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见色起意

作者:红色的独角怪 更新:2022-11-03 10:13:26

喝得太多,江亦欢头晕目眩的。

她侧着脑袋靠在副驾驶座位上,余光却一直偷瞟着此刻开车的人。

心痒难耐,干脆趁着酒劲将手伸了过去,不轻不重搭靠在对方的肩膀上。

聂让垂眸瞟了一眼肩膀的手,又悠悠顺着手臂,望向了副驾驶座上的江亦欢,微挑眉,似乎在用眼神询问她几个意思?

“帅哥,有女朋友吗?”江亦欢说话时候看进聂让眼里,眉眼弯着笑了笑。

驾驶座上这人,实在是太能入她眼了,完全长在她的审美上。

聂让唇角轻勾,用异常淡然的目光将她打量了一番,然后似笑非笑收回目光,那眼眸,让人看不出来,他对你究竟是感兴趣还是不感兴趣?

“你住哪?”

见男人没有推开她的手,江亦欢又更得寸进尺了些,手微抬起,用手背轻触了他的侧脸。

“半月新城,一会要不要上去坐坐?”江亦欢说话时候,身子凑近了他几分。

“不了”,聂让拒绝得干脆。

“哦”,江亦欢微微挑眉,轻笑着识趣的收回手,一并收回的还有自己的目光,虽然有些可惜,但这种事情讲究两情相悦,继续试探可就不礼貌了。

后面的路程,只剩沉默。

成年人的世界,她的主动和对方的拒绝都已经过于明显。

车子很快驶进了半月新城,江亦欢这才又看了一眼开车的人,“你怎么回去?”

“出去打车”,聂让回答得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让江亦欢觉得自己问这种问题简直有些傻。

“哪一栋?”聂让又开口,公事公办。

“随便找个地停就行,我走几步就能到”,顿了顿,江亦欢又特好奇的问了句,“你们酒吧这送客服务,需要好评吗?”

聂让没回,微蹙眉,又问了一遍,“哪栋?”

“三栋”,江亦欢这回老实了。

终于车子在三栋楼下停了下来,江亦欢却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人。

聂让也解开了安全带,淡淡瞟了江亦欢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推开了车门,临下车前留下了句不咸不淡的晚安。

江亦欢隔着车窗看着那人潇洒的身影,深吸一口气,她微仰着头,又闭眼靠回了座椅上。

江亦欢是个室内设计师,今天她的一个师兄从国外回来,几个朋友给他接风,选在了酒吧。

今晚本来玩得挺开心的,此刻失败感却油然而生。

深深叹着气,车窗突然被敲响。

那张帅脸再一次出现,隔着车窗,嘴角多了根烟,烟雾被风吹进他的眼睛,微眯着更性感。

江亦欢赶紧将车窗摇了下去,然后抬眸朝外面的人笑了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还想请我上去坐坐吗?”聂让说话时候抬手将嘴角的烟给揉灭,然后将烟头拿下,笑了笑,“好像这附近没见着可以丢烟头的垃圾桶。”

江亦欢笑了笑,推开车门下了车,关上车门之后就一直倚靠车门边,免得自己看起来站不稳。

聂让垂眸勾唇,没有笑出声音,只是默默伸出了自己的手臂,“抓着我吧。”

江亦欢抬手,只是轻轻一握,隔着衣服的贴触都忍不住让人浮想联翩。

到家门口的时候,江亦欢又收了自己的手,然后从包里拿了钥匙出来,余光下意识偷瞟了一眼旁边的人,那人百无聊赖似的背贴着墙壁垂眸在看地面。

推开家门,江亦欢的心脏跳动得有些快,她进门之后侧身让道,“进来随便坐吧。”

聂让轻嗯一声,进去了,从江亦欢身后经过的时候,侧头深深看了她一眼。

江亦欢的心脏跳了跳,刚才那一眼,让她有些怦然心动。

聂让边往里走边将整个屋子环顾了一圈,然后目光落在饮水机上,“你喝水吗?”

聂让问这话的时候,让江亦欢有种错觉,她以为自己才是来做客的那一位。

“喝”,关上门,江亦欢还是开了口。

江亦欢刚坐到沙发,水杯就被递到了面前,满满一杯。

她有些不太自然的接过了,喝了一口之后如实开口,“太多了,我喝不完。”

“嗯,我喝”,聂让面不改色的将江亦欢喝剩的水接过,自己咕噜咕噜一口气全喝了。

喝完了才又开口,“我看只有一个杯子,我先喝不适合,所以先给你倒了。”

将杯子放下,聂让又掏了盒烟出来,在手心里转动,不缓不急,好像也没打算说些什么。

江亦欢的目光落在杯沿上,刚才聂让唇贴着的那一处。

“我这一直都只有一个杯子,因为没来过其他人”,江亦欢说这话的时候略带暧昧,笑着看进聂让的眼里,他既然都上来了,应该还是懂些情趣的吧?

“荣幸之至”,聂让点了点头,将烟叼到嘴角,目光却微垂,目光落在了江亦欢的腰间上。

那目光看似冷淡,却又好像带了浓烈的赤裸裸的侵略感。

成年人,一个眼神足以,既然有戏,江亦欢决定将勾引进行到底。

“喝了这么多酒,我去洗个澡清醒一下”,江亦欢开口。

“嗯”,聂让点头,然后指了指阳台的方向,“那里,可以抽烟吗?”

“可以”,江亦欢点了点头,别说抽烟了,只要他开口,共浴都可以啊。

江亦欢进浴室之前还回头看了一眼阳台的方向,只见那个身影半叉着腰立在那里点烟,肩宽腰窄的,这个身材也是相当能让人满足想象了。

江亦欢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时,那人还背靠在阳台墙壁前,烟还燃着,不知道是第几根了。

江亦欢走过去,微微俯下曼妙的身子撑着阳台栏杆,侧头看他,“叫什么?给我一根。”

“聂让”,回了话,却没有将烟分过去,他微耸肩,显得可惜,“已经最后一根了。”

江亦欢笑了笑,伸出了手,“我叫江亦欢,很高兴认识你。”

聂让垂眸,看着她伸出的手,没握,而是将嘴角的烟拿下,递给了她。

江亦欢勾唇笑,接过烟的时候指尖轻触,温热,略微粗糙。

那一瞬间的触觉,好像从指尖直接麻到了心脏。

江亦欢吸了一口,抬眸再去看他,只见他目光略微幽暗的又落在她的腰间,“你这么轻易让一个陌生男人进门,不怕危险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