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5章 出租屋

作者:醒木惊堂 更新:2022-10-26 10:22:43

“有兴趣当我的*伴吗?”

他眼眸垂着,烟雾袅袅而起,随后很快又补了一句,“你看起来很想被人*”

周瑞安的指甲都快扣进了肉里,原本想忍下来,但下一秒,他身体先做出反应,在程司尧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

那一声太过清脆,打的周瑞安手心都隐隐发疼。

程司尧好像一直都知道,怎么做会让他更难堪。

他从前就知道,程司尧不过拿他当玩物,好像他没有心,不会痛,只要他高兴,他可以对自己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不是没有期待过程司尧会心疼,只是再满心期待,积压的失望够多,就很难再有期待了。

也许是自己太过卑微,所以程司尧永远高高在上,永远自以为是。

“我不感兴趣,”周瑞安梗着脖子装镇定,“程先生,戏弄别人也要有个度。”

“白洲呈说你想见我。”

程司尧碰了碰嘴角,眼神如鹰一样的盯着他。

仿佛能透过这具躯壳窥探到他内心。

“他跟你开玩笑的,我并不认识程先生。”

周瑞安扭头要走,走了两步,又难敌心里愧疚,莫名转过身,跟程司尧道了歉。

说完就有点想咬掉自己舌头,深呼吸了一口,又强撑着继续往前走。

程司尧看着周瑞安的背影,良久嗤笑了一声。

——

原本还担心怎么溜出来,现在倒是可以光明正大跑出来。

周瑞安想去自己之前住的那个房子看看,但摸了摸身上并没有钱。

还好这边路都没变化,他慢吞吞的顺着马路沿朝南走。

夜风吹过他脸上,冷的像扎人刀子,吹的他清醒了不少。

那个房子还是他爸租的,朝北,没什么阳光,屋子里一年四季都有些潮湿,也是老房子,管道老旧,有时候洗着洗着就没有热水,卫生间经常会堵,更别说冬天水管爆裂。

吊顶也低,周瑞安一七八的个子,伸直手就能碰到墙顶。

两室一厅的配置,租金要比其他都低,差一点就差一点,他爸总这么说。

这个寸金寸土的地方,让人活着已经实属不易。

不知道转没转租,他东西都在,也不知道被没被房东扔出来。

他爸的遗像还放在客厅的长柜上。

周瑞安摸了摸空空如也的手腕,苦笑不已。

莲花……

程司尧真是闲的没事干了。

到地方的时候,他先去找了房东,房东家正围着电风扇在吃饭。

这边是拆迁房,说了好几年拆,到现在也没动静,一排排的旧房屋,都是房东名下的。

房东很健谈,这里邻里街坊他都认得,听周瑞安提起那个房子,还有印象的,“你是他们家什么人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朋友。”

“没转租,不过你来干什么?他们家没人了,”说着,又吃了一口菜,还纳闷呢?“他们家房租是你交的吗?也没人住,但一直有人往我卡里打钱。”

“我……是……”周瑞安心口一滞,嘴唇发干,“我能上去看看吗?”

“行,丢东西可别赖我,我可什么都没动。”

房东态度随意,显然对周瑞安到底是谁,根本不上心。

那是老房子了,也没什么可偷的。

周瑞安顺着拐角的楼梯上去,风吹雨淋的楼梯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门锁倒是新的,新的让人起疑。

周瑞安推门进去,没有想象中很大的灰尘和潮味,屋子里的东西整整齐齐,一切都好像才是昨天发生过。

他爸的遗像端端正正的放在客厅正中央,遗像上面色严肃,这照片还是从他爸身份证上拓下来的。

他们父子两都不爱拍照,最后黑发人送白发人了才发现,是连张照片都拿不出来的。

周瑞安在屋子里走走停停,仿佛久未归的倦鸟,在努力汲取熟悉的气息。

他卧室里陈设也都维持了他自杀那天的样子,周瑞安最后才走进卫生间,浴缸早就干了,没有血,也没有他自己的尸体。

自杀那天的画面还在他脑海里面打转,他那么怕疼的一个人,竟然真的敢把刀往手腕上划。

周瑞安眼眶里瞬间含了泪,突然听见门口隐隐有响动,吓得他看向门口,随后连忙躲在卫生间的墙边。

门被谁打开了,沉稳的脚步声听的周瑞安肝颤。

还会有谁来这里?

周瑞安悄悄探出头,手心里都是汗。

视线里,有衬衫的一角映入周瑞安的眼帘,那个人像是疯了一样搜寻各个地方。

眼看就要朝这边过来,周瑞安都没地方躲,看着卫生间里的陈设干着急。

打算悄悄把卫生间的门带上,结果手还没碰到门把手,程司尧就已经先一步发现了他。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