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喝酒误事

作者:岁芜 更新:2022-11-03 10:13:05

六点半的时候,手机闹铃准时响,像催命似的。

赵翕然翻了个身,躲不掉,才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去床头柜摸索手机。

空调温度低的人打颤。

然而床头柜空空如也。

宿醉后头痛欲裂,赵翕然捂着脑袋,些微睁开一只眼睛。

然而,她愣住。

全然陌生的房间。

她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耳边还伴着聒噪的铃声。

随着她的动作,双人床另一边传来细碎的动静。

“快关掉啊。”

是男人的声音。

赵翕然瞥去,眼睁睁看着一截白玉似的手臂从旁边伸过来,摸索出手机扔在她面前。

赵翕然愣了两秒,摁掉闹铃又低头扫了眼自己身上尚且完整的浴袍,一股脑溜进卫生间,反锁上门。

打开水龙头,喷涌的水声足以淹没人声时,赵翕然才拨通了彭舒砚的号码。

估计也是宿醉还没醒。

一直到第二遍振铃,彭舒砚的声音才迷迷糊糊从听筒传来。

赵翕然迫切的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说话没什么耐心,断断续续说了很多,彭舒砚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大概听明白。

“你别急。”彭舒砚解释说,“你昨晚断片了,我也断片了,我让朋友照顾照顾你。”

赵翕然冷笑,“照顾照顾,就照顾到床上去了?”

彭舒砚愣了下,又说,“你把他睡了?”

“我不知道啊!”赵翕然吼,“况且到底谁把谁睡了?”

“行行行。”彭舒砚愣了下,随即又道,“不过,奶奶的,你他妈有没有被人睡,你这当事人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你别看我这样,我第一次还是给了我前任,我都没体会到乐趣的时候,他就和我掰了。”

“……”

“那这样不就更好办了,你现在仔细分辨一下,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赵翕然揉着突突往外跳的太阳穴,“有啊,痛死了。”

隔着听筒,她听见彭舒砚倒吸了口凉气,随即又问,“哪儿痛?”

“头痛!”

“姐姐,我是想问,你身上有没有哪儿痛?”

赵翕然听懂他的意思,沉默一会又叹气说,“我头太痛了,分辨不出来。”

“……”

“算了,我打电话问问那孙子到底怎么回事,之后再决定怎么帮你揍回去。”

……

……

买事后药的时候,赵翕然又接到了彭舒砚打来的电话。

“别担心了,我帮你问了。”

“我朋友说,和你同床共枕的那小白脸是个gay。”

“人家洁身自好,没法睡你。”

“……”

挂断电话,赵翕然第一件事就是止住了从服务员手上接药的动作。

她要走,店员还没放弃,一直用广普在她身后说,“靓女啊,这事不能拖的,就是要早效果才好。”

“你现在舍不得买,过几天要中招了,就得去流,很伤身体的。”

说得多了,赵翕然觉得烦。

她走到门口又打转脚步,看向险些撞到她后背的店员,一脸正经说,“不是我不买,而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我对象……”

“哦,不,现在是我前任了。”

赵翕然装模作样叹气。

“没想到,他那方面不行,他肾虚,不育!”

最后一个字砸在耳膜时,赵翕然面前的店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随即,赵翕然愣住。

是顾蔚起的狐朋狗友——周逢。

周逢看见她时脚步也顿了一下,继而意识到她刚才的话,脸上的表情微微变了。

赵翕然看见周逢皱起的眉峰,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是一字不落的传进他耳朵里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