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奇怪的男人

作者:莫千瑶 更新:2022-11-01 15:46:22

“奶奶~”叶景琛有些无奈,更有些无语。

这事情和萧乔乔什么关系,明明是她一门心思往上凑的好吧!

“好,奶奶,您等着,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但我绝对不会娶萧乔乔!”

丢下话,叶景琛直接去了楼上。

他太明白奶奶的性格了,他若是继续留下来,肯定还会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

吱——

儿童卧室的门被推开。

“爹地~”奶声奶气的声音落进叶景琛耳中,刚刚还皱着眉头的叶景琛立马舒展开,露出一抹宠溺笑容,揉了揉小家伙毛绒绒的小脑袋。

“铭儿还没睡呀?都这么晚了该睡觉咯!”说着,他帮小家伙盖了下被子。

“爸爸会娶萧阿姨吗?铭儿不喜欢她,爹地还会娶她吗?”小家伙说这话时,脸上满满的认真,没有往日的嬉皮笑脸。

这让叶景琛莫名感觉到有些心疼。这明明是大人的事情,却还是把他一个小孩子给扯进来了。

“乖~铭儿不喜欢的爹地也不喜欢,记住爹地永远了铭儿一条战线!”叶景琛说完,伸出大手。

小家伙心领神会的来了一个他们父子间的击掌协约,这让他脸上重新露出笑容。

“铭儿,如果爹地能够给你找一个你一定会喜欢的妈咪,你能不能接受?”叶景琛脸色略有些严肃地说着,为了防止小家伙胡思乱想,又添加了一句“放心,不会是萧乔乔,也不是她那种类型的!”。

小家伙听到后,给了叶景琛一个wink。“爹地,我相信你的眼光!”。

看着人小鬼大的小家伙,叶景琛伸手勾了下他的小鼻尖。

“好!那现在可以睡觉了吧?”

“嗯嗯,爹地晚安!”小家伙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睡下。

“晚安!”叶景琛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离开房间。

低调奢侈的主卧房间。

叶景琛坐在床尾的软榻上,再次打开手机,看着南楚溪的信息,眼神逐渐变得深沉,幽暗中夹杂着一丝光亮。

…………

第二天早上的粮米粥店。

叶景琛刚进门便看到了在人群中忙碌的南楚溪,乌黑长发被工工整整的盘成一个丸子头,两边留出两缕头发,增添了一些俏皮感。

“服务员!”一道呼喊,南楚溪转身看向了门口位置。可下一秒中她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该死的,又碰上了!

南楚溪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一句,脸上露出笑容上前迎接着。

只要不是来砸她场子的,多少笑脸她都给!

“先生您几位?”

“一位,来份招牌蒸饺外加一份清香虾仁蔬菜粥,一枚加盐虎皮鸡蛋,一份桂花糕!”叶景琛看着菜谱随意的点着。

见到眼前男人真的不是来找事的,南楚溪心里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敢过多停留。“好的先生,您稍等一下!”

说着,南楚溪立马去了厨房。等到送粥品时,南楚溪以防万一,去照顾其他顾客了,旁边的工作人员送了过去。

后来的半个小时,情况和往常一样,南楚溪继续忙碌着。

偶尔时不时瞧一眼角落里面的男人走了没,却每次都能和男人视线上产生交流。

这不免让南楚溪心里有些发毛,吓得不敢再随意观看。

一直又过了半个小时,南楚溪将身上的围裙摘掉,准备离开时又撇了一眼角落,才发现那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呼……”南楚溪吐了一口气,希望刚刚真的只是巧遇。“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忙!”

话语落下,南楚溪蹬着共享单车去了下一个路口。

刚到咖啡厅门口,她就被门口的暗黑锃亮的迈巴赫给吸引住视线。“嚯,一大清早店里就来贵客了,看来今天又能大赚一笔了!”

南楚溪嘀咕着,嘴角已经咧到了耳朵位置。完全不知道正有一场折磨人心的修罗场在等待着她。

“小溪姐你终于来了,有位先生找您!”一进门,巧儿立马冲了上来。南楚溪顺着视线看去,脸色变得难看。

她不想大赚一笔了,她想要逃离。

叶景琛慵懒的半靠在沙发位置,眼睛睥睨的撇了一眼南楚溪,不给她任何逃跑机会。

“南楚溪小姐,等你很久了,要杯热美式,越烫越好!”

“好的先生,您稍等!”南楚溪心脏都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她之前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却没想到男人竟暗地里调查了她。

从后厨再次出来,南楚溪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先生,您的热美式!”

“我什么时候要热美式了?我要的是冰美式!”叶景琛话一说出来,一旁的巧儿按捺不住了。

“先生您刚刚明明……”

“巧儿!”南楚溪制止住巧儿。脸上从容不迫的露出一抹笑容。“不好意思先生,可能是我记错了,看来这杯冰美式应该才是您的!”

对于眼前男人,南楚溪一直防备着,猜测他肯定并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果不其然。

看着还算是聪明的南楚溪,叶景琛没过多针对,毕竟重头戏在后面。

“好,两杯我都要了,在帮我准备二百杯冰美式送去国际大厦二十二层!”叶景琛说完从位子上站起身,潇洒离开。

呆在一旁想要看南楚溪出丑的其他员工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

巧儿见南楚溪又卖出一个大单子,忍不住替她高兴。可南楚溪却高兴不起来。

叶景琛的行为举止古怪,她不确定自己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事情。

*

浑浑噩噩的一整天过去,南楚溪有些筋疲力尽。

酒吧换衣间里面,南楚溪再次穿上让人不舒服的超短裙制服。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十几瓶名贵酒水,叹息一声。

她来到这酒吧接近一个月时间了,酒水没卖出几瓶,常客大佬却得罪了不下十个。

经理给她下了最后通牒,再没有销售业绩,连底薪都拿不到。

“加油了。”南楚溪有气无力地说着,从换衣间离开。

今天她可是约见了一个大人物,只要伺候好了,能一次性卖出十几瓶呢!不过这也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