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2章 再让我听见你提别的男人,老子弄死你

作者:北地之狐 更新:2022-10-19 10:24:05

梁月盈出了戏楼,一双杏眸红红的,像极了兔子。

她脑海中,沈杏初扭着腰肢在章锡成面前摇晃的模样久久不散。

他喜欢的,原来一直都是那样的女人?

梁月盈心神恍惚地到了一处酒楼,抬眼便被两名洋人侍者地拦下了:“女士,请问您有请帖么。”

不待她回答,身后传来副官讨好般的媚笑:“大帅,玩物和宠物不搭噶。老夫人非要给您塞个裹小脚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好。您再纳几房姨太太,她都不会撒泼。”

“呵。”他轻嗤了一声。

随后便是男人暗哑低沉的嗓音,若古潭无波:“三寸金莲?只怕她裹得不光是脚。”

她讶然转身,心道何人满肚子男盗女娼,便撞到了一宽阔炙热的胸膛,一身墨绿色军装下,包裹着二十几岁挺括的身体。

他身上带着时隐时现的硝烟味,那从尸山血海中滚出来的强大气场,使她禁不住美眸一震。

本能后退半步,但见那男人递出一张军方邀请函,冷淡道:“我们是一起的。”

使者看见此物,一改试探口吻,点头哈腰道:“不知是大帅女伴,怠慢了,里面请。”

梁月盈抬眼见一陌生男人,若依从前不爱出风头的性子,在乱世当是能避则避。此刻却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味,抬腿便跟他迈了进去。

管他是大灰狼还是阎罗王,还能吃了她不成?

她寻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台上舞女个个腰肢纤细,风情万种。

梁月盈的心,沉了又沉。

她做不来。

为了讨好男人将自己做成如此风浪模样,那她这些年的教养,算是统统喂了狗。

抓起面前的洋酒,猛灌了一口,只觉烈酒灼喉,顺着舌尖,一路辣到了胃里。

杯酒下肚,面上泛起驼红,即便不施粉黛,也难掩那张清俊秀丽的娇美芙蓉面,双眼微微迷茫,带着泪痕,娇憨又惹人怜惜。

很快引起了会场上男人的注意。

有皮革坊的大公子步履款款过来,极其绅士地伸出手,弯下腰去,道:“美丽的小姐,可以邀你共舞一曲么?”

梁月盈不胜酒力,醉眼迷离地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不知是不是思念作祟,仿佛看见了章锡成的身影。

她用力晃了晃小脑袋,将陈世美那张脸从自己脑海中挤出去,见面前男子有了重影,才口齿不清道:“不,你不是他。”

男人坚持着,不肯放走这个误闯误入的猎物。梁月盈正琢磨着如何拒绝,身旁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将她带了起来。

对那位富贾道:“滚!我不喜欢我的人,跟别的男人跳舞。”

皮革坊的大公子看清了面前男人的军服,一瞬间酒醒了大半,赶忙抽了自己一巴掌,陪着笑脸,说话也有几分结巴:“是我有眼无珠,不知是大帅舞伴,得罪,得罪。”

被称作大帅的男人宋世山,没再赏那少年一个眼色,抱起梁月盈旋入了舞池。

梁月盈只觉脑袋昏昏沉沉的,醉成软脚虾,几乎将自己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被她贴住的地方像是着了火,一丝丝蔓延缠住他的心:“小东西,你跟别的男人也这样?”

只要一想到,她这样娇香玉软地靠在哪个男人身上,而那男人肥硕的大手,可能在她曼妙腰肢上游走,便激得他想把那人手砍掉。

梁月盈不知这洋人的酒后劲极大,恍恍惚惚间便认错了人:

“你是因为我有钱才跟我在一起的么?可我现在依旧有钱,你怎么突然变心了?我不是木头,我也感动于你的尊重。你知道不知道,看见你们在一起,我的心都快要碎了。”

“以前是我不好,不该无理取闹,天寒地冻的时候,抢你的毛绒围巾。三伏天,使唤你给我买荷兰汽水。以后换我宠你好不好?”

梁月盈说着说着,眸中涌出一股热意,踮起脚,搂着宋世山的腰,便想要吻上去,像极了乞糖吃的孩子:

“锡成哥哥,你别不要我……”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