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孩子是谁的?

作者:美人不美 更新:2022-11-02 10:31:14

楼上新搬来了一名健身教练,我发现老公跟他走得很近。

直到被我发现他们两人衣衫不整的出现在我家里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自己被骗了。

可当我提出离婚,又好不容易熬过离婚冷静期后,老公却失踪了。

直到一个月后,我见到他仅剩的脑袋和四肢被人打包好塞在我家冰箱的冷冻柜里。

而杀他的凶手竟然就是他的“情人”……

1

“陈小姐,据悉您上个月曾报过警,这边系统判定您丈夫是失踪,那在他失踪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上门找过你,或者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手里抱着一杯温开水,试图妄想从杯子上汲取些许温度。

可只要一想到项承那双平日里只会温柔看人的眼睛,却隔着一层塑料膜眼球突出正死死盯着我,身体就控制不住的发抖害怕。

我努力回想最近的怪人怪事,最后哆嗦着点头,“有,凌朗原,他天天来敲我家的门,有一次还在我家门口发了很大一通脾气,说让项承出来,要找他算账。”

林警官示意下身旁的记录员,继续道,“凌朗原?他跟你丈夫的关系是?”

“他们……是恋人。”

项承是我结婚不到一年的丈夫,可是在我们结婚后没多久,我就发现他变了。

从前那般光明磊落的人变得有秘密了。

他常常背着我发微信,等我去看的时候他总会把微信里的一切删光。

后来,楼上搬来了一个健身教练,项承经常去找他,两人相谈甚欢。

一开始我单纯的以为他们只是谈得来,成了朋友。

可直到有一次,我因为临时有事回家,碰到了他们衣衫不整的出现在我家里,我才知道,我被骗了。

“林队,尸体的躯干部分已经找到,就……藏在了床底下,经过勘验,初步判定卧室应该并不是第一凶案现场,现场并没有多少血迹反应,且尸体上有明显勒痕,像是近期导致的生前伤,最后我们还发现了陈小姐放在桌边的水杯子里存有安眠药的成分和一组陌生指纹。”

警员急匆匆的跑出来,将在卧室里发现的情况告知。

我听着他的话,浑身寒毛炸立。

昨天晚上,我竟然跟一具不完整的尸体,仅仅隔着一个床垫睡了一整晚。

一阵强烈的不适感涌上心头。

我慌慌张的捂住嘴,直冲厕所,抱着马桶直接将胃酸都吐了出来。

2

警察的速度比我想象得快,经过勘验,那组指纹证实就是楼上的邻居凌朗原本人的。

且通过昨天晚上电梯间里的监控录像证实,凌朗原于昨天晚上十点回到家中,可不过半个小时后他手拉行李箱从家中出来,径直乘电梯下楼来到我这一层。

昨天晚上我在公司加班到十点多,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

洗完澡躺上床没一会儿,我就睡了。

根本不知道凌朗原当时可能就在我家。

因为我们小区实行是一梯一户的原则,每个住户手中的电梯门卡只能刷开自家楼层。

所以当我在监控里看见他能自由出入我家楼层的时候,我只觉得不寒而栗起来。

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我不知道凌朗原为什么会有我家的电梯门卡,更不知道他随意进出我家多久了。

每层的电梯门卡都是有实名制登记的,他拿着自己的卡却刷开了我家楼层。

此刻我脑子乱的很,根本分不清到底是小区物业的监管出了问题,还是家里出了内鬼。

视频后面,凌朗原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摄像头下是在半夜三点半左右。

从他到我家再到离开,这中间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在我家做了什么,除了他本人,再无其他人知晓了。

在这一系列的证据之下,凌朗原作为第一嫌疑人被警察带去了警察局。

警察上门的时候,他表现的十分镇定。

仿佛对于他们的出现,早有预料一般。

警察将人带下楼,他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诡异的眼神却落在我的身上,看得我一阵心惊肉跳。

3

傍晚,我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爸妈的车子停在警察局的路边等。

我出来以后,他们立刻迎上前来,将我接回了家。

项承死了。

而且还是被那样惨烈的手法害死。

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才会让凶手连死都不肯给他留个全尸。

我公公婆婆上午的时候也来了,虽说我跟项承要离婚了,但这一年多以来,公公婆婆对我还是很好的。

看着两老人家斑白的头发,我却说不出任何宽慰的话。

婆婆在警局时,直接哭晕了过去。

被送去医院后,也还是醒了就哭,哭累了又晕,反反复复。

这人基本上是不太行了。

那个婚房,现在被作为案发的第一现场被控制起来了,我也不敢回去住,只能暂时先住回了爸妈家。

刚开始的晚上,我整宿整宿的睡不着,一闭上眼睛项承被人砍下的那颗脑袋便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几乎是每天晚上我都只能靠着安眠药才能入睡。

