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逃婚失败

作者:惊蛰 更新:2022-10-20 15:54:55

“公子,咱们这样真的行吗?”平安肩上挎着一个不小的包袱,忐忑不安的抬头瞧了柳明绪一眼,“要是上面知道您逃婚了,必然会迁怒柳家的。”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柳明绪脱口而出,随后对上平安那双惊疑的眼,这才解释道,“我于柳家也不过就是一颗棋子,若不是阴差阳错被指婚,怕是连棋子都算不上,再者说了,柳正言毕竟是朝中二品大员,皇上不会因为我这么一个小角色就重罚柳家的。”

柳明绪的话平安只听懂了一半,但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公子在府上和大人不亲近是不假,但是也没有这样直呼其名的时候,总觉得公子整个人都有点不一样了。

柳明绪没注意到平安异样的心情,他现在一心就是赶紧离开京城,毕竟不管是让一个摆烂青年卷入权谋,还是让一个直男嫁给男人,他哪一个都不能接受!

柳明绪拉着平安往前走着,他必须赶在天黑之前出城!

“太子车驾!行人避让!”身后突然响起响亮的喊声,道路两旁的行人纷纷低头行礼,柳明绪一时间还没适应这里的顶级阶层,被先反应过来的平安拉了一把。

“呜呜呜呜,娘亲。”柳明绪刚要跟着行礼,蓦然听到一阵女孩的哭声,原来是一个小姑娘被这动静吓到,着急的要跑到道路对面的娘亲身边,那妇人也是一脸的惊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作何反应。

眼看着车驾已经来不及停下,柳明绪嘴里吐出一声国骂,直接冲了出去,但推开小姑娘已经来不及了。

没想到第一回穿越就死的这么草率,柳明绪连骂人的心情都没了,只眼一闭,心一横,将那小女孩护在自己的臂弯里。

预想中的剧痛并没有到来,柳明绪只听到耳边穿来了马儿的嘶鸣声,车驾停了下来。

柳明绪臂弯一松,小女孩便挣脱了出去,柳明绪心有余悸的缓缓转头,就见马儿的蹄子离自己连一米远都没有,柳明绪咽了一下口水,继续往上看去,只见此时执着缰绳的是一只白皙如玉的手,因为使的力气太大,虎口被磨的通红。

再往上就是一张柳明绪从来没有见过的,好看到能让人失神的脸,那人身后的马车门扉还在轻轻的晃动,昭示着太子殿下刚刚冷静的救场行为。

李持秉刚刚在马车内听到有人喧哗和马儿失控的声音,他是太子,自然从小就练习骑射,在极端的时间内勒住一匹将要脱缰的马并不是什么难事。

李持秉居高临下的对上柳明绪的目光,柳明绪飞快的低下头,暗骂自己没出息,看个男人都能看呆,现在被李持秉记住可不是什么好事。

“何人竟敢惊扰太子车驾?!”城中将士很快便赶了过来,一半站在李持秉身边,一本就要过来围住柳明绪。

“无妨。”李持秉抬手,目光轻飘飘的扫过柳明绪,没多停留一秒,“是本宫的马惊了行人,都退下吧。”

太好了!李持秉果然没见过他!

柳明绪连忙一股脑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快速跑到一边的巷子里,等到李持秉的车驾离开,柳明绪才敢探出一个头。

说实话他并不是真的害怕李持秉的身份,他怕的是李持秉知道他是谁,这样他的逃婚计划岂不是都泡汤了!

“公子,你可吓死我了!”平安小跑到柳明绪身边。

柳明绪刚准备安慰他一句,就看到平安看着自己的身后,突然变了脸色,柳明绪心口瞬间凉了半截,还未等他回头,眼前就猛地一黑。

活该我多管闲事。在被麻袋套头的那一瞬,柳明绪绝望的想。

“看不出来啊二哥,没想到你这么等不及要见你未来的夫君了。”柳明朔一边摇着扇子一边说着风凉话。

出门不到两个时辰,柳明绪就又被带回了这间屋子,配角何苦为难配角,柳明绪懒得理他,明绪心里苦,明绪不想说话。

见他竟敢无视自己,柳明朔自觉在下人跟前丢了面子,气的抬手就朝柳明绪打过去。

柳明绪心里本来就不爽,这会儿更觉得这人哪哪都看不顺眼,只见他抬手抓住柳明朔的胳膊,狠狠往他身后一扭,柳明朔毫无还手之力的原地转了个圈,气的直跳脚。

“疼疼疼!你快松手!”

“还嘴贱吗?”柳明绪故意逗他。

“不敢了不敢了。”柳明朔果然立马认怂。

柳明绪松手的时候狠狠往前一送,柳明朔狼狈的扑倒在地上,起来的时候鼻血都流出来了。

“你!柳明绪你欺人太甚!”

“硕儿,怎么跟太子妃殿下说话呢?”户部尚书,也就是柳明绪原身的父亲柳正言走进了房间。

“爹爹。”柳明朔捧着摔伤的脸,一脸苦相的站到柳正言身边。

“啪!”一个巴掌狠狠落在了柳明朔脸上,柳正言面色沉静,“不明事理的东西,还不给殿下道歉。”

柳明朔被这一巴掌打的直发懵,却一点也不敢顶嘴,哭丧着脸朝柳明绪弯腰道歉:“弟弟年少不懂事,还请二哥不要生我的气,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还不出去!”柳正言嫌丢脸似的又狠狠瞪了他一眼。

柳明朔离开后柳正言又变脸似的露出了一副还算温和的笑容看向柳明绪:“你弟弟就是这个性子,这些年叫你受委屈了。”

柳明绪可不吃他这套:“若是说委屈,我怕是没有娘亲受的多。”

柳正言见柳明绪一句话就翻出了旧账,明显是要和柳家拉远距离,柳正言眼中满是算计,他好不容易守到这一株升官发财树,怎么可以不紧紧攀着。

“以前是爹爹对不住你,爹爹这就命人把你娘亲的牌位迎进柳家祠堂。”柳正言脸上满是愧疚,“你娘亲去世后,爹爹也很后悔,一直想补偿你却不得其法,绪儿,你嫁给太子之后,我柳家的身家利益,可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了啊。”

柳明绪听他叫自己就觉得恶心,柳正言看似目光真诚,但柳明绪只看到了满眼的荣华利益。

但是他现在还不能和柳正言撕破脸,这人这只老狐狸,不可信但可用,自己既然躲不开要嫁给李持秉的命运,这个人对他便有用。

柳明绪唇角微勾,他面容清秀,笑起来更加温和无害。

“当然了,爹爹。”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