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4章 不是断袖

作者:惊蛰 更新:2022-10-20 15:54:55

“殿下你要歇在这吗?”柳明绪咽了咽口水。

“否则你要本宫去哪?”李持秉看他一眼,不但没走,反而直接往身侧的椅子上一坐。

柳明绪此时又突然明白清白的难能可贵了,既然请不走这位主儿,那不如就装傻算了,柳明绪走到房间里的檀木衣柜里拖出两床柔软的被子,他在李持秉来之前就检查过这个房间了。

李持秉眼见着他把被子抱到床榻面前,开始努力的……打地铺。

“你在干什么?”

“回殿下,我在铺床。”柳明绪正色道,“我听闻殿下没有断袖的癖好,应该是不愿意和我睡在一起的吧。”

柳明绪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期待。

李持秉轻笑了一声,并未揭穿他:“确实没有,所以本宫也没准备宿在这里。”

李持秉说完便站起来,信步走到门口,又道:“明日要进宫拜见父皇母后,你早些休息,还有,记得称呼得体。”

“知道了。”柳明绪的回答被门扉的声音掩住了。

柳明绪把还没完全铺好的地铺一卷,兴高采烈的扑倒在床上。

“太好了,李持秉他不是断袖。”

“殿下,您在说什么呢?”身后的声音吓了柳明绪一跳,原来是平安过来了。

“平安,你刚才去哪了啊?”

“杨总管让我去后面办些事,说喜婆要来给您讲事情,让我不要过来。”平安往门外看了一眼,“殿下,太子殿下怎么走了,是喜婆说的您没学会吗?”

平安问的坦诚,倒是给柳明绪闹了个大红脸:“什么啊,根本就没人教我,谁知道李持秉要干什么。”

柳明绪没撒谎,刚才喜婆确实没跟他说什么细致的事情,他一边庆幸还一边觉得有些反常呢。

“想来是太子殿下怜惜殿下吧。”平安继续语出惊人。

“别别别,你别吓我了。”柳明绪又把自己埋回了被子里。

柳明绪这一觉睡的并不安稳,天刚亮就被平安拉起来梳洗。

“殿下快醒醒,太子殿下快下朝回来了,您今天得跟太子殿下一同去给圣上和皇后娘娘请安呢。”

待柳明绪收拾完之后,正好听到了李持秉回宫的声音,于是便先一步走出自己的院子,想着不让李持秉等他,结果走到院落门口就被门槛绊了一下,整个人猛地向前倒去。

没摔着,好死不死又被李持秉接到了。

柳明绪被李持秉半搂半抱在怀里的时候想,丢人,太丢人了。

“做什么这么冒冒失失的。”李持秉声音带着些无奈。

“这衣服太麻烦了。”柳明绪扯了一下衣摆,别说古装了,他连裙子都没有穿过,这一两天的怎么穿的习惯。

柳明绪从李持秉怀里爬起来,还不忘对身后道:“这门槛,麻烦给我拆了。”

“怪东怪西的怎么就不怪自己。”李持秉眸间染了些无可奈何的笑意,“我昨天说的都忘了?”

“记得的。”柳明绪偃旗息鼓,跟着李持秉上了羲华宫的车驾。

羲华宫到皇宫的路程并不远,但柳明绪还是在马车上吃完了一叠糕点。

“谢谢殿下。”柳明绪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角。

李持秉看了他一眼:“下车。”

皇宫到了。

柳明绪被李持秉领去了皇后所在的凤仪宫,皇上和皇后已经在了。

“儿臣携太子妃柳氏给父皇,母后请安。”

“臣妾拜见父皇,母后。”柳明绪还在规矩的行了一礼。

“起来吧。”崇安帝声音冷淡而复有威严,“既然男子,自称和太子一样便可。”

“是,儿臣谢父皇,谢母后。”柳明绪原身本就有贫血的毛病,再加上昨晚一夜都没休息好,这会儿站起来的时候虚晃了一下,李持秉淡淡瞥了他一眼,眼中带着些不难察觉的厌恶。

“太子这又是摆脸子给谁看呢?!”崇安帝冷冷一眼扫过去。

“自然是不敢给父皇看。”李持秉声音微冷。

“秉儿!”皇后焦急的唤了他一声。

崇安帝死死盯着李持秉道:“那朕今日便告诉你,不管你对柳家到底有多么厌恶,柳明绪都是你明媒正娶的太子妃,也是朕亲自下诏赐给你的太子妃!你有千万般的不愿,也都自己受着!”

崇安帝说完直接拂袖而去。

“秉儿,你这又是何必呢?”楚清荷秀眉紧皱,责怪的看了李持秉一眼,随后又看向柳明绪。

“明绪,你被吓坏了吧。”楚清荷朝柳明绪柔和的笑笑,伸手示意他近前来。

楚清荷声音和她的面容一样温柔,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但是仍然美的像月宫里的仙子,不由让柳明绪想起来他看过的宫斗剧里面的那种白月光皇后。

“太子一时生气,并没有迁怒于你的意思,你虽未柳家的儿子,但是既然嫁到羲华宫,那便是我皇家的孩子,没人敢因为你的身份欺负你。”楚清荷对他温和的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平和而温暖。

“儿臣谢过母后,我不觉得委屈,也没人欺负我。”柳明绪想,若是他真的是原身的话,也许会因为李持秉的态度觉得委屈,但是他不是,他站在这些人之间,更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荒唐中带着冷淡。

“本宫与母亲有话要说,你先回去吧。”李持秉看也不看的对他说。

这人怕不是个精神分裂,明明早上还特意给自己准备了糕点,这会又冷的跟个臭石头似的,柳明绪虽然不觉得委屈,但是不妨碍他觉得有点生气,朝皇后行了一礼便离开了。

“人都走了,倒也不用演了吧。”楚清荷责怪的看了李持秉一眼。

“母亲,他到底是柳家的儿子。”李持秉沉声道,“我不能完全信他。”

“柳家又如何,他是他,他的家族是他的家族,你要是因为这个就薄待他,岂不是对他不公平么?”楚清荷继续道,“听闻他是庶子,母亲早亡,想来这些年在柳家也是吃了不少苦的,而且本宫瞧他,不像是个心机重的孩子。”

“本宫说的你可听进去了?”

“儿子知道。”李持秉道。

楚清荷无奈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那还不快去,一会儿人都走远了。”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