一个礼拜后,林警官那边给我打来了电话。

他说凌朗原承认自己因为情伤而杀人分尸后藏匿于我的家里。

并且亲口说明,是项承欺骗他的感情,他因为愤怒争执之下才动手杀人的。

在项承失踪的这些天里,他一直都躲在了凌朗原的家里。

直到那天晚上他回家时看到项承想要和我联系,当下他气不打一处来,不慎利用手边的烟灰缸,将人砸死。

而后再将项承的尸体装进行李箱,托运到楼下我家里。

法医那边也确实鉴定过了,项承头颅后方确实有一个被物品砸过的伤痕,并且颅内有大量血块凝结。

甚至连那个砸人的烟灰缸还有装尸体的行李箱全都被找到了。

经过鉴定上面的确是有属于项承的皮屑痕迹和血迹。

且还在凌朗原的家中找到了特殊绳索,上面同样也检测到了属于死者的血迹,据凌朗原所述,这些痕迹是他们在做某些事情时,留下的痕迹。

林警官虽然没有明说,但我心中已然有数了。

关于这个结果,像是在意料之内,可是又显得十分离谱。

凌朗原既然杀人,为什么还要把尸体送下楼,还那般堂而皇之的行走在电梯里。

我实在想不明白这其中缘由,也不愿再去回想。

觉得过段时间,这件事便会在我的心里淡忘了。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4

一个礼拜后,项承下葬了。

那天下了小雨,我穿着一袭黑裙站在墓地里,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里男人年轻清隽的面容,可我的心却好像起不了任何波澜。

项承虽然已经死了。

可是他毁了我的人生,这件事不假。

因为他的欺骗,让我也成了这件事情里受害者。

只要一想到这一年多下来,我和他同床共枕过,我便会觉得十分恶心。

脑海里一遍遍闪过曾经与他的点点滴滴,浓重的香烛味飘进我的鼻腔,带动胃里,汹涌翻腾。

我来不及多想,立刻捂住嘴小跑着从墓地里跑开。

等我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面色白的像一只刚从墓地里爬出来的孤魂野鬼。

妈妈和婆婆纷纷围上前来对我嘘寒问暖。

可是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心口和胃里火烧般的感觉依然持续不下。

我伸手在胸口处抓了抓,却一点儿用也没有。

我抬起头,公公抱着项承的照片已经走下来,正朝着我们这个方向走来。

当我看到照片的那一瞬,忽然又想到项承死后的画面,一下没忍住我捂着嘴又冲进了厕所。

“这,好好的怎么回事,不会是吃坏东西了吧。”

“这,这也不会啊,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什么也没吃。自从小承的事后,她胃口就变得特别差,人都瘦了一大圈。”

门外,我妈和我婆婆交谈的声音依稀传进我的耳朵里,但此刻的我吐得胆汁都出来了,根本没力气去思考。

一直到我推开隔间后出来,婆婆迫切的拉住我的胳膊问。

“小婉啊,你这样子多久了?这个月的例假来了没有啊?”

5

婆婆迫切的模样落在我的脸上,我怔愣了半晌,愣愣地摇摇头:“好像还没。”

婆婆一脸激动,立刻回头和我妈对视一眼。

前者异常欣喜,后者却是满面愁容。

“小婉啊,一会儿陪我去个医院挂个号,查个妇科。”婆婆欣喜的拉住我的手腕,力道甚大。

我完全忘记了反应,一个念头袭上心头,浑身犹如置若冰窖的冷。

拒绝的话明明已经到嘴边了,可我就是说不出口。

最终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到医院,交钱挂号,医生了解过简单情况后便开了单子,让去抽血化验。

拿到化验单的那一刻。

我浑身的血液全都倒流了。

HCG值与孕酮数值全都达到了确认怀孕的结果。

怀孕了?

我怎么可能会怀孕。

自从发现项承和凌朗原的事情以后,跟项承起码有两个月没有同房过,再加上项承失踪的那一个月。

前前后后加起来起码有三个月左右了,可这单子上却明确写明了,怀孕四周半。

那这个孩子是谁的?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