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不知道规矩?

作者:东方既白 更新:2022-10-26 10:24:27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宁沅没想到自己的工作还没开始,就被下了逐客令,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一边已经被搂住腰的小橙见状,想过来打圆场,却被拦住。

反而是个跟江鸣一起过来玩的朋友笑着打趣:“哎哎哎,你们看老江这个万年直A,对Omega说话怎么能这么粗鲁呢。”

“来来来,你过来我这儿,不就几瓶酒吗?我全要了,提成都算你的。”笑容灿烂的年轻男人冲着宁沅招手,示意他到自己身边坐。

宁沅愣了一下,明白对方是在为自己解围。

他原本蹲在桌前,离江鸣最近,但如今感知到眼前人的厌恶,下意识便想起身冲愿意买酒的人道谢。

可他刚直起腰,还没挪动脚,江鸣的酒杯就突然落在了面前的桌上,发出不小的动静:“你过去试试。”

江鸣的声音不大,但包厢里的音乐早已被调低,于是不止宁沅,其他男人也听到了这话。

顿时就有跟江鸣关系不错,又爱看戏的Alpha吹起了口哨:“哟,今天老江是转性了?看架势是喜欢这种类型的?”

江鸣没说话,宁沅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反倒是身旁两个男人笑着拉起他胳膊,将他往江鸣身边推。

宁沅哪里见过这种架势,却又不敢惹客人生气,没有防备胸口就撞到了江鸣肩膀,过近的距离让他本能地感到害怕,尤其对方还是Alpha。

“对、对不起。”宁沅慌忙道歉,想要站起手腕却被紧紧掐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扯到了眼前人怀里。

“不是来卖酒的吗?怎么,不知道规矩?”江鸣掌心搭在宁沅腰间,很快察觉到了Omega的发抖,但却并没有收回手,反而更加放肆。

宁沅坐在江鸣大腿上,本能地有些心慌,却不知道要怎么做,一旁的小橙立马冲他使了个眼色,下一秒就拿起一瓶酒,利落地打开酒瓶喝了一口。

只是这口酒并没有被立马咽下,他身子一转,手臂就勾住了身旁的陌生男人,而后仰起脖颈凑近对方,含着酒香的唇就送到了那个人嘴边。

对方也没有推拒,毕竟美人献吻,哪个Alpha能够坐怀不乱。

宁沅就这样亲眼目睹了一场活色生香。

小橙结束后擦嘴的同时,还冲他抛了个媚眼,仿佛是在问他看明白怎么做了没有。

宁沅顿时脸热起来,慌张地收回视线,眼睛也不知该看向那里。

包厢里其他几个人瞬间大笑起来,一副急着要看热闹的模样。

江鸣不为所动,指腹却一直顺着宁沅后腰往上,在Omega后颈处很轻地打起了圈。

“真有意思,出来卖还知道害羞?还是说你们这儿的服务也就这样了?”江鸣凉嗖嗖地开口,丝毫没有放开宁沅的打算。

宁沅被碰到腺体,身体也不受控地抖,他明白江鸣大概是故意想让他难堪,却也没办法拒绝。

一旁的小橙见情况不对,立马递过来一杯酒到宁沅手里,示意他赶紧照做,眉目间都是不要惹客人生气的暗示。

宁沅没说话,可还是举起酒杯喝了一口,才犹豫着去看江鸣。

他不敢伸手回抱对方,只能小心翼翼地凑近,等嘴唇贴近到能够闻见对方呼吸的距离时,却又没胆子再上前,唯有一双眼睛不知所措地盯着面前人看。

就在宁沅思考着是否该更进一步时,眼前的Alpha也终于有了反应。

“我开车来的。”

江鸣的话像是个故意的恶作剧,宁沅僵硬无比,却也没办法继续,只能将嘴里的酒往喉咙里咽。

味道并不好,呛得宁沅开始咳嗽,他想站起,搭在自己后颈的手掌却突然用力,迫使他往前仰起头。

紧接着袭来的便是骤然落下的吻,像要掠夺尽他口腔里所有的呼吸,江鸣手指牢牢按在他后脑勺,宁沅脖颈仰得有些疼,唇间更是被对方灼热的呼吸给填满。

宁沅整张脸都羞红了,除了之前那回,他跟Alpha的接触屈指可数,更别提眼下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做这种亲密的事情。

等到江鸣松开他时,宁沅整个人都是呆呆的,不知该作何反应。

还是不远处其他人瞧见这一幕,顿时激动地边捶沙发边起哄。

“哎呦喂!这要是我们几个不在,我看老江就差在这儿把人给直接办了。”

“说起来我还从来没见过老江这副样子,就跟从来没见过Omega一样,恨不得把人给吃了似的。”

几人戏谑的话语落在宁沅耳边,令他不知所措,头也不敢抬起,倒是江鸣率先抱着他站了起来。

“我还有事,先走了,单子记在我账上。”江鸣说完,没管其他几人的调侃,抱起宁沅就大步往外走。

尽管宁沅靠在江鸣怀里,但却还是能敏感地察觉到对方的心情并不好。

宁沅不知道是否跟自己有关,更不敢说话,毕竟严格算起来,他欠了江鸣不少钱。

就这样宁沅跟着江鸣上了车,只是他没敢告诉对方要换回自己的衣服,于是仍旧穿着那身约等于没穿的卖酒服。

宁沅坐在副驾驶,僵硬地将身上的裙子往下拉,又将手搭在大腿上,他侧过头去看江鸣的脸色,只瞧见对方搭在方向盘上修长的手指。

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尽管如此,宁沅却依旧感受到了从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怒气。

这种僵局在车子到达江家后被打破,江鸣利落地打开副驾驶的门,拽住宁沅的手就拉着他往里走。

这回对方的动作比起先前更加强硬,宁沅没办法逃开,也还记得自己该履行合同上义务,所以没有反抗。

他步伐不稳地被江鸣拽进房间,关门声震耳欲聋。

宁沅的心也跟着狂跳了一下,他没敢去看江鸣的眼睛,只能试着问:“你生气了吗?对不起,我……”

“你很缺钱?”宁沅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江鸣盯着他反问:“在那种地方穿成这样,到底是卖酒还是卖别的?”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