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女频 榜单 书库 书评
搜索

第一章 抚养权

作者:鱼小楠 更新:2022-10-18 11:17:01

宣城第一人民医院。

充满着消毒水味的医院走廊里,叶清浅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目光盯着虚无的一处,眼眶酸涩,小脸苍白如纸,一双修长嫩白的手放在膝上,极其不安的绞着。

她的儿子陆路,此刻正在手术室里进行着手术。

“路路出了这么大的事,景墨呢?”闻讯赶来的陆夫人,叶清浅的婆婆沐雪梅环视了一周,没有看到陆景墨,眉头骤然拧紧。

叶清浅抬眸,躲在厚重的黑色镜框后面的眼睛泛红,想到自己打电话给陆景墨时,电话里传来的暧昧的声音,抿了抿唇:“景墨他最近很忙。”

“再忙也不能连自己孩子生病了也不过来!”沐雪梅一拧眉,“我去打电话让他过来!”

沐雪梅打了电话,半个小时后,姗姗来迟的陆景墨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男人的身形欣长,五官精致宛如神祗,姿态清贵的踩着洁净的皮鞋,不疾不徐的往手术室门前走来。

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但叶清浅分明还是在男人的脸上看到了极其浓重的厌恶。

“你还知道来!”沐雪梅一见到他,气不打一处来。

“妈。”陆景墨语气淡漠,再没有给叶清浅一个眼神,“最近公司太忙,抽不开身。”

随后沐雪梅对陆景墨的责骂叶清浅再没有听进去一个字,她看着陆景墨留给她的高大而冷漠的背影,良久,唇角边才扯了抹嘲讽的弧度。

她与陆景墨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四年前荒唐的一夜,媒体的曝光,陆路的到来,彻底拴住了她与他的命运,让他娶不到他最爱的人,让她因为孩子嫁了这么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她可以接受他在外面风流债满身,可以接受他从不回他们的家,但陆路到底是他的孩子,身为一个父亲,他怎么能对自己的孩子看的如此莫不关己?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年幼的陆路被医生们推了出来,陆家的两个女人呼啦一下围了上去。

医生摘下口罩:“病人确定是病毒性脑膜炎,接下来只要住院配合治疗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了。”

沐雪梅跟着陆路的病床进了病房,陆景墨抬脚,叶清浅却开口叫住了他。

“我能和你聊聊吗?”

陆景墨脚下一顿,压根都没有转身,背对着她,语气里带着清晰冷冽的厌烦:“叶清浅,我记得跟你讲过——”

“没事别来找我,有事也别烦我!”

男人的声音过于决绝,导致叶清浅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哽在了喉中。

没有再多做停留,男人转身进了病房,陪了陆路一会,病床上的陆路没有转醒,陆景墨身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陆景墨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俊朗的眉宇间微微一皱,接了电话便大步跨出病房外。

一直站在陆景墨身旁不远处的叶清浅攥了攥手心,眼底泛起几抹苦涩。

如果她没有看错,来电显示上的那个名字,是最近在外面与陆景墨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个像极了宋初心的女明星,顾薇安。

果然,没多久,陆景墨再次返回病房,和母亲打过招呼就要离开。

叶清浅下意识的就上前一把拽住了陆景墨的袖口,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犹豫道:“景墨,路路还没有醒,他醒来见不到爸爸会很失落的,你可不可以等路路醒了……”

陆景墨低头,就看到这个被母亲强迫他娶回家里的女人,一身昂贵的品牌贵妇装,宽松而保守,仿佛把她整个人罩在了衣服里,显得老气十足,因为她低着头的原因,刘海盖住了大半的脸,脸上那副黑框眼镜,更加让他看不清她的面容。

说起来,他虽然娶了这个女人四年,到现在还没有看清过一次这女人的面容,当年的那一夜,也是在他完全不清醒的状态下。

想起那一夜,陆景墨的深眸里染上了浓郁的不耐。

“放手!”男人一声冷呵!

叶清浅的手一抖,但还是倔强的死死的抓着陆景墨的袖子,不肯放手。

在路路昏迷前,路路还念叨着好久没有见到爸爸了,何况现在路路生了病,他怎么能为了别的女人而抛下自己的亲生儿子!

陆景墨眯了眯眸子,扫了病床上的路路一眼,眸中划过一丝柔软,但目光触及到自己眼前这个女人时,柔软瞬间被厌恶取代!

骨节分明的大手猛地扣上女人瘦削苍白的手腕,叶清浅吃痛,力道一松,男人毫不留情的猛地抽出了自己的袖口!

几乎没有丝毫留恋,陆景墨转身大步走出了病房。

叶清浅看着被关上的病房门有些发怔,身后突然传来沐雪梅的声音。

“当初让你嫁给景墨就是为了能让景墨定心,不要再被外面那些狐狸精勾住心魂,你这都已经和景墨结婚多久了,怎么还是抓不住景墨的心?”

“对不起,妈。”敛去眸底难以言喻的痛,叶清浅垂着眸子,温温婉婉听着沐雪梅的责备。

她是陆家资助的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当初是沐雪梅在街头把她领进了孤儿院的大门,也是沐雪梅设计,让她成了陆家的少夫人,她对沐雪梅既敬重感激,又有些畏惧。

沐雪梅脸上的不悦仍旧没有褪去,她上下打量了叶清浅一眼,皱眉道:“如果不是看在你生了路路有功的份上,这么多年你都还没有抓住景墨的心,我早就该把你赶出我们陆家了!”

“我最多再给你三个月时间,三个月,你如果再抓不住景墨的心,你就乖乖准备签离婚协议,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

叶清浅猛地抬眸,看向沐雪梅那张经历了岁月洗礼依旧保养得当的面容,水眸中是不可置信的震惊!

她竟然要把她赶出陆家!那儿子怎么办?以沐雪梅的霸道专横,儿子必然不会交给她!

叶清浅揪着衣角的手蓦然攥紧!

“你听清楚了没有?”迟迟没听到叶清浅的回应,沐雪梅拧眉看向她。

叶清浅攥着衣角的手紧了又紧,强忍着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我知道了,妈。”

沐雪梅趾高气扬的斜睨她一眼,向医生确定了一遍路路已经没有大碍之后,又交代留下来的佣人和叶清浅好好照顾她的孙子,才带着她的助理踩着细长的高跟鞋,“噔噔噔”的离开了医院。

病房里恢复安静,叶清浅看着沐雪梅离开的背影,指尖狠狠的扣进了自己的掌心。

三个月想让陆景墨爱上她根本不可能,如果等待她的注定是离婚的话,她绝不能让出路路的抚养权!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在手机端阅读
随时随地看
夜间
日间
设置
设置
阅读背景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16
返回顶部