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 演戏高手美术老师

作者:者鹤 更新:2022-10-27 10:29:07

校庆圆满结束,何斯年打车回了别墅。

一进门,就听见了极大声的吵嚷,几乎要震破耳膜。

“你糊涂啊!你是教授,怎么能和学生纠缠不清!你要不要脸?”朱妈妈气得眼都红了,恨不得扇朱俊毅一巴掌。

“妈,我会解决的。”朱俊毅低垂着眼,眼里酝酿着风暴。

他和子尧的事怎么会暴露了?还被人拍了照片发到了网上!

学校马上就要上报竞赛推荐名额,现在出了这种事,子尧的品学兼优怎么办!

朱妈妈气得肝疼,怒道:“你解决什么解决?先把何斯年稳住!他要是出去乱说,你爸公司和燕家谈的注资就完了!你知道这次注资对我们家多重要吗!”

“赶在这个节骨眼出岔子,你大糊涂!”

朱爸爸在一旁听见这话,气腾地一下就烧炸了。他冲过去狠狠地扇了朱俊毅一巴掌!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绝不能影响公司这次和燕家的交涉!”

朱俊毅捂着脸,眼神泛起狠意:“爸、妈,何斯年不会有机会出去乱说的,我只要给他安上有病的名头,就能让他闭嘴……”

朱爸爸眉头一皱。

站在外面的何斯年冷嗤,在手机上敲下一行字。

“那条博文,追加热度,不要从热搜上掉下来!”

他放下手机,调整了下面部表情,眼睛泛红,一脸不可置信和痛苦,冲进屋就大声道:“你怎么对得起我!?林子尧还是你的学生,叫你我一声老师,你就是这么为人师表的吗?”

眼看着朱俊毅要黑脸,他上去就给了他鼻梁重重一拳!

鲜血从朱俊毅鼻孔流出来,何斯年却红了眼睛,悲痛欲绝地颤抖:“你就是个畜牲!子尧是学生,马上要竞赛了啊!你和他一起,你是疯了吗?”

他声泪泣下,眼泪吧嗒吧嗒地掉,满脸脆弱,身姿也摇摇欲坠。

同时,他还狠狠地捶打着他,拳拳到肉,特意留着没剪的指甲在朱俊毅身上留下血腥抓痕。

朱俊毅心头火起,疼得到处躲避,但又不好推开他。

他心里全是林子尧,学校马上就要竞赛了,这事绝对要立刻平息!

朱妈妈看着何斯年的架势,忍不住皱眉:“别打了!现在要紧的是怎么解决这件事,俊毅的名誉和企业的合作都很重要!你在这里撕打,算什么德行?”

何斯年心中冷笑,这时候讲德行了。

他脸上的表情更加脆弱不堪,但手下没有一丝留力!

“我不相信俊毅会不顾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你说话啊,你告诉我!”

朱俊毅在他密不透风的捶打下,已经鼻青脸肿,早就没了帅气风范,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朱爸爸也看不下去,要来拉他。

何斯年瞅准时机又狠狠一击,哭道:“只要你说你从此以后不再和林子尧联系,我就……”

朱爸爸的脚步一顿,这是要原谅的节奏?

能息事宁人的话,他还是不想闹得太难看。

可朱俊毅这会儿已经意识不清,全身都疼,哪还听得进去何斯年说什么,于是,何斯年打了个过瘾,捂着脸悲痛欲绝:“既然你不愿意,那我走!”

他毫不留恋,捂着脸跑了。

朱俊毅晃了晃身体,不太清醒地翻了个白眼,当场晕厥。

朱爸爸和朱妈妈都慌了神,赶紧去扶,谁也没多管跑出去的何斯年。

敞篷跑车吹着风,何斯年拨了拨头发,停在花园的路边。

他用湿巾仔细地擦了擦脸,刚刚演戏演地太猛,现在一眨眼还是酸涩的。

【主人,你太牛了!朱俊毅竟然没有反抗!】

【呵,他一心想着他的小甜心呢。竞赛可是对林子尧,至关重要。】

【对对!原剧情中,林子尧就是靠这个竞赛一雪前耻,风头更盛。】

何斯年眨了眨眼,缓解眼部酸涩,脸上没有表情。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个时间……

“何老师?”一道低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何斯年惊讶抬头:“燕少?这么巧吗?”

他的眼圈还红红的,眼中恍如铺了一层星光碎屑,潋滟动人。

显然是哭过了。

他印象里的何斯年,从未如此失态过。

燕鹤心一沉,说不清的躁意在心底浮动。他注视着何斯年,他的眼睛是最潋滟的桃花眼,瞳仁清亮,眼睫纤长,缓慢眨动的时候,似有电波。

而此刻的脆弱和低落,也像是一道细小的藤蔓,悄无声息的裹挟着,在他心底浅浅留下痕迹。

燕鹤抿唇,沉吟着开口:“何老师是有什么事吗?”

何斯年眼神下意识地躲闪下,声调还残存着悲伤。

“我……”

“不是什么值得分享的事,就不说出来了。”

燕鹤眼神略深,执意问道:“如果是烦心事,倾诉也许能轻松一些。”

何斯年一怔,仰头看着他。似乎是一人在车内,一人在车外,这样子说话有些不方便,何斯年顿了顿,推门想下车。

却在踩地面时,不留神踩了空。

他眼眸瞪大,几乎要闭上眼睛等待摔倒,可没想到,燕鹤手臂一揽,就接住了他。

一点清甜的香气随怀抱而来,燕鹤鼻尖微痒,还未细细感受,何斯年就站直了身体。

“抱歉,我不是故意……”

“你受伤了?”燕鹤一垂眸,就蹙起眉。

何斯年手腕一顿,朝后放了放:“啊,没事的。”

就是打朱俊毅手疼,原身皮肤嫩,估计红了。

燕鹤看着他的动作,眸子沉了沉。他不容置疑道:“受伤了要上药,你在这里等我。”

不过一会儿,他就带着药品出现。

两人坐在公园长椅,何斯年不好意思又感激:“今天真的太谢谢燕少了,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仿佛三观都被重新刷新了。”

说着,他垂下的眼都是落寞:“感情的易变,我今天算是领教了个透彻。”

他晃了晃头,抱歉地看着燕鹤:“传播了负能量给你,对不起,可是今天,还是谢谢你。”

何斯年轻轻笑了下,脸庞苍白浅浅笑意,让他整个人都有种易碎的美感。

燕鹤看着他的笑,心里轻轻一动。

原先怎么没发现,何老师笑时,眼角的泪痣仿佛有光。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