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言泽

作者:月月无忧 更新:2022-11-02 16:40:27

“你的表现,特别好。”她学着刚才他身边女人的样子,用手在他身上触摸,眼光流转。

虽然明知道她在耍手段,可陆展安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媚眼如丝的样子,挺得他心的。

“再来一次?”陆展安抓住她的手。

“和你?”

“你说呢?”

李长宁用指甲盖去磨他的掌心。

手上一阵酥痒,陆展安胸口一团火迅速烧得旺盛。

“那天晚上,我表现得有那么不好吗?你要把我赶到别人的那里去?还是你的朋友,哪有这么坏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娇,到最后甚至用腿蹭了蹭他,陆展安喝了一口酒。

“展哥,舍不得就算了,兄弟们知道你是闹着玩的。”

有人上来打圆场。

倒完酒后,手一抬。“继续继续,把歌放上!”

音乐没来得及响,陆展安给叫停了,他深不见底的眼眸抬着往周围看了看,微微一笑。

“话我已经说出去了。”回过头,他用轻佻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扫着李长宁。“覆水难收。”

差一点,就差一点他就说不出这句话了。

李长宁感觉自己呼吸都不畅了,神情立刻就一紧。

她站起身,无措地在屋内昏暗的光色下感受着气压低到几乎令人绝望的氛围,恍然之中,她转过身。

“你要是敢走,我随时会把钱追回来。”

她还没抬脚,陆展安冷得冻人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而且我也随时可以让你们家这手术做不成。”

这几天,陆展安的本事她见识过了,不管是势力还是人脉,他手里攥着的多得是。

想到此时正在手术里的妹妹,李长宁知道。

现在,她惹不起他。

李长宁屏着呼吸转回身,一动不动的眼珠仿佛僵住了一般。

心中的慌乱被她使劲地压了回去,视线在所有男人玩味的面色上一一带过之后,李长宁向着旁边一指。

“我要他。”

被她选中的男人故作惊异的挑了下眉,随后嘴边含着笑接受了旁边兄弟们的调侃。

“三哥好福气啊!”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呦,要和展哥一较高下了……”

一帮人的哄笑中,陆展安一口酒下肚,暗自磨牙。

……李长宁,你胆子还真是够大的。

出了魔夜吧,一路上都有陆展安的人跟着,一直到了酒店。

拿上房卡,两人进了房间。

门关上,李长宁才开始注意面前的人。

虽说模样算不上扎眼,可五官端正,修长的身形在西装的加持下,显得一身贵气。

朝她走过来的时候,他在笑,这笑和刚刚在酒吧里完全不同,很淡然,很普通。

“言泽。”他拉低了脖间的领带,冲她说。“我的名字。”

李长宁被他这个动作吓得心慌,不过他只是将领带扔在了桌子上,就俯身坐下了。

“为什么选我?”他问。

李长宁站在一旁,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不说话,言泽继续问。“我长得像那方面好的?”

果然陆展安认识的人都和他一样粗俗。

李长宁憋到脸红,只能冒出一句。“我随便选的。”

其实也是实话,当时几乎所有人的表情都带着嘲讽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她就选了一个相对和谐的。

“看来我们挺有缘啊。”言泽一边说着,一边悠悠地从沙发上站起,向她面前靠拢。

从他抬脚的那一刻,李长宁就开始往后退,一路逃到了隔间的门口。

闪身一退,刚想关门,言泽一只手就给她挡住了。

“就你这胆儿?还敢招陆展安?”他笑着低头,从门缝中间看她。

“我没招他……”

“你没和他上床?”

“那是,意外。”李长宁低头说。

言泽但笑不语。

李长宁试探地问。“你能帮我甩了他吗?”

听到她话的言泽像是静止了几秒,随后露出虎牙,笑得随性。“我能帮你瞒住你刚刚说的话。”

说真的,陆展安要是知道有女人敢把“甩”这个字用在他身上,不会让她有好果子吃的。

李长宁呆愣间,门被言泽推开了。

“我去洗个澡。”他手撑着旁边。“一起吗?”

“啊?”李长宁的一双杏眼瞬间被她睁得溜圆。

言泽敲敲门板,提醒道。“你忘了咱们来干什么了?”

李长宁脑子里猛地激灵了一下。

“我,我有点事,能先打个电话吗?”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身子渐渐后退缩在了门后面。

言泽像是没看到她的小动作,垂下眼眸笑笑。“随意,反正我们也可以等完事儿再一起洗。”

浴室里响起花洒的声音,李长宁拿起手机给李震东打了一个电话,得知长康已经顺利地完成了手术,她终于如释重负。

总算是挨到了现在。

看着磨砂玻璃后面的身影,李长宁拿上自己的东西,轻手轻脚地从套间走到了外厅。

从窗户向下看,确定楼下陆展安的人已经把车开走了,她又松了一口气。

一步一步向外挪,终于走到了门口,李长宁伸手去开门。

“想跑?”

她差点叫出来。

回过头,言泽衣着完好的站在玄关处,似笑非笑地看她。

浴室里的水声明明还在响着,他怎么……

“我是在往浴缸里放水,一会儿泡澡用。”他看见她脸上的疑惑,解释到。

李长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劝你一句,陆展安这个人,你惹不起。”言泽说。

“我知道。”

她要是惹得起,还会到这来吗?

“北市这个地界,他是爷,你惹不起,我也惹不起。”言泽说着,手上开始解衣服。“所以,他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不然我有的受着。”

边说,他边走上前来。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