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罚酒

作者:醒木惊堂 更新:2022-10-26 10:22:43

那碗粥周瑞安没吃,在看完房间里每一个陌生的陈设之后,他在窗口驻足了好一会儿。

这里是三层楼,离地面看起来就快有八九米,从这里逃走显然不是个好想法。

除非周瑞安自己想再死一次。

但事实上,他从窗口往下看的时候,并没有再死的念头,他最多是觉得无望。

有时候死比活着更难。

在窗口站了有一会儿,周瑞安就小心翼翼的打算出门,看能不能偷偷溜出去。

按白洲呈说的话来看,他现在是白洲呈的哥哥白嘉与。

他还真不知道白洲呈有个哥哥,毕竟白洲呈他从来没提起过。

而自己和白洲呈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也都是通过程司尧。

没有存在感的身份,没有正式的介绍,他坐在角落里那么的可有可无,白洲呈乜他一眼,也是带着瞧不起的。

这事听起来有些荒唐,不过除了“重生”这种说法,他压根没有好的解释。

他自己的尸体呢?现在会在哪儿?

周瑞安眉眼严肃,小心翼翼的拉开门,没看见人,也没听见响动,就开始一步一步的下楼梯。

因为是旋转楼梯,所以视野有局限,快到楼梯口的时候,他才发现白洲呈上来了。

两个人尴尬的迎面相视,周瑞安像是被钉在原地,动都动不了。

白洲呈看着周瑞安心虚的样子嗤笑,“怎么?是打算下去吃饭呢?还是真打算跑啊?”

周瑞安一时语塞,白洲呈却懒得听他的解释,自顾自的说:“走,带你见见世面。”

“去哪儿?”

白洲呈刚踏下一层阶梯听见周瑞安的话又扭过头看他,暧昧的笑了,“你不是找程司尧吗?我带你去见他。”

周瑞安一下子肉眼可见的慌了神,连忙拒绝,“我不去!”

白洲呈瞬间收了笑,感觉自己被愚弄了,脸色不太好,“不是你自己要找他的吗?别给脸不要脸啊!”

说着,就直接动手去拽周瑞安的手腕。

从前的记忆一下子涌入脑中,程司尧也会这样粗鲁的拽着他的手腕,力气又大又疼。

手腕上的莲花都因为红肿,仿佛润过色一般。

而经历过割腕之后,他总有种错觉,自己手腕上有道很疼的伤口,别人不能碰,越碰越疼。

周瑞安剧烈挣扎着,因为在楼梯上,重心不好稳,一下子脚一滑,整个人跌坐下去,手心压到楼梯边,疼的他钻心挠肺。

白洲呈晦气一样的松开手,丝毫没有可怜,“蠢死了,起来!走!”

周瑞安在疼痛里缓不过神,白洲呈急躁的去拉周瑞安,本来就病弱单薄的身子,被白洲呈不费力气的一拽就能拽起来。

两侧的锁骨分明的突出,肩胛两侧也是隆起一个弧度。

周瑞安没什么力气,被白洲呈带着走。

客厅没有人,周瑞安想求救都不行。

上了车就开始掰车把,白洲呈锁的死死的,周瑞安掰不动,就只能冲白洲呈喊,“我不要见程司尧,你让我下车!”

“白嘉与,你他妈给老子闭嘴!”

他就是想恶心周瑞安,并且对周瑞安的态度分外不爽。

这个病秧子哥哥小时候不是很听话吗?在英国待几年就成了这个鬼样子了?

谁给他的胆子!

不过就是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杂种而已!

周瑞安拧着眉,掰了一会车把,最终还是死心。

车子在市里最大的一间酒吧停下来。

周瑞安记得这儿,并且对这个酒吧感觉到深深地恐惧。

就是这儿,程司尧差点让人把自己给糟蹋了。

他忘不了当时的场景,那么逼真,那么露骨,他喝了酒,拼死反抗,差点要咬舌自尽,结果程司尧用手指撬开他的嘴,指腹按着他咬伤的地方,笑着和他说:“开玩笑而已”。

开玩笑而已。

就这么掂不出分量的五个字,就把他所有的恐惧和绝望轻飘飘的给否认了。

那么绝望的瞬间他没哭,却因为程司尧这句话,他无声的从眼角滑下一滴眼泪。

他躺在那儿,像是要躺成一具无人问津的尸体。

“下来!别让我说第二遍!”

白洲呈看周瑞安分外不安的样子只觉得他矫情,忍不住冷嗤,“怎么?别跟我说,你在英国,连这种地方都没来过,你会觉得我会信吗,白嘉与?”

周瑞安在车上不肯动,白洲呈就用强的,粗鲁的把周瑞安拽出车子,一直朝酒吧里面走。

不知道的还以为白洲呈是什么混混欺负人。

周瑞安走着走着,都觉得腿脚不听使唤的发抖。

直到白洲呈推开一扇门进去,周瑞安整个人都快软了。

包间里灯光昏暗暧昧,因为白洲呈和周瑞安的突然到访显得安静下来。

男男女女都朝这边看,周瑞安的目光一下子落进程司尧眼里。

心里咯噔一下,心跳就跟着漏了半拍。

周瑞安看得入神,程司尧看他的目光多了几分打量。

人群里起哄着要罚酒,白洲呈笑着没说话。很快注意到周瑞安的异样,顺水推舟的推着周瑞安的肩膀就跟程司尧说:“人我给你带来了,这酒就让他替我喝了。”

程司尧看着周瑞安没收回目光,轻佻的挑了挑眉,“行啊,不过你确定你哥连喝五杯酒没事吗?”

“你让他喝喝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白洲呈从旁边的小柜子里拿出一条黑色的绸带,朝周瑞安走过去。

周瑞安下意识戒备起来,白洲呈不耐烦的走近跟他耳语,“敢拂我面子我弄死你!”

说着把绸带系在了周瑞安眼睛上。

周瑞安慌张又茫然,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很快裤腿上被人用皮鞋踢了一下,力道不重,像是什么挑逗一样,他听见程司尧漫不经心的声音,跟他说:“蒙完就跪下吧。”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