身影,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天,烦躁之情蹭蹭往上冒。

其实江亦欢明白,是自己越界了。

本来就是自己勾起的露水情缘罢了,都有意愿,那就逍遥一晚,过后谁管谁呢。

聂让走了,走了十多米,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又返回来了,然后从兜里给江亦欢递了一盒药。

江亦欢望着被递到面前的避孕药,忍无可忍爆了句粗口,“我去你大爷,你有病吧?”

聂让大晚上的过来,就是为了给她送药,这么怕出事?

“我讨厌孩子”,聂让开了口,将药又往江亦欢面前递了递。

“放心吧,我也讨厌你,你不会觉得就那么一晚上,我就想给你生孩子吧?”

江亦欢将面前的手拍开,无语到极点了,“我昨天就是喝多了,看你帅,你想多了吧你。”

可就是再帅,给她送药这么直白的想划清界线的侮辱,她也接受不了。

江亦欢转身往后走,头都不再回了。

好端端的一场艳遇,怎么现在让她这么难受呢?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