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三章 山匪

作者:浅浅玉儿 更新:2022-10-26 10:22:56

月郎风清,冀州偏北的一处僻静山道上,这里是一望无际的连绵群山。天际线上残阳斜照,在路上映射出浅淡的光晕,只见此道路甚有些狭窄,不过这处也因山势险峻,因此也致盗匪猖獗,甚至还会有人会花些银两雇匪杀人,甚至一些路过此处的官员,会半路莫名失踪,因此此处又叫“断命涯”。

这日,此时的官道上,一辆红漆垂穂香檀木马车正徐徐而来。车上的是卫小侯爷与她的小娇妻,卫阙刚刚升任六部侍郎,而这条小道正好是必经之处,一声较为凄厉的鸟鸣声响起,山草顿时呼呼地被风拂动,只是从最近处的山坳里冲出来一伙盗匪凶狠的拦在了他们的车前。马儿顿时被惊得嘶鸣了一声,卫阙不由伸手扶住了妻子。

只是还未及两人说啥,那伙匪盗便拦住了两人的去路。随即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走出来言语道:“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卫阙再是去长安赴任,也是六品的小官。只是近来各处锤边小县都开了官道,这也才变得不那么闭塞一点。这只要去了长安,对他们来说就跟镶了金边似的。若是品阶再大一点的跟前办事得力,随便赏你几条小银鱼也是不缺的。

卫阙倒是经历过大风浪,倒是未曾经历过这种山匪无赖。几个匪盗闻言便上前去翻看他们搬家的木箱,到也只是搜刮到了一点首饰和丝绢的裳衣。匪首显然还有些不满意,试问一个去长安城为官的,能这么身家清白??

眼间夫妻二人已行至悬崖峭壁之间,几个盗匪依旧没有要作罢的意思。这钱财到手了,他们又开始打卫阙妻子的主意。只见她墨发简素钗绾而起,雪肌若凝霜,眉如远山之黛,就宛如一朵出水芙蓉一般,真的是一位美娇娘。难怪几位盗匪又突然生了去别的心思。

只见匪盗此时已经离他们两个人越来越近,一个匪盗已有拔刀之势——

“老大,我们救不救呀!?”

此时一旁的草堆里,隐有一些异动。只见有两人隐匿在那处,只见她身上穿着一件紫色衣服,头上分成两撮,嘴里还衔着一根狗尾巴,一般她生父是不允许她在外面呆这么久的,今天耽误了点时辰,没有想到就遇上匪盗劫山了,她这运气……。

李常乐顿觉无语。卫阙可是以后的国之重臣岂能不救。于是便将手放在嘴里随意的吹了几个哨音,从山巅之上瞬间飞过来一只白鼻飞鹰。她嘴角勾出梨涡般的笑声声轻柔地抚摸它的头言道:“乖,快去报信。”

卫阙二十岁入长安,自此进入仕途。成为一名太史府小小五品文官,后来又凭自己升任为国公,这在没有祖荫的庇佑下能这般,更何况是在时场针尖对麦芒的朝廷。因此她李常乐无论如何,都要将卫阙保下来。她岂会让明珠蒙尘——

“可是山主特别吩咐过叫我们不要同明月寨的斗,怕给咋们去引火上身。”

李常乐闻听此言不禁醒了醒神,引火上身?

好歹清风寨在的时候还没有他们明月寨了!!

“慢着。”李常乐不由顿时高声喊道。“这青天白日的,劫人钱财,又夺人美妻,实在是碍眼……”

其中一个为首在前的男人闻言不由轻嗤一笑:“呦,我看你可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你能有何能耐。”

面对他们的刁难和轻视,李常乐早就将手中的刀剑都拔好了。前世她身外李常乐时,由于李闵对于她给予厚望,她打小又是金枝玉叶,又是武枪弄棒的。想当初她是御前侍卫赵谦所授习武防身之术,甚至是一年一度的冬季围猎她倒一个小女娃娃家还是亲眼目睹,虽然学艺不精,只是学了几招防身所用的,但至少对于这几个小匪盗还绰绰有余。说着只见一刃月寒,便见一个匪盗胸口溢红。

他不由方才反应过来,立马眉眼变得凶狠言道。“给我上。”

“这可是我们明月寨的地方,你也知道与我们明月寨为敌的后果有多惨。”

其中一个匪盗见状,遂如此言道。

“明月寨,有我们清风寨牛吗??”李常乐不由随意揪起的一撮秀发,意兴阑珊地言道。

“……”

哒哒哒——

官道上此时又出现几匹骑马而过的官兵,看其样子应该是前面关隘处增派的兵马。而且一般关隘处增兵会有大事发生。李常乐如此思想着。而眼间山坳处又有几声坳坳的狼嚎声,她知道自己的救命也已经到了。她可不想因为几个官兵就浪费了自己的时间。

“官爷你好呀??我只是在惩治几位窃物匪盗,我想大人应该不会委屈于我吧。”李常乐不由地眨了一眨眼。

那位官爷于是斜眼一眯,寂冷的打量了几下,遂复又言道:“既然如此,这几位就交托你处置了。”

李常乐顿时激动言道:“快把这几个人绑起来,我怕他们几个跑了。””

冀州紧邻长安城的要道,因此只相逾百里。几位官爷还要赶路。哪里顾得了盗匪的事,于是李常乐给几人倒了米酒践行,翌日,那几位便扛着皑皑的白雪离开了。

这是怎样的一座寨子了,有些时候它宛如大漠里的孤烟一般,沉静而又冷漠。十分孤单的矗立在山坳之中,若不是那一条外州需要通行的小官道。估计真的真的是鲜少有就将明月寨那伙猪头打的鼻青脸肿。人能踏足之地。连接着锦官,幽州和冀州三处关隘,所以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而李常乐所在的这个清风寨便算是官匪。而官匪与山匪唯一的区别之处便是官匪只收买路银然后便放行。而山匪则不同,匪盗一不高兴,恐怕你的项上人头便就不保了。而这一伙山匪因为盘踞了这处百里的流兵和难民,也很是让清风寨的人头疼。而李常乐也是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会重生在土匪窝子里——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