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重返金州

作者:北辰本尊 更新:2022-10-31 10:32:54

金州车站。

一名穿着灰旧布衫,目光如炬的年轻男子,踏着苍劲步伐,走出车站。

他名叫楚原。

“五年时间,金州变化真大啊……”楚原望着高楼林立的金州。

五年前,他楚家是金州赫赫有名的商界巨头,却因遭人下套,在短短几天之内,变得一无所有。

楚原原本每日过着奢华生活,不知上进,被人背地里称做废物富二代。

当楚家崩塌,他这个废物富二代才如梦初醒。

他想要改变,却发现自己只是废物一个,有心而无力,什么都改变不了。

在受尽屈辱之后,楚原无力改变,绝望之际,于五年前,含恨离开金州,去到卧龙山断头崖,想了却这没用的一生,恰巧被如今的师父所救。

师父说楚原拥有至尊脊,是修行奇才。

在师父开导之下,楚原重新燃起生的希望,彻底振作起来,并呆在山中道观修行,足足五年,从未离开过道观半步。

这五年,楚原可谓是涅槃重生!

直到几日前,师父说时机已成熟,让楚原下山。

“这一次我楚原回来,金州也该变天了,五年前失去的一切,我楚原,都将一一夺回!那些害我楚家覆灭者,有一个算一个,都将为之颤抖!”楚原眼眸中,闪烁起可怕利芒。

即便如今的楚原稳重许多,但想到五年前发生的一切,楚原依旧止不住情绪失控。

车站门口,停着一辆帕拉梅拉,车前靠着一位相貌娇美、皮肤白嫩的年轻女子,她身穿时髦短裙,别说是这区区金州,即便放在一线城市,她也是一等一的美女。

香车美女,自然吸引诸多过往目光。

女子看到楚原出来,当即走上去。

“你就是楚原吧。”女子打量着楚原的穿着。

“正是,不知您是?”楚原看向这位美女。

“我叫陈静婉,我爷爷让我来接你。”陈静婉怂了怂香肩。

“陈静婉?”楚原听到这个名字后,心中惊了一下。

下山之前,楚原的师父确实说过,到金州后会有人接自己,但楚原万万没想到,来的竟是陈静婉!

楚原曾经也在金州混了多年,当然知道陈静婉这个名字。

她是金州有名的大美女,其爷爷陈老,更是一位泰斗人物。

陈老早已隐退,在金州养老,平时根本不与金州政商界接触。

楚家风光时,在金州也是有极大影响力的,那时楚原的父亲,也曾想拜访陈老,却一直被拒之门外,连见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而如今,陈老竟然派自己孙女,来车站接自己?

楚原心中不禁暗道,自己师父竟有这么厉害的关系?自己一直以为,他只是一届隐于深山的修行之士,跟外面世界没什么接触。

“你现在要去哪儿?”陈静婉带着几分傲娇。

楚原目光一凝:“金州大酒店!”

楚原回来前,已得到消息,害楚家崩塌的始作俑者‘周坤’,今天将在金州大酒店举行婚礼!

“那就上车吧,真是想不通,爷爷干嘛叫我来接你这么个山里人。”陈静婉嘀咕着转身,往车里走去。

楚原一怔,看样子这陈静婉来接自己,并非自愿呀……

……

金城大酒店门口。

一排排豪车,停满酒店停车场。

今天是周坤大婚之日,周坤自从吞并楚家之后,在金州商界,那也是混的风生水起,趋炎附势者,自然多不胜数。

酒店二楼,高朋满座。

“周坤这五年,崛起速度真是恐怖啊,在金州商界,可谓是年轻一辈的翘楚!”

“要不是吞并楚家,他周坤怎么可能,如此快速崛起?说起来,楚家还真是可怜啊,被自己最信任的人给坑了,连他楚家儿媳妇,都被人给抢走。”

宴会席中,有几位私交甚好的老板,正窃窃私语。

“嘘!你们别乱说话,这些话若是被周坤听见,那就是自找麻烦!”一位秃顶老板,连连打手势。

周坤如今在金州正混的风生水起,谁愿意轻易得罪?

前方礼台上。

新郎周坤带着眼镜身穿礼服,看起来文质彬彬,新娘韩梦兰,也颇有姿色。

“请问新娘韩梦兰小姐,你愿意嫁新郎周坤为妻吗?”婚庆主持带着富有感染力的语气。

现场安静下来,一双双目光注视着台上,见证这一时刻。

“一对狗男女的结合,还真般配啊!”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从大堂外传出。

“谁这么大胆,敢在这种关键时刻大吼大叫?不想在金州混了吧?”

会场众人皆带着惊讶、疑惑回头看去。

映入众人眼帘者,是一名身穿旧会补杉的年轻男子,正缓步走进会场。

“那……那不是楚家公子,楚原吗?他怎么出现了?”

当大家认出此人时,整个会场响起阵阵哗然惊呼。

“这个废物东西怎么冒出来了?”新郎周坤面色一沉。

“亲爱的,无需担心,谁不知道他楚原,是个没用的废物,就算他来了,也是自取其辱。”新娘韩梦兰不屑一笑。

楚原大步流星的走到礼台下,抬头看去。

当楚原再度见到台上周坤和韩梦兰时,压抑了足足五年的怒火,瞬间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一双眸子都隐隐变红!

台上新郎周坤,本是楚原父亲的义子,是他楚原的义兄,深得楚原父亲信任和培养。

五年前,就是他周坤,凭着楚原父亲的信任,设下圈套,吞掉楚家!

而新娘韩梦兰,原本更是他楚原的女友!

在楚原落难后,便跟了周坤。

见到害楚家崩塌的始作俑者,楚原此刻怎能不恨,怎能不怒?

“韩梦兰,真没想到,你会跟周坤结婚,我可清楚记得,你当初说这一辈子非我不嫁。”楚原冷笑。

韩梦兰不屑嗤笑:“楚原,你真以为,我当初死心塌地跟你在一起,是因为爱你?你胸无大志,跟周坤比起来,你连他一根手指头都不如!就连你那方面的能力,都不如周坤十分之一!”

这般话当着这如此多人说出,无疑是对楚原的极大羞辱。

礼台上的周坤清了清嗓,高声道:“楚原,五年前你楚家崩塌之时,你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让我将一切还给楚家,你这一次来,不会还想再来求我吧?”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