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1章 把自己卖给了江家

作者:东方既白 更新:2022-10-26 10:24:27

下午五点,等待信息素匹配检测的队伍终于轮到了宁沅。

他从人群里探出头,瘦削的身体,一张被晒得通红的脸,像是随时都会晕倒,可说出口的话却无比清晰。

“请问,如果跟江先生的信息素匹配达到最高,是不是就能拿到这上面说的一百万补偿金?”宁沅指了指手里的纸,眼含期待。

“你先做完检查再说吧。”负责人一脸鄙夷,瞥了宁沅一眼,暗道这年头真是什么麻雀都能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

宁沅点头,默默填了报名表,跟着护士往Omega信息素提取室走。

半小时后,主治医生匆匆忙忙过来,叫停了其余还在进行的检测活动。

宁沅坐在休息椅上,盯着地板发呆,有风从门口吹来,宽大裤管下他瘦得像个发育不良的高中生。

医生拿着匹配报告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

“你叫宁沅是吧,就是他了,匹配度达到96.8%,是目前所有Omega里最高的,对江先生的信息素过敏症有很大帮助。”

“那太好了!陈医生,麻烦给他做个身体检查,顺利的话今晚我就带他回去,你也知道,阿鸣的病不能再拖了。”

宁沅闻言,脑袋还是懵的,听着两人的对话,恍惚中只有一个念头,他终于有钱给孩子治病了。

宁沅在当天晚上搬到了江家,他没什么东西,所以只带了一个行李箱,里头装着几件已经发白的短袖,这几乎是他的全部家当。

而作为江鸣的“药”,他自然被安排住进了对方的房间。

头一回住这么大的房子,宁沅没敢乱动房里的任何东西,洗完澡就早早上了床。

江鸣还没回来,宁沅躺在被窝里,想到等下即将发生的事,忍不住心跳加快,他闭上眼,脑海中闪过几年前那个晚上的画面,难以自控地流下冷汗。

他听说江鸣患有很严重的过敏症,不仅是对抑制剂过敏,就连Omega的信息素也是一样。

也因为这样,对方在易感期会经历莫大的痛苦,甚至伤害自己,所以江夫人才会想出这种办法。

“医生说通过拥抱,亲吻抚摸,还有标记都能够缓解症状,为了阿鸣的病,今晚他就算要你的身子,你也不能拒绝,知道吗?”

宁沅回想起江夫人的告诫,手指也跟着发抖,他关掉灯,躲在被窝里想了很多,到最后实在困得狠了,闻着床头的熏香,竟然忘了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

至于后半夜,他是被Alpha陌生的信息素给吓醒的。

后颈的抑制贴不知何时被撕掉,男人的手掌牢牢扣在他腰间,迫使他向对方张开身体。

宁沅害怕地想要呼救,他挣扎着去推,嘴唇却被堵住,对方的身体像张密不透风的网,将他整个笼罩,酒精窜进舌尖,让他迅速想起了那个噩梦。

被陌生男人占有的感觉如此熟悉,宁沅立刻流下了眼泪,他边推边颤颤巍巍地哀求:“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别这样。”

可抗拒与躲避换来的不是怜惜,而是更深的掠夺。

宁沅避无可避,Omega柑橘味的信息素在空气中蔓延盛开,年轻的Alpha身强力盛,初尝情事,根本不知魇足。

宁沅被折腾得疲惫不堪,瘦削的身体在无休止的占有下抖落满男人的汗水,他困倦到连自己何时睡着的都回想不起来。

等他再度睁开眼,已经是将近第二天中午。

空气中厚重的信息素昭示着昨晚发生了什么。

因为是强制分化,宁沅一直以来的信息素气味都像只挂在枝头的青桔,带着淡淡的苦涩,不像其他Omega那般香甜。

可经过了昨晚,这颗青桔却像是被人提早摘下,放在指间揉捻破开,透出酸涩的果香。

宁沅不自在地动了动手指,想要起身腹部却被牢牢扣住,是男人宽厚的掌心搭在他腰间,将他整个揽住。

他顿时僵硬,犹豫着去掰对方的手,可刚使劲,就听见了一个刺耳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江鸣看着怀里一丝不挂的人,嗓音冰冷:“摆出这副样子,准备继续勾引我?”

宁沅被吓到,下意识回头,目光就和身后人撞了个正着。

“不是的,我、我没有。”宁沅连忙摇头,起身的同时被子也跟着往下掉,他吓得慌忙去扯,手腕却立马被眼前人拽住。

“房间里的香薰是你点的?”江鸣盯着宁沅,掌心用力,Omega白皙的手腕立马泛出红痕。

他猛地一掀,整个被子都滚到地上,宁沅也彻底暴露在空气当中。

Omega身上遍布暧昧的痕迹,此刻没了遮蔽,显眼无比,宁沅脖颈乃至腰腹,几乎没剩下一块儿完好的皮肤,腺体上也是极深的咬痕。

“没有、不是我做的。”宁沅皮肤一凉,脸色随之惨白,否认的同时身体也开始发抖。

被标记后的Omega很容易受到自己Alpha的影响,他不自觉地会因为对方的情绪而感到害怕。

可江鸣扣在他手腕的力道却并没有松开,反而愈演愈烈:“不是你做的,那昨天是谁缠了我一晚上?”

宁沅咬紧牙关,想要反驳,可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江鸣看着眼前缩成一团的Omega,目光移到宁沅腹部那道疤上,没多久便起身。

“我还有事,等下我的助理会跟你联系。”显然是不想跟他在同一个空间里再待下去。

宁沅听着关门声响起,没有挽留,一个人默默往浴室里走。

透过镜子,那些身上青紫的痕迹尤其明显,就跟他烂透的人生一样,宁沅想。

他闭上眼睛,低头瞧见腹部的疤,双腿止不住地发抖。

会好的,等一切都安定下来,他就不再做这种出卖自己的事情,然后换个城市重新开始。

宁沅抹掉眼泪,飞快洗了个澡,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医院去。

他熟门熟路地跑到重症监护室,也立马找到了主治医生。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