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封禅

作者:浅浅玉儿 更新:2022-10-26 10:22:56

大唐第一长公主李常乐,是一位神奇的主。百姓一边称她为国之栋梁、天之骄女,大唐的第一福星!暗里倒也数落她嚣张跋扈。而那些近身伺候她的宫女就连吃糕点都怕这位主不小心被噎到,然后便会终身呆在炼狱般的——慎刑司

说是“慎刑”、实则是一百零八种刑具、七十二般武艺全都会在你脆弱的身体上施展一遍,这位主虽然废除了死刑,可是朝堂之上的官员都明白,这一旦被送入慎刑司的人可是生不如死——

也有人言长公主早已包藏祸心,年前冬至日孝敬帝李雍刚及天寿驾崩,李常乐便以方便吊唁为由,直接命钦天鉴将她在公主府的所有物什都搬到了太极殿,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还未泰山封禅便直接入主了,虽然在李雍临终的塌前,作为嫡长之女,而其他几位,太子李宓也因被李雍一怒之下贬去天高皇帝远的幽州,瞬间凤凰变乌鸦,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节度使,一时间成为了唐宫的笑柄。再加上人丁凋敝,而其他皇子锋芒略弱,李常乐本就是被李雍捧在心尖尖上的,也算是名正言顺的拿到了继位遗诏————

但是李宓虽然重重受挫,元气大伤之后他倒是平静了些许时日,但是因着幽州与房山、契丹紧邻,是算为军政要隘,孝敬帝也不算真正放弃他这个流着皇室血脉的长子,因此他依旧有狼子野心、再加上后有盘踞各地的潘王起势虎视眈眈,谁都明白这长安城的暗夜才刚刚开始…………

天宝十四年。

那年雨水偏丰,百姓衣食满仓,李雍命人搭高台冬祭,钦天监占得吉。

于是李雍甚喜,只逾两年,夜半丧钟,李雍便因染上疾症,久治不愈于十六年冬至薨逝于太极殿。

李常乐作为长女,便理因有掌家之风范,便带着几位皇子去太极殿处理后事。除了几位礼部辅助的老臣之外,被贬的李宓未有奏笺半封。虽然皆知李宓定然不会甘心在离皇都千里之遥地小小幽州府!!

十里长亭下,李常乐伏卧在软塌上,一阵微风拂过,檐下得风铃轻响。她缓缓睁开眼来时,素筝早已侍立在身前。“长公主,绣娘已经将封禅的冠服都做好了,公主你瞧看一下,若有不喜之处我再让绣娘们修整一下。”

李常乐不由得看向那处,是一件绯红绣金却又不灼目的凤服。在这宫里,这些医食行住都是有专门的三省六司,而平常皇室贵胄们便是司衣房所制,整座司衣房里,针线绣工都是极好的。她不由得抬手抚上那细密纹路,还有那鎏金头冠溢着夺人的光彩。

自古生长便在宫中,虽然有贵为永乐郡主的母后,平定四夷的定国侯舅父,一国之君的父皇。她生下来便是在一个砌金的笼子里,外人多是慕羡,自己但是知道个中滋味。不过珍馐玉食,锦衣华服对她来说倒是没有多大的区别,于是便浅浅答了一句:“罢了,随意就行。”

这自然只是今天的第一波人,虽然朝堂之上的大多熟识,但总归还有一些新面孔,若说直接上奏,她父皇才刚薨逝月余,又未封禅登位她倒也怕引人不快,她便择选了一些然后面见处理,其中不乏一些略显棘手的,比如封禅典礼事宜,礼部与钦天鉴都想分一杯羹,李常乐倒也不想还没有登位便将两处都得罪,只好当一个和事佬:“这样吧,我也知晓你们几位一直对国事尽心尽力,礼部空缺就暂由那就照着往日典仪操办着,钦天殿择一吉日吧。”

回到承武殿时已约子夜,琉灯照着暗夜,李常乐只觉得有些乏了,素筝见她几日一直处理着封禅大典的庶事,便熬煮了一碗五物安神汤。“公主,这几日劳了心神,喝碗安神汤要好眠一些。”

素筝跟在她身边倒也有些时日了,倒也是一直尽心尽力的。初见之时素筝还舅父长子的陪读,李常乐与她一见如故,倒也是没有顾着什么身份玩闹在一处,素筝二十五岁时,一般的宫娥倒也是到了出宫择婿待嫁之时,她倒也是颇有不舍,便特意将她求来承武殿伺候。李雍也见待她极好,也倒是不愿让她就这样困守宫中,还特意封为靖怡郡主,婚配省亲但也是随着她。

李常乐颔首接过,正欲饮下,便听见有脚步声传来。她不由得循声望了过去,却见王檀正踱步走来,在这宫中的日子,除了家亲玩伴,能够真正坦言真心的自然便是枕边人,她与檀郎自幼便相识,檀郎出生于伯远侯府,也算是打小衣食鼎盛,作为一个在皇都排的上名头的小侯爷,自然也是才情双绝。与她倒也算是青梅竹马。

只是近来政务繁重,她已近半月未见王檀了,王檀作为国公,因着祖家是在蓟州,虽然除了国公府之外,长安坊也有几处宅子,但他还是在蓟州购置了一处小别苑,偶尔李常乐也会与他一同回乡祭祖,但这几日她倒是忙困顿了,着实无法抽开身。

越临近封禅大典似乎都越忙碌,李宓倒也是一直蛰伏着积攒着自己的实力,他虽然被贬,但是他麾下的幕僚众多,大典前昔,李宓的狼子野心再度爆发,便带着自己的幽州府卫还有往日的部将,那日天色昏暗,冬雪硕冷如刀,李宓一行人轻松突破皇城的防隘,无数嗜血吐骨地狼卫皆在殿外百里隐隐伺机而动。

月色寂冷地洒落下一缕皎洁,此时的太极殿内,烛火明耀。四足兽貅里燃香流溢而出,李常乐一袭灼红锦袍端坐在漆金的凤羽椅座之上,乌亮墨发仅用一根玉簪绾束而起。唇施浅朱,黛眉弯延,如此简单的装束却也是难掩其姝丽之姿。

李常乐凝着进来禀报的庞大统领,面容上满是怒意:“放肆。他一个小小的节度使竟敢犯上作乱!”

李常乐只是没有想到一切来的这般快。自她祖父淳元帝李闵起,倒是经历了几个太平年岁,虽然偶尔也有皇子们争锋相对。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