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顾子昭又活了

作者:江枫渔火 更新:2022-10-24 11:32:41

顾子昭睁开泪意朦胧的眼,意识有些恍惚。

房间有些许昏暗,头顶是木制的天花板,昏黄的钨丝灯亮着,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身旁有温暖熟悉的气息。

顾子昭偏过头,茫然的问:

“奶奶?”

奶奶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被带去顾家的时候,奶奶为了救他出来,数次去顾家要人。

却被顾家保安毒打一顿丢了出去。

奶奶她老人家身子骨本来就不好。

回去后没多久,便因为积郁成疾去世。

而他那时被关在顾家给顾白客输血。

得知奶奶去世的消息时,奶奶已经被火化。

奶奶对他那么好,他却连奶奶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傻孩子,你是不是睡糊涂了?”

李仲云心疼的碰起自家乖孙的脸。

“听话,他们不要你,奶奶要你,咱们不理那家人了好不好?”

顾子昭转动了一下眼珠。

四周的场景熟悉而温暖。

是他和奶奶一起生活了十数年的地方。

生涩的大脑缓缓转动,顾子昭脑海中浮现出对应的回忆。

他的生父叫顾文昌。

当年村里唯一一个考出去的大学生。

他的母亲没什么出挑的地方,因为和顾文昌有娃娃亲嫁给了顾文昌。

怀胎十月,母亲生下了他。

顾文昌却在上大学时认识了富家小姐,果断和富家小姐结婚生子。

山村信息落后,结婚时连证都没领。

被抛弃的母亲积郁成疾,最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上吊自杀。

此后,一直是奶奶扶养他长大。

到了读高中的年纪,他来了a市。

高三那年,他意外得知顾文昌就在这个城市。

因为对家庭的渴望,他去顾家认亲。

却被当做要饭的丢了出去。

脑袋磕在柱子上,他昏迷了三天三夜。

奶奶心疼他,让他别去找那个负心汉。

但他那时年纪小,不懂事,脑子又一根筋。

以为顾文昌是他的父亲,他们是一家人。

却不知道顾文昌眼底只有利益,恨不得他这个污点早点消失。

后来,他得偿所愿被认回顾家。

可被认回去的原因是顾文昌和那个富家小姐的孩子体弱贫血。

而他的血型和他名义上的弟弟顾白客一样。

他被当成移动血库,每日给顾白客输血。

后来好不容易逃出去,却又上了沈清言的贼船。

吸取了上次他逃跑的教训,这一次他们做得更狠。

直接抽空他的血,把他健康的脏器换给顾白客。

死亡时的痛楚历历在目。

顾子昭蹙着眉,额头冷汗涔涔。

是走马灯吗?

听说人死前会梦到自己想看的东西。

收回思绪,顾子昭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白皙的皮肉瞬间红了。

一旁的李仲云吓的魂不附体,连忙在顾子昭脑袋上拍了一下,嘴里念叨着:“你这孩子是不是疯了?自己掐自己干什么?”

耳边,李仲云在碎碎念的唠叨。

顾子昭却出神的望着天花板,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痛感是真实的。

不是梦。

一个大胆的猜想在顾子昭脑海中浮现。

他可能……

重生了。

…………

顾子昭花了足足一天的时间来消化这件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他确实重生了没错。

重生回六年前,一切都还没发生的时候。

奶奶没死。

他也没回顾家,没遇见顾白客,和沈清言那个渣也没任何关系。

更重要的是,此时他还没遇见傅南宴。

那个不惜代价为他复仇,用命为他殉情的少年。

重来一次,顾子昭决心好好对待傅南宴。

顾子昭只在家休息了一天就背上书包出门。

李仲云拦着他,说他的脑袋刚被撞到,要静养。

顾子昭在李仲云面前连蹦带跳的跑了好几圈,身体力行的证明自己没事。

李仲云却仍不放心。

她拉着顾子昭看了好几遍,才依依不舍的放行。

顾子昭出门前,她还不忘嘱咐顾子昭到了学校不舒服记得打电话给她。

顾子昭既有耐心的一一应下。

说了好半天,李仲云才终于放顾子昭走。

顾子昭出了门,却没有去学校,而是转身去了另一条偏僻的小道。

小巷昏暗无比,潮湿狭窄,布满青苔。

顾子昭抿了抿唇,不受控制的攥紧书包带,心情紧张。

——上一世,他就是在这里遇见傅南宴的。

耳边响起嘈杂的声音。

顾子昭收回思绪,快步朝前走去。

小巷内,有人在打架。

几个穿着帝北一中校服的男生将穿着白衬衣的少年堵在角落。

被围堵的少年长得很好看。

冷白皮,五官深邃,鼻梁直挺。

墨色的碎发下,一双凤眸微挑,矜贵又清冷。

只是眉眼间带着一丝戾气。

让人只敢远观不敢接近。

那几个男生的目标正是少年。

他们一拥而上,打算围殴。

却被少年单方面摩擦。

没一会儿,原本气势汹汹的一群人倒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傅南宴活动了一下手腕,眉眼漫不经心。

忽地,他脚步一顿,狭长的凤眸微眯,看着角落冷声道:

“是谁?出来。”

顾子昭背着书包,慢吞吞的从角落走了出来。

视线下移,目光落在傅南宴手上,顾子昭轻声道:“你受伤了。”

少年的手修长漂亮,骨节分明。

艺术品一样。

但此刻,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贯穿整个手背。

殷红刺目的血液顺着冷白的手背一滴一滴滚落。

是刚刚打架的时候有人偷偷用管制刀具割伤的。

“不用你管。”

傅南宴扯了扯领带,眉眼间带着浓重的戾气,嗓音冷的要命。

“警告你,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挨打就滚蛋。”

说话时,傅南宴眯着眸,墨绿色的瞳孔透着慎人的寒意。

顾子昭低着头,默默转身离开。

看着顾子昭离开的背影,傅南宴轻啧了一声,心情莫名烦躁。

果然和其他人一样。

看到他发火就会害怕。

手背的血还在流,伤口很深,估摸着一时半会儿止不住。

傅南宴却没心情管。

他转身,准备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但抬脚准备走人时,衣摆被人轻轻拽了一下。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