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二章 失散的“母子”

作者:临渊不羡鱼 更新:2022-11-02 10:31:47

这牛头山,原本只是云州城和朔州城交界处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头,可不知道哪一日突然来了一群人,又是修建房子又是开垦荒地的,风风火火折腾了个把月。某一天路过的商旅马队发现山脚下,路口上山的地方立起来一个牌坊,两边柱上挂着一幅对联,“过千山走人间正道,踏平原欲济弱扶倾”。中间牌匾上龙飞凤舞写了三个字——穆柯寨。

这帮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占山为王了,当时路过的马队被吓了一跳,一路提心吊胆着,就怕突然一下子这山上的人冲下来打劫。好在他们是有惊无险,后面再有路过的人虽然也战战兢兢地,可没有一次不是平安过去的。时间久了,人们才慢慢发现,这牛头山上的土匪有些不一样。

十几年来,他们在寨主薛柯的带领下,一直老实本分在山头安心种地练武,从没有做过打家劫舍欺负百姓之事,甚至偶尔遇上附近的毛贼还主动出手帮忙,在他们的努力下牛头山一带反倒是云州城外最安全的地方,有些过路人宁可绕远也要从牛头山附近借道。

可作为穆柯寨的大小姐,薛凝却励志要把穆柯寨发扬光大,带着山上的弟兄们,劫富济贫,在江湖上闯出一番名号来!

这个想法自她还是个小萝卜头起就有了,可每当她这么和自己老爹,也就是穆柯寨寨主薛柯说起来时,都是被她老爹用那厚重满是老茧的大手摸摸头,然后被带去山下集市逛街结束。

成功被转移视线!

虽然她也喜欢逛集市买东西,但是……这样忽视她的梦想是不是过分了!

从小萝卜头长成大姑娘,薛凝一直在寻找机会完成大业。赶巧那日一个有些奇怪,说话声音尖细的男人上山,和薛柯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薛柯就叫人收拾东西,一边叮嘱薛凝他要外出三五天,最晚十天就回来,叫她老实待在山上。

这不巧了么,薛凝才打听到最近江湖第一神秘组织临渊阁突然一改之前低调的作风,先是宣布原本在江湖上有名的暗杀情报组织窃凤楼并入临渊阁,然后又放出话表示近期要整理江湖各大门派、山头,按照他们的势力排名,排名前十者会得到阁主江湖第一谋士的楚先生的信物,凭此信物可换楚先生为其做一件不违良心不伤天害理之事。此消息一出,江湖各大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薛凝正想着怎么说服自家老爹参与到这件事情里,这他老人家就要下山外出,这下好了,也不用说服他了,薛凝自己带着人下山就是了。她得在这周边好好转转,干几件行侠仗义的大事,说不准就名扬天下了呢!到时候,要是一跃成为江湖前十,那可是好处多多啊!

于是乎,前脚薛柯下山,后脚薛凝就带着自家一众小弟下山巡视。前前后后转了两三天,一点收获都没有,眼见着就快到自家回来的日子了,薛凝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也不在这附近兜圈子了,往南准备去代县,听说那里最近匪盗猖獗,过去那里碰碰运气。

也不知道后来算是薛凝运气好,还是算运气不好,走到一半,正好撞上一个纨绔在驿道拦截良家女子,这个女子就是宁安远……

那纨绔正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家随从将宁安远的马车围了起来,还没等怎么嘚瑟威胁,就一道劲风扫过,下一刻,人就被从马上踹飞了下来,一连摔出去好远。

原本围成一个圈的家丁们迅速散开,领头的人立刻跑过去把那钱奎扶了起来,剩下人挡在他们身前,一连戒备得看着突然出现的一群人。

而马车里原本沉着脸的宁安远听到乱哄哄的动静,撩起帘子就见一个穿着红衣的男人正抱着大刀站在那里,刚刚就是他一脚将人踹飞了出去,而在他身后则是数十个体型健硕,眉宇间透露着杀气的男人。

“哪个道上的?这是定北侯府的公子,贵妃娘娘的亲弟弟,都不想活了吗?”那纨绔带着的护卫厉声威胁道。

薛凝被她爹有意地避开关于朝堂、地位、权利这些事情的灌输,什么王侯将相皇后妃嫔的在她的眼里和普通百姓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话本子上那英雄好汉不就是专门整治这些心术不正的皇亲贵族吗?整治的人爵位越高,那日后英雄的名气就越盛啊。贵妃听起来就够大,这今天过后,她穆柯寨可不就要扬名天下了吗?

噼里啪啦一通揍,那纨绔被打得那叫一个惨,被手下人扶着,一边仓皇逃跑,一边留下狠话,“你等着,有本事报上名,看我不找你算账。”

薛凝还怕今日的事无人知道是她穆柯寨干的呢,扯着嗓子对他们身后喊道,“你记住了,今日教训你的,是我牛头山穆柯寨,你别记错人了啊!”

当时她喊得有多意气风发,后面被人找上门来就有多狼狈。谁能想到那人后来竟然带着定襄郡郡守前来剿匪!当牛头山被数百官兵围住,薛凝这才意识到皇亲贵族的力量。整个人也慌了神,本来想着抗两天自家老爹回来说不定就有办法了。可谁知连着抗了三天,眼见十天期限都到了,自家老爹还是音讯全无。

山下,那纨绔也没了耐心,直嚷嚷着要是薛凝再不束手就擒,就派人放火烧山。这叫薛凝坐不住了,也顾不上山上众人的阻拦,一人一马下了山,无论怎么说祸是她闯出来的,一人做事一人当。只是临走前,她还是拉着发小陈二狗的手,仔仔细细交代他让他一定想办法赶紧找到她爹,想办法救她。

风萧萧兮易水寒,薛凝下山去兮不复还……山下围攻的人见薛凝束手就擒也就收了手,毕竟这牛头山不在定襄地界,此次围剿多少是有些不太名正言顺的,要是和山上的土匪打起来损失了兵马,和朝廷那里也不好交代。

唯一的插曲就是,那郡守在看清薛凝的脸时,不知怎么竟被吓得险些从马背上掉下来。

薛凝被关到定襄郡大牢,本来她都做好要受一顿皮肉之苦的准备了,可整整两天都没有什么人来搭理她,连那个纨绔都不见了踪影。

一直到第三日,一个眉眼间和薛凝有五分相像贵妇人来看她,贵妇人哭哭啼啼着声称,自己是定北侯夫人谢氏,薛凝是她丢失十几年的儿子!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