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孩子的爸爸出现了

作者:东方既白 更新:2022-10-26 10:24:27

“也对,反正你两样都卖。”江鸣话里的嘲讽显而易见。

宁沅当然听懂了对方的话,他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对方意有所指,但现如今,他已经没有什么是不能忍耐的了。

他直白地答:“我需要钱,而且合同上并没有写我不能再出去做别的工作,如果您介意的话,我以后会注意。”

“行。”江鸣盯着面前看上去弱小却一脸平静的Omega,点了点头,脱下西装外套扔到地上。

“那现在就履行你的义务,反正你不是很擅长售卖自己,每个月十万,我总得享受一下你的服务,看看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

宁沅闻言,望向江鸣的眼神也有短暂的惊讶,要知道他对取悦Alpha几乎是完全陌生的,甚至从来没有实践过,更别提是在这种事情上。

可如果不做,对方会不会撕毁那份合同,甚至要他归还之前的支票。

宁沅没胆量去赌,只能鼓起勇气缓慢地走到江鸣面前,伸出手去帮对方脱领带。

他踮起脚,手指却有些笨拙,宁沅从没系过这种东西,他的身形撑不起西装,所以从没穿过。

他弄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将深蓝色的领带打开,宁沅又去解江鸣的扣子,等上头的衣服脱完,要到皮带的时候,宁沅的手指也抖得有些厉害。

他只能先将手指移到自己身上,将裙子跟上衣都脱了下来。

可江鸣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站在他面前,没说满意也没说不满意。

宁沅没办法,只能学着先前小橙的样子,伸出手臂勾住江鸣脖子,随后再度踮起脚尖。

他不敢去亲江鸣的唇,只好偏转动作,将柔软的吻很轻地印在了对方侧脸。

“现在可、可以了吗?”宁沅亲完,忐忑地去看江鸣的脸。

“你还真是会勾引人。”江鸣对上面前人惊慌的双眼,唇角微弯,笑意却不达眼底。

事实上Omega虽然靠在自己怀里,是副心甘情愿献身的样子,但身上的信息素却控制的很好,后颈处的抑制贴完好无损,没有半点儿泄露出来。

但越是这样,反而越令人好奇那层层束缚之下的信息素究竟是何种气味,让人想一探究竟。

“可惜我有洁癖,不喜欢碰别人碰过的东西。”江鸣出人意料地没有再继续,而是收回手,从桌上抽了张湿纸巾出来,一点点地去擦手指。

宁沅浑身僵硬,反应过来对方的话,明白自己把事情办砸了,慌忙开口解释:“我不脏的,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去医院做检查,我在酒场里真的只是卖酒,昨天是我第一天去。”

“够了,你回去吧,我公司还有事。”江鸣不悦地转头,飞快从衣柜里拿了件新的衬衫就往外走去。

宁沅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才想起这是江鸣第二次将他丢下,他愣了一会儿,却没有追上去的勇气。

说起来他原本就是售卖自己给对方的,只是如今江鸣看上去似乎一切正常,并没有江夫人所说的那个病那样严重,所以也许对方根本不需要他的信息素。

宁沅最终一个人回了家,没多久后酒场负责人给他打了电话,说江鸣的确买了那些酒,还把一笔不少的提成给了他。

宁沅拿到钱,默默盯着桌上的照片发呆,事实上自从把孩子送到医院,家里就冷清了许多,他有些受不了这种气氛,许久才睡着。

只是第二天,医院就传来了消息,宁阳的病情竟然恶化了。

宁沅闻言连忙跑到医院,在看到林致的瞬间情绪就开始控制不住。

“林医生,你之前不是说只要有钱了,就可以给阳阳做手术,为什么现在突然……又说不太好呢?”

“你先别激动,先听我说。”林致快速扶住宁沅肩膀,拉着他在椅子上坐下。

“是这样,我们昨天给孩子做了个身体检查,发现因为拖了这阵子,所以情况有点变化。”

宁沅忙不迭问:“什么变化?”

林致打开电脑屏幕,示意宁沅看:“你看,当初你整个怀孕期间,以及生下孩子这么久以来,据我所知都是没有Alpha陪伴的,对吗?”

“对,医生说孩子能顺利出生是个奇迹。”宁沅如实点头,双手克制不住地捏紧裤腿。

林致立马点头:“问题就在这儿,阳阳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要是手术没有他爸爸的信息素,可能会难以进行。”

“靠我一个人不行吗?”宁沅认真地问,可看到对方沉默的样子,他便明白了林致的意思。

事实上他当初没打算要生下这个孩子,可发现怀孕的时候已经太晚,加上他本来就瘦,不显怀,所以之前根本没看出来。

他原本想冒着风险将其打掉,但正经医院根本不接受这种手术,毕竟法律规定,给大月份的Omega打胎是违法的,况且也没有人为他签手术保证书,所以宁沅只能作罢。

不过越到后来,他孤身一人时,想到还有个肚子里的孩子跟他相依为命,便没那么孤单了。

可宁沅完全没想到如今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他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很久,始终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一切。

一旁的林致看到他愁眉不展,忍不住问:“是有什么困难吗?”

宁沅捏紧手指,无奈地说出真相:“我不知道他是谁,阳阳没有爸爸,如果有的话,那个人一定是个专挑Beta下手的罪犯。”

这话一出,坐在对面的林致也愣了几秒,才迟钝地反应过来宁沅是什么意思。

他想了想,脑海中突然就记起了之前宁沅的检测报告,赶忙问:“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腺体二次发育的事?”

宁沅点头,心跳却跟着加快,一想起要去找那天晚上给他下药的人,还要让对方来救他的孩子,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就袭上他的心头。

“我当时不是告诉你了,你的腺体之所以会二次发育,大概率是碰到了那个诱导你分化的人,那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想想,最近你有被哪个Alpha标记或者发生过亲密关系吗?”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