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你是我努力工作的意义

作者:所为一人 更新:2022-10-21 10:17:31

“饶命啊,苏总,饶命啊。”

王年军在哭喊声之中被带了出去。

“我马上找人来把那石头搬走,把杏黄旗拔了。”

秦朗摇了摇头:“蛟龙脉已经醒了,你再把眼睛挪走,鳞片拔走,这不是逼着这脉穴跟你拼命吗?”

说着,秦朗拿起降魔杵慢慢上前,口中默念一些法咒。

“一勾玉清元始天尊,二勾上清灵宝天尊,三清太清道德天尊,敕令在上,神明在下,斩邪除慝。解困安危。地下蛟龙,听我号令,走!”

随着秦朗的一声令下,一个巨大虚空符篆被直接落在了地面上。

接着在门前的两个圆石当场炸裂,那些杏黄旗也随之自燃被焚毁。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奇异的景象,苏雅不禁感慨三一道术的神奇。

不过师父曾经说过,她天资太过愚钝,不能领悟三一门的相术道法,不过生的一脸的贵人相,一生荣华富贵,吃喝不愁。

秦朗的额头上冒出一颗颗豆大的冷汗,整个人身体虚弱,直接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实际上,改变一个地方的风水气运对自身的伤害极大,刚刚秦朗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摆平的。

要不是自己老姐,一定要狠狠的敲诈对方一笔。

“小弟!”

苏雅一脸的惊恐,连忙上前抱住了秦朗,将秦朗抱上了劳斯莱斯,一脸的紧张。

秦朗却闻到了一股透骨的女人香,使劲的往姐姐的怀里拱了拱。

“开车,回海湾别墅。”

等秦朗醒过来,已经是翌日清晨了。

秦朗翻了个身,忽然间摸到了一团十分柔软的东西,手感极好。

慢慢睁开眼睛,忽然间看到大师姐正穿着一身性感的睡衣躺在自己的面前。

这一幕,吓得秦朗连忙缩回了手。

“你终于醒了,小弟,你吓死姐姐了。”

说着,苏雅将秦朗抱在了自己的胸里。

我擦,老姐是不知道自己有多澎湃汹涌吗?

“昨天晚上医生说你只是体虚,姐姐为你担心了一晚上。”

秦朗连忙推开老姐,一脸害羞的说道:“老姐,害你担心了。不过,我不是个小孩子了,男女授受不亲。”

听到这话,苏雅差点没笑岔了气。

“哈哈哈。”

“你这个小流氓,你忘了你小时候可是最喜欢和大姐睡的,你身上啥构造,你姐我有啥不知道的,你还不好意思。”

听到这,秦朗更是羞愧难当。

他想起来了,小时候,大姐总喜欢跟自己玩小鸡吃小米的游戏。

大姐长自己将近十岁,又发育的早,十三四岁就这么波涛汹涌,那时候秦朗小,又没有父母,总喜欢抱着大姐睡,晚上睡着了,甚至还要找奶喝。

想到这里,秦朗差点没羞愧的钻到地缝里面去。

“姐,我都长大了,你就别拿着我开涮了。”

苏雅捂着肚子,笑的有点肚子疼了:“好好好,看你害羞的样,还真长大了。”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金色的卡片,丢给秦朗。

“这个是炎夏最高等的卡,上面和苏氏集团的财务部挂钩,没有上限,你随便花,下个月财务上就会给你结清的。”

跟财务部挂钩?

合计着,老姐不是把整个公司的底都交给自己了?

要是自己是个败家子,那老姐哭都没地方哭啊。

似乎看出了老弟的担心:“放心大胆的去花就行,这些年在山里跟着老头没少吃苦,享受享受生活,没什么。再说,我就师傅和你,还有你几个师姐是亲人,我做着公司也是为了你,你不花,我都觉得我努力工作没有意义。”

姐姐都这么说了,秦朗只好无奈的接过了金卡。

“大姐,其他几个姐姐们,都还好吗?”

“怎么,刚到我这,就想着去你其他姐姐那了,你个小没良心的。”

秦朗连连摇头:“哪有,我这不是就在大姐这嘛,只不过这么多年没见姐姐们了,有些担心也有些想念。”

“放心好了,她们几个都过的挺舒服的。

你二姐学的是权谋,从政,现在就炎夏的一个单位做二把手。

你三姐主要学的是武道,是炎夏一等一的格斗高手。

前不久还代表炎夏去米国打败了米国的特种兵拳王,自己也有一个特种小队,会帮你二姐解决些面上不方便做的事。”

“老四嘛,跟老头一样爱推演,现在在天演局里。

老五跟老头学了不少诸子百家理论,现在做了一名文学教授。

老六最没出息,仗着一张漂亮脸蛋,去混什么娱乐圈,有几个姐姐罩着,没人敢动她,也拿了几个影后啥的。

至于小七嘛,各项才智都一般,现在就在景州,做了名女巡捕,不过查案推理的能力还行,立了好几个一二等功了。”

听着大姐轻描淡写的描述,秦朗差点没把下巴给惊掉了。

合计着七个姐姐没有一个凡品,现在都是各个领域里的佼佼者。

看来师傅待我不薄啊,那以后炎夏,老子不得横着走了。

接着大姐苏雅走了过来,抱着秦朗的脑袋轻轻亲了一下。

“大姐公司里还有点事,我去处理一下,晚上回来的时候,姐姐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老母鸡炖牛鞭。”

秦朗脸都白了,老母鸡炖牛鞭,大姐这是要干啥?

苏雅走了之后,秦朗从楼下走下来,走出了别墅,这时候才发现这别墅大的有些吓人。

比自己那个小山村的道观面积还大呢。

刚出门口,几个漂亮的女仆就走了过来,对着秦朗毕恭毕敬的说道:“少爷,早上好。”

秦朗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自己照顾老头了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服侍,的确有些不适应。

不过虽然环境各方面都不错,但是秦朗一个人也十分无聊。

于是秦朗从车库里找了一辆保姆的大众宝来便出去在景州的市里逛了起来。

景州是沿海城市,经济很发达,景色也很优美,虽然来城里这么长时间了,不过秦朗还是第一次这么自由自在的出来玩。

停下车子,秦朗走了下来,对面就是一家服装店,店铺装修的很豪华,牌子也是大牌子,只可惜门可罗雀,就算是客人到了门口,也都是立刻退了出来。

秦朗打量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这家店风水有问题。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