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3章 院长要拜师

作者:七杀三少 更新:2022-10-24 10:33:01

“林主任,到底怎么回事?!”方成天厉声问道。

不仅手术室的门坏了,两个保安也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这可是在医院,成何体统!

“都是他干的好事,院长,这臭小子不仅踹坏了手术室的门,还对我使用暴力,这两个安保人员也都是他下的毒手。”林山文跑到方成天面前,指着陈宁大声的说道。

陈母一头雾水。

这个医生刚刚不是还客客气气的嘛,怎么又忽然变了个人!

方成天闻言双眼微眯,疑惑的打量着陈宁。

看起来瘦瘦弱弱的,怎么可能轻易能够放倒两个保安。

而方成天后面的绝色佳人看到陈宁后却震惊了。

这怎么可能?!

姜明溪红唇微张,她明明记得陈宁已经身受重伤,昏迷不醒,还是她送陈宁来的医院。

当时医生亲口告诉她,他的情况很危险,危在旦夕。

可现在他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眼前,啥事没有。

“你来说说,怎么回事。”方成天看了看陈宁身边的小护士。

小护士愣了一下,环顾周围一圈,然后又偷偷看了陈宁一眼,把整件事情的经过都复述了一遍。

当然,包括之前林山文说的那些话。

“胡说八道!那些话根本不是我说的。”林山文脸色一变,指着小护士吼道。

方成天撇了一眼激动的林山文,厌恶道:“林主任,我想主任这个位子可能已经不适合你了。”

“作为医生,你竟然弃患者的生命于不顾,行事独断,还满嘴的仁义道德,我觉得,可能我们这个医院,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这俨然已经是下了逐客令。

不过,这也符合方成天的性子。

他不会允许一个医生做出如此违背医德的事情。

林山文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离开,不过临走之前那眼神之中还藏着一抹阴狠。

“年轻人,不知道可否将你之前施展的针法再给我演示一遍。”方成天看着陈宁问道。

他对于小护士口中,陈宁一顿操作之后,陈母便恢复了心跳,也是有些不相信。

演示针法?

“可以。”

陈宁点头,旋即再次拿起银针将之前的一幕重演了起来。

动作浑然天成,赏心悦目。

“小宁什么时候还会这个了?”陈母有些疑惑。

她记得陈宁从来没有学过这些东西啊。

“这……这是…鬼门十三针?!”

待陈宁演示完毕,方成天激动的热泪盈眶。

鬼门十三针!

多少年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能重新见到这失传已久的针法。

但是,此针法早已失传,而且对于行针者的力量和精准度要求之高更是堪称恐怖,非凡人力所能及。

若是鬼门十三针,那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先生真乃神人,不知道可否收我为徒,传我鬼门十三针,让我救治世间更多的苦命人。”方成天真诚的说道,然后顺势跪下就要拜陈宁为师。

陈宁眼疾手快,赶快拦住了方成天,“院长,若是这针法真的能够救治这世界更多的人,那么我自然愿意传授,不过拜师,就不必了,我哪能受的起。”

方成天听了却不干了:“那怎么行,先生医术了得,我是真心想拜先生为师,先生不嫌我愚钝便好。”

看方成天如此执拗,陈宁尴尬一笑,也不纠结在这个话题上。

而此刻小护士已经惊呆了。

刚刚她看到了什么?!

在整个华-夏都赫赫有名的院长竟然拜一个小年轻人为师??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而陈母也是感觉脑袋晕晕的,怎么自己睡一觉起来,儿子陈宁好像变了一样。

姜明溪也很惊讶,但见过大风大浪的她,很快就隐藏好了自己的情绪,走到陈宁面前说道:“陈先生,我有件事情,想跟您单独聊一下。”

陈宁疑惑,但还是跟着姜明溪出去了。

这样一个大美女找自己做什么?

但接下来姜明溪的话让他有些懵逼。

“等等……你说,我是被你的车给撞的。”陈宁嘴角微微抽搐,“然后,你现在想请我去医治你的爷爷,这不合乎情理吧?”

姜明溪尴尬,轻声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并且……我事后也及时送你到医院,弥补过失,另外你母亲我会派人专门照顾,你可以随意做你想做的事……”

看她眼中满是歉意,陈宁顿时心软了,“罢了,看你为人坦荡,且知错能改,我便原谅你这一次!”

“那就多谢神医啦!”姜明溪顿时欢快愉悦起来。

“不过,有一点我要声明下,我真的不是医生啊,虽然我略懂一些银针之法,但我也没把握能治好你爷爷。”陈宁说道。

“我相信你。”姜明溪红唇微张。

她爷爷的病,已经不知道去了多少家医院,问访多少名医,却都束手无策。

而陈宁的出现忽然给了她一抹希望。

就连国手都想拜师于他,他可能真的能救爷爷呢!

“好,我去试试,不过你也别对我抱太大希望。”看着一个完美女神这么恳求,陈宁无奈答应。

方成天老院长临走前死缠烂打的留了一个陈宁的号码,还免除了陈母的住院费。

……

姜家,凌州四大豪门之一。

此刻的姜家众人都围在姜老爷子的房间之中,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姜老爷子躺在床上,脸色发青,双眼紧闭,身上鼓起了几个紫色的脓疱。

这些脓疱之前还没有,近几日却忽然出现,并且越长越大,现在都快要一个鸡蛋的大小,看起来极为渗人。

因此姜家也是花重金从天南第一医院请来了号称毒医的独孤破。

独孤破微皱眉头,紧接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沉重道:“姜老爷子此病十分奇怪,身上的气息也是消失,不过我倒是找到了一个医治的办法。”

说完,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什么办法?”

“我需要几个人随我一同拿银针,扎破这几个紫色脓疱,然后快速涂抹上我这药,相信不出半月便可痊愈。”

就这么简单?姜家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但对方可是赫赫有名的毒医,而且现在他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独孤破为首,六人拿着银针,正准备扎破这脓疱。

突然,外面,传来一道喝声。

“这银针若是扎下去,他会死!!”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