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殒落

作者:南玥惜 更新:2022-10-26 10:23:52

天绝五峰,原是佳木葱茏,翠烟掩映的修仙圣地。如今黑云翻墨,电闪雷奔。

随着两道九天雷霆落下,地动山撼,流云界隐隐有崩塌之势。

那两道天雷拦腰劈断了天绝五峰之一的无情峰。巍巍峨峨的高山从中间断裂,以毁天灭地之势向一侧倾倒。

在飞沙走砾中,一只血手握着一柄利剑,撑起清瘦的身子。她的胸骨已碎,断骨刺穿五脏六腑。胜雪的白衣早已被染成了血衣,鲜血止不住地向下滴淌。原以为自己能扛下三道渡劫天雷,羽化登仙,没成想这仙门压根就没向她敞开,渡劫天雷分明是意图将她劈得魂飞魄散!

“阿鸾。”谢夜白御剑而来,不染纤尘的白衣被猎猎之风吹起。他的眸色清明,似霁月皎然,长眉若远山横卧,有寂寥之意。

“师父……”她仰起头,低声呢喃,寒绝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微光。身形微晃,撕裂的伤口处又涌出汩汩鲜血。

谢夜白终究是来了……尽管她已经许久未见他了,但在如此危难时刻,他还是出现了。

忽而,谢夜白广袖轻扬,风起云聚,山摇地动。在漫天扬起的尘埃中,凌厉的掌风直对她面门劈来。

谢鸣鸾面色忽变,不知是未曾料到谢夜白会向她出手,还是残破虚弱的身躯无法作出回应,只是眼睁睁看他逼近。

随着掌风的杀至,谢鸣鸾绝望地闭上双眸。

她一生追求正道,却落了个功败垂成的下场。连所谓的师父,也不知是何魑魅魍魉,要在她生死存亡之际送上致命一击。三千年的教诲和陪伴犹在眼前,转瞬成了过眼云烟。

也罢,我谢鸣鸾既受你抚养与教诲,这条命便还你吧。

“呵,阿鸾,你怎弄得如此狼狈?”一道骤然出现的红练卷起纤腰,将她抛入男子的怀中。她染血的手搭在削瘦的肩上,在赤红的锦缎上留下几道横七竖八的血印子。

他……竟然来了?

云飒,合欢峰长老,座下弟子三千,是修仙界除谢鸣鸾之外的法力最强者。赤衣银发,如红日韬霞,穿梭于天绝五峰的岩岫翠烟之中。不似无情峰的避世,他毫不避讳立于人前,因而也成为了天绝五峰的门脸儿。

男子勾起她的下颌,用指尖蹭去她嘴角血迹。赤足轻踏虚空,揽着怀中的女子直上九天云霄。

谢夜白眉头微拧,竟然将此人给招来了!

“云飒,这是我无情峰的事,你莫要插手!”谢夜白高声厉斥,御剑穷追。

“阿鸾的事,就是我的事。”他修长寒凉的手指滑过她的颚线。敢动阿鸾者,都得死!

他眼帘微抬,催出大乘期的威压。

谢夜白眸子微凛,面对狂风恶浪般侵袭而来的威压,瞬间跪倒于剑身之上,任是再用灵力,也无法前进分毫。

“滚!”来自大乘期的灵力如云奔潮涌,将谢夜白掀翻,直直地向下坠去。

云飒伸出手,催发出的灵力化作红练,在空中交织,逐渐裹卷住两人。

“你救我作甚?”谢鸣鸾皱眉问。说话的间隙,身上又涌出不少的鲜血。她同云飒无甚交情,相斗几千年,她的殒落不是正中他下怀吗?

“若你死了,谁还陪我解闷儿?”他言笑晏晏,而桃花眸子中却流露几许哀色。阿鸾是修仙界第一人,他原以为她能顺利登上仙门,只是看到先前那两下子天雷,他彻底明白,老天就没想让阿鸾飞升。

渡劫天雷乃天道对修仙者最后的审判,一旦引发,便无法停下,若是让最后一道天雷落在阿鸾身上,她必死无疑。

阿鸾,我要你活着。

不惜任何代价。

他抽开手,指尖捻动着残存的余温,扬头,凌了双眸。

“阿鸾,最后一道天雷,我替你抗!”云飒之言如奔雷乍响。

他举高了手,手腕处用红绳串起的铃铛发出镇魂之音。那声音似有穿云裂石之力,引得云端电闪雷鸣。

“云飒!”谢鸣鸾瞪圆双眸。谁让你扛雷了!

她挣扎着想要出手,指尖凝出灵力,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细碎的流电汇集成一道毁天灭地的闪电,撕裂苍穹,从上而下地向云飒劈来。

他引雷入体,倒山倾海的力量灌入筋络。她眼睁睁地看着他血肉翻起,五官爆裂,骨头尽碎。

“云飒!”谢鸣鸾目眦欲裂,身上气息狂暴不休。

为何要替我挡雷啊?

你不是向来厌恶我么?

“我没事。”他勉力地扯出一道笑意,双手无力地垂落身侧。喉间不停地涌出鲜血,滴坠在她的面上。她也说不清脸上究竟的是自己的泪水还是云飒的血水。

“我这样,不好看了。”他把手蒙在她的眼上,不让她看见自己血肉模糊的样子。他的声音辽远空寂,离她很近,又好似离她很远。

她听到了细微的破碎声,如裂镜之声,是他神识破裂之音。

“阿鸾,天道可真无情啊,差一点……你就要魂飞魄散了。还好,最后一下天雷是劈在我身上。”他气息奄奄,半嘲半笑地道。修为高深者,若是肉身焚毁,还有重塑之可能。而神识毁灭,无法坠入轮回,永逝于世。就如他所想的,这最后一道天雷是要绝了谢鸣鸾的命。

谢鸣鸾挣扎起身,咬牙忍住身上的剧痛,揽住他血肉横飞的躯体,指尖描摹他断裂的眉骨。

什么破烂正道。修仙三千年,竟落得这般田地!

眼角的泪止不住地外涌,她低泣道:“既然飞仙无门,那我把这天道颠覆,也要救你回来!”

她记得她曾经很讨厌云飒。

云飒看起来不像是宗门长老。他穿得颇为招摇,还整日里抛下合欢峰的三千弟子,跑来无情峰寻她麻烦。

无情峰与合欢峰不同,整个山头只有她和谢夜白师徒二人,因而宗门中向来清净。这唯一的不清净就是云飒。

在她法力低微之时,谢夜白让她清扫无情峰的石阶。她在前头扫,云飒在后头扔瓜子皮。她气得与他斗法,山下的牌坊都炸飞了好几个,在切磋之中,她也因此成了修仙界升阶最快之人。

后来她和云飒的修为都涨上去了,便不再随意出手,转而做一些小结界斗法。

再后来,她因修习无情道,心若止水,不再与他做这些无聊的争斗。除非被云飒缠得无法,才会与他斗上一回。

此刻想来,他已经陪了她两千年有余了。

黑雾溟溟,逐渐拢住两人。

谢鸣鸾割破右臂,祭血入剑。

云飒,这一回,换我来救你。

她拼尽全力,颤抖着手,在空中割出一道裂痕。

云飒,大道无情,我谢鸣鸾愿离经叛道,为你坠魔,护你平安!

许久之后,云开雨霁,山色空明,仿若一切未曾发生,而修仙界一日之内殒落仅有的两位大乘期修仙者,引发了整个修仙界的震荡。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