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003章 编谎话骗我?

作者:久午 更新:2022-10-27 10:28:22

说完,他把朱砂撒完,嘴里念念有词。

廖芳玲也没理会魏南的说辞,板着脸想关门不让魏南看屋子里面。不过她才刚走出一步,厨房的门“砰”地一声打开!  一个灰白的影子冲出来,将吴北掐在地上,他直接跟杀猪一样惨叫起来。

“你是谁?”廖芳玲惊恐地喊了一声。

这个灰白影子的头忽然转过一百八十度,猩红的眼珠瞪了廖芳玲一眼。

廖芳玲哪见过这种东西?她瞪大眼睛瞳孔微缩,尖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旁边的唐雨墨也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动,一脸要哭的样子。

“都叫你别用朱砂了。”魏南几步进来,从包里摸出黄纸香烛分别点着,嘴里念起大北斗神咒。

烟雾散开,灰白影子盯着魏南有些疑惑。

“红尘不收黄泉鬼,散尽执念莫停留!”魏南丝毫不惧,“吃了这些香火,你赶紧走。”

见灰白影子犹豫,魏南又摸出一张红底黑字符来。灰白影子面露惊惧,这才大口吸了两下香火气,一溜烟从窗口跑了。

魏南收起红符松了口气,幸好这只躲在厨房的饿死鬼胆小,否则可没这么简单。

唐雨墨凑上前来,紧贴着魏南的胳膊小声问道:“它跑了吗?”

“跑了。”

唐雨墨长出一口气,身上的白衬衣更加饱满,魏南胳膊上的触感也随着呼吸而起伏。

这时吴北咳了两声站起来,魏南提醒道:“本事不够的话,以后不要乱给人驱邪。”

“没想到道友有真本事!”吴北倒也不生气,只是讪笑着跟魏南道了句谢,就灰溜溜地走了。他其实就是个半吊子,见识到魏南的真本事后,自然不敢再辩驳。

亲眼见魏南赶走刚刚的灰白影子,唐雨墨再也没了对魏南的怀疑,嘀咕道:“原来那个人才是骗子……魏南,那个东西不会再回来吧?”

魏南摸了几张符出来给唐雨墨,让她贴在门口和窗口。

“有符咒阻挡,那东西不会回来。没啥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魏南说完就要走。

“你别走,我一个人害怕。”唐雨墨抱的更紧了。

这傲人的压迫感让魏南深吸一口气,他干咳两声道:“行,那我先不走。”

之后魏南帮忙把廖芳玲抬到床上,顺便用符给廖芳玲驱邪气。等到天色渐暗,见廖芳玲迷迷糊糊醒来,魏南才起身叮嘱了一句:

“你的症状比阿姨严重一些,明天来我店里,我替你驱邪气。”

“好,那我明天把报酬带给你!”唐雨墨点头。

魏南这才离开。

廖芳玲半晌才清醒过来,随即一脸惊恐就想逃跑。不过唐雨墨连忙安慰她,又跟她说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听闻魏南救了他们,廖芳玲有点诧异。

“真的吗?吴大师真的跑了?”廖芳玲一脸不信。

“对啊,要不是魏南,我们可就惨了!”唐雨墨回忆起那个灰白影子,还有些后怕,问道:“妈,那个吴大师你是从哪找来的啊?”

“我今天去找李章了,那孩子挺热情,我一说家里的事,他就帮我联系了这个大师。”廖芳玲回答。

唐雨墨听了脸色一沉,不满道:“妈,我不是说了让你别找他吗?他就是个变态,经常给我发骚扰消息!”

“他那不是关心你吗?”廖芳玲纠正道,“我看他挺好的,长得不算特别差,家里做生意又有钱,他要是对你有意思,那不正合适吗?”

“那他不还是找了个骗子给我们驱邪?”

廖芳玲摇头道,“吴大师不一定是骗子,我看那小子才像骗子!”

她的语气很笃定,毕竟她全程晕倒,压根没看到魏南驱邪的一幕,自然不相信女儿的说辞。

唐雨墨气得小脸通红,又替魏南辩解了几句。廖芳玲脸色一沉道:“我知道这个魏南,你以前大学的时候不就说喜欢他吗?”

唐雨墨沉默了。

她的确喜欢魏南,只可惜当初李诗诗出国之后,魏南在学校里待的时间也少了很多,而她的这份感情只能憋在心底没有说出来。

今天怀疑魏南骗人的时候,唐雨墨还很失落,以为魏南变了。

直到亲眼看到魏南的本事,她才松了口气,心中尘封已久的感情又冒出苗头。

廖芳玲见状皱眉道:“那你不能因为自己喜欢他,就编谎话来骗我吧?”

“我没骗你!”唐雨墨无奈,却也说不动自己的母亲,只好气冲冲地转身出去。

这下子廖芳玲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她昏迷之后多半是吴北驱的邪,而自己的女儿只是故意帮魏南说话罢了。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想这个女儿就是太天真,魏南那种人,哪里比得上一表人才的李章?

犹豫片刻,她拨通了李章的电话……

……

第二天一早,唐雨墨拿着钱就去了北城的足浴一条街。

“你来啦。”魏南打了声招呼,“那我直接帮你驱邪吧。”

“怎么驱?”

“躺下。”魏南指了指旁边的床,又走去把店门关好,还把帘子也拉上。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唐雨墨心里有点打鼓。

“你不会乱来吧?”她小声嘀咕道。

“咱们可是老同学,这么不信我?”

“好吧,我可是学过柔道的,你要是乱来的话,我就打你!”唐雨墨挥了挥粉拳,这才爬上床,按照魏南的指示趴在床上。

趴上去之后她忽然觉得不妥,连忙用双手按住自己的裙摆。

魏南翻了个白眼,心想看不起谁呢,他还能偷看不成?

要看就要光明正大……唐雨墨这双腿的确生的好看!

他稳住思绪,洗了个手又戴上手套,这才开始给唐雨墨按压穴位。

唐雨墨小声问道:“按摩也能驱邪吗?”

“相术之中,有面相、体相、地相之分。身体上的穴位就是体相之中的关键,也叫作气门,我替你开气门就能驱邪气。”

唐雨墨没听懂,不一会就感觉身上酥酥麻麻。她原本还想追问,但一张嘴竟是忍不住发出两声娇柔的嘤咛声……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