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四章 预知未来

作者:临渊不羡鱼 更新:2022-11-02 10:31:47

她有些兴奋地偏头看向宁安远,借着须得燃尽不可中途熄灭的龙凤烛的烛光下,就见宁安远合着眼,狭长的两条阴影,又密又长的睫毛叫薛凝好生羡慕。脸颊棱角略分明,眉毛是两道略上扬的弯月眉,眼睛……薛凝被突然睁开眼的宁安远吓了一跳。

宁安远本就在合着眼酝酿着睡意,好不容易酝酿出一点,就被旁边人直勾勾的目光搅得一点不剩,偏生这个人还一点自觉都没有,瞧了好半天都没有转过头睡觉的打算,愠怒下直接猛地睁开了眼,眸中还带着恼意。

薛凝干笑了两声,讪讪的转过头,余光扫过宁安远里衣高高的衣领,又转了过来,本想凑近瞧瞧,这样的款式正适合她如今啊。谁知她刚探过身,就见宁安远瞬间往后挪,整个人贴在了墙上,一脸警惕地盯着自己。

看他这般紧张的模样,薛凝忙解释,“你别紧张,我就是看你这里衣的领子还蛮别致的,方便的话,明日叫府上的绣娘也帮我做一件吧。”薛凝说的那叫一个坦荡,一点没有吃软饭的觉悟。

“明天我叫人过来。”宁安远嘴上应道,却还是一副戒备的模样。

看着他这个样子,薛凝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如今表面上是男女有别,自己这样多少吓到人家姑娘了,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对方一二。

嘴上忍不住就絮叨起来,“你也别太紧张,你放心我现在就是被定北侯府赶鸭子上架来的,我们就暂时做个表面夫妻就成,日后要是能想办法和离最好,要是不能,等你有心仪之人,就带到府里。到时候我帮你们在外人面前遮掩。要是你和他有了孩子我就当自己的来养。”

薛凝后面几个字还没说完,人就被一脚踹到了地上。

就听床上的人冷声道,“自己去柜子里找褥子铺上,以后你就睡地上!”

薛凝坐在地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刚刚那颇有力量的一脚是她刚成亲的“娘子”踢出来的?揉了揉摔疼的屁股,默默站起身,手刚触到床沿,就见宁安远一脸不耐烦地睁开眼。

“既是假夫妻,男女授受不亲!”

“呵呵,”薛凝干笑一声,转而把自己的被子抱在怀里,“我抱被子。”

好在这屋子里都被铺上了厚实的地毯,薛凝又十分听劝地去高柜那里翻出了一床褥子,一番收拾下躺在那里也还算比较舒服的。

再次躺下,薛凝困意再次席卷而来,调整了一下熟悉的睡姿,恰好她平时爱睡着的方向正对着床那边,迷迷糊糊间她看着那边鼓起的影子,脑海中突然闪过刚刚在床上看到宁安远睡着的模样。那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长眉入鬓,面部轮廓美得无懈可击。这张脸无论是放在男人还是女人身上,都美的无懈可击。

“要是他是个男人就好了,这张脸简直太对我胃口了!”临睡前薛凝在心里想道。

床下的薛凝一夜无梦睡得香甜,可床上的宁安远却睡得十分不安,不知在做什么梦,皱着的眉心就没有舒展过,脸上的表情时而哀伤时而惊恐,想来在梦里应该是十分煎熬了。

快天亮时,一直被梦缠身的宁安远终于解脱出来,他猛地睁开双眼,其实准确说他也不算是被解脱而是被梦里的场景吓醒的!他坐起身,微微拉开些领口,大口喘着气。

如果薛凝现在突然醒来,就会发现宁安远的脖子上有个清晰可见的喉结!和薛凝的假喉结不一样的真喉结。薛凝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女扮男装“娶”的是男扮女装之人!这事情,就是话本子也写不出。

和薛凝因为觉得方便才女扮男装不同的是,宁安远是自幼母亲故意被当做女孩养大的,他的真实性别除了已故的双亲,就只有身边的管家、乳母以及一直被当做他贴身侍女的芙玉知道。这背后的缘由他一概不知,他只知道直到母亲离世前都在叮嘱他要守好这个秘密,叫他发誓除非万不得已,不然要他一辈子不要暴露自己的男儿身。

宁安远缓了好半天,才敢认真回忆起梦里的场景。当今万岁只有两个儿子,元后所出的大皇子早早就被立为太子,二皇子则是定北侯之妹、在元后薨逝后被册封为贵妃的钱氏所出。

而在宁安远的梦里二皇子弑父杀兄篡位,打压朝中重臣,将包括自己在内不少与太子较好的贵族抄家。朝堂被他搞得是乌烟瘴气,各地更是战乱四起,弄得百姓民不聊生,暴乱饥荒几乎家家缟素。

后来叛军打到京城,二皇子都不曾抵抗直接弃城而逃,叫叛军在京城肆无忌惮地烧杀抢掠。正巧他外出求药,撞见这些人,眼见着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银钱被抢走不说,抢钱的叛军还嫌银两太少,杀红了眼,抬手就要拿刀往自己头上砍去。

就差一点梦里的宁安远就成了刀下亡魂,幸亏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英姿飒爽穿着银白铠甲的女将军及时出手把他救了下来。

这梦可以说是相当离经叛道了,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梦到这梦只会当自己脑子混乱转头就忘得一干二净。可宁安远却不敢把这样离奇的梦不当回事。

因为类似这样梦到未来的事情,他不是头一回了。从去年大病一场后,宁安远就时常梦到一些有些奇怪的梦,开始他还不当回事,可梦到三五次后他惊奇地发现,这些看似奇怪甚至不可能发生的梦,居然会在梦到后不久成真!不管多离奇的事情都无一例外,这叫他不得不开始重视起自己的梦来。

前不久,他遇上钱奎那次,就是他做了一个和他母亲之死有关的梦。事关生母,他毫不犹豫第一时间就准备按照梦里的提示追查下去。只是梦里显示这里牵扯的事情实在太大,牵扯的人也太过于特殊,他只能秘密前去打探。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被钱奎围上他没有第一时间亮明身份的原因。

宁安远抬手将额间的汗珠擦干,转头看到在地上睡得四仰八叉的薛凝,梦里被直接吓醒的场面再次浮现,他刚刚在梦里,看到救自己的银甲女将居然是他刚刚娶进门的“夫婿”!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