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四年前的噩梦

作者:东方既白 更新:2022-10-26 10:24:27

“那个,林医生,我筹到钱了!”宁沅将手里的支票递给林致,无奈地解释:“我不知道这个要怎么才能兑换成钱,所以只能……”

这是他早上刚从江夫人那里拿到的,因为瞧见他身上密密麻麻的吻痕,对方十分高兴,立马就把那份补偿金给了他。

林致看着递过来的支票,面露惊讶,下一秒就瞧见了宁沅衣服领口下暧昧的痕迹。

“你……”他瞳孔闪过黯淡,指尖跟着用力,好几秒后才点头:“你放心,我会尽快给阳阳安排手术,确定后就通知你。”

“好!”宁沅听到对方的话,终于露出这些天里的第一个笑容。

他走到重症监护室,隔着玻璃,也瞧见了无菌病房里,静静躺在床上的人。

那是个还非常小的男孩儿,大概三岁左右,只是头发已经被全部剃掉,嘴里还插着呼吸机。

宁沅看不懂仪器上的数字,但却无比清楚,那便是只要有了足够的钱,他的孩子就能够活下去。

只是光那一百万,好像还不太够,他必须,必须想办法赚更多的钱才行。

宁沅在重症监护室外站了许久,久到双腿几乎失去知觉,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该回江家了。

毕竟拿了江夫人的一百万,他得好好履行义务,否则假如对方不满意,到时候他大概率还不起这笔钱。

宁沅转身往外走,没走几步脚步却有些虚浮,意识模糊之际,他好像看到一个穿白大褂衣服的人朝自己走来,随后便什么也不记得了。

再度醒来时是在病房,宁沅睁开眼,就撞上了林致的脸,他回过神下意识问:“林医生,我怎么了?”

林致瞧见宁沅醒,目光不由得闪躲起来,可还是一字一句解释。

“你、你本来就是被强制分化的Omega,加上没有Alpha一个人硬撑着生了孩子,身体更加虚弱,禁不起折腾,床事上要节制一点。”

他看到宁沅晕倒,于是叫护士帮忙做了检查,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宁沅听到对方的话,心跳却止不住地加快,羞耻如层层潮水将他包裹,令他本能地去拉紧身上的衣服。

“那个人是……是阳阳的爸爸吗?”宁沅的沉默让林致更加好奇。

“不是,我、我没有Alpha。”宁沅摇头,脸色白了白,咬紧牙关不再说话,只是盯着架子上的输液瓶,计算着什么时候能够回去。

林致看着宁沅惨白的脸,盯着手里的检查报告犹豫再三,还是将其递给了对方。

宁沅愣了愣,还以为是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情,接过来的动作也变得慌乱。

可那纸上并不是跟病情有关的内容,而是份信息素检查报告。

“很抱歉私自给你做了体检,但你昏倒后我们发现你的信息素有些亢奋,腺体像是因为受到了外界影响所以在二次发育。”林致低声解释。

“什么意思?”宁沅其实不太理解对方的话,他只知道自己原本是个Beta,因为一次意外被强制标记,才变成Omega,但腺体一直有缺陷。

可当初医生对他说过的话早已被他刻意淡忘,连同那些可怕的回忆,一并被他埋在心底。

“意思就是,你最近是否重新接触到了那个当初诱导你分化的Alpha,或者是他再次标记了你,否则的话你的腺体不可能会突然产生这种反应。”

“你说什么?”宁沅呆呆地盯着林致,身体也在听到这话的下一秒剧烈发抖。

一瞬间他脑海中又记起了那个可怕的噩梦,他无数次想从这个深渊中逃出来,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早就忘掉了。

可如今听到林致的话,却几乎是立刻就迫使他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

那是他们大学毕业的散伙饭上,他只是喝了杯室友递过来的酒,就开始头晕脑胀。

宁沅没办法,还以为是自己喝醉了,于是打算去洗把脸清醒一下,可他刚到洗手间门口,只记得有个刀疤男人过来跟自己问路,后面就失去了意识。

半梦半醒中他像是被什么人丢到了床上,也模模糊糊听到了说话声。

“靠!不是叫你弄个出来卖的Omega过来,你从哪儿搞的Beta?”

“就、就捡的,我看他长得没权没势的,哥,我听说那家伙好像弄不了Omega才换的,那要不我再去重新找一个?”

“来不及了,算了,等会儿把电源切了,反正药劲儿上来他也看不清是谁,快走吧。”

实际上宁沅并没有完全听清两人的话,因为对方明显故意压低了声音,他只听见了不能是Omega、以及药劲儿几个字。

随后而来的一切都像是场无休止的噩梦,宁沅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厚重的酒气,男人陌生的身体,压得他喘不过气。

黑暗,无尽的黑暗和掠夺,他趁着对方睡着后打开门逃跑时,已经耗费了浑身的力气,没几步就因为身体太过虚弱而昏倒。

所幸有个负责清洁的阿姨碰巧救了他,可等宁沅醒来以后,那个房间早就没了任何人。

缺少证人,加上他是个Beta闻不到信息素,根本无从下手,更可怕的是,他被侵犯的事情没多久就传遍了整个学校。

家里人因为觉得丢脸,和他断绝了关系,而他由于太害怕,也不敢去报警。

可宁沅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怀孕,那个Beta不完善的生殖腔里有了一个生命,他也因此成了Omega。

然而林致如今的话,却令他想起了那晚的经历,宁沅只觉得呼吸停滞,大脑也一片空白。

“不!我没有Alpha,他早就死了,别说了!”宁沅拼命摇头,抱住双腿剧烈地发起抖来。

他将脸埋在膝盖,喉咙里是幼兽一般的呜咽,嘴唇更是被咬得渗出血滴。

见他这样,林致被吓得慌忙改换话题:“好我不说了,你冷静一点,没事了,不会有事的,你别怕。”